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第一篇﹕東要西方思維的形成  [簡體版]

世界語言文字發展一覽

從‘語言’到‘文明’的必然性﹕

從本書的‘導論’ ﹐我們明白到語言文字就是大腦思維的主要工具。而且大家都會同意﹐語言(指‘口語’ 語言)能力是人類的天生本能﹐文字的出現是發生在語言之後﹐可以視之為語言功能的延長。

人類的行為離不開大腦的思維﹐在行為上除了一些是‘本能’ 的動作之外(如進食) ﹐大部份的行為都是大腦思維的結果﹐也就是人的行為直接受到思維的指引﹐而‘文明’ 就是人類總體行為的產物。因此﹐如果我們要認識世界上人類思維的差異和各種文明發生背後的原因﹐就不得不從瞭解世界語言文字著手。在語言文字對思維和文明的作用裏﹐文字雖然後於語言出現﹐但它卻令到大腦的思維能力和人類之間的資訊交流發生了 重大的飛躍。關於文字的重要性﹐在‘導論’中已作過詳細的介紹﹐所以在此也就不再贅述了。

有鑒於此﹐本章將己講解世界文字的發展為主線﹐在語言方面只講述一下世界語言的分類﹐至於語文的具體語法內容﹐將在本書以後的部份﹐以‘漢語’ 與‘英語’ 作為代表﹐另加一些其他的相關語言﹐再作出詳細的闡述。

在現今的世界文字中﹐基本上根據文字結構中的表意與讀音原理﹐把文字分為‘拼音文字’ 和‘表意文字’ 兩種﹐我們都知道後者就是‘漢字’ ﹐而前者基本上就是漢語以外的語言。雖然它們通過不同的‘拼音字母’ 系統來書寫﹐但書寫符號都具有表音功能﹐都以表記語言發音作為記錄資訊的手段。而我們發現在世界語言中﹐只有‘漢字’ 是例外的﹐‘漢字’與別不同的地方是﹐它以‘表意’的方式指示概念﹐但是為甚麼偏偏只有‘漢字’ 能夠成為世界文字大家庭中的‘異數’﹐ 只有它是直接通過文字的字形來攜帶語言資訊的呢﹐而沒有採用‘表音’ 的方式﹐‘表音’ 方式通過文字指示發音﹐再以發音來重組出攜帶語言資訊的‘口語’ 。要知道在人類發明正式文字之初﹐圖畫式的‘象形文字’ 首先成為了人類用作記錄‘資訊’ 的工具 ﹐在讀取記錄下的‘象形文字’時﹐‘象形文字’ 所指示的資訊再轉換為可用語言讀出的資訊。不過﹐歷史已經告訴我們一個事實﹐只有‘漢字’ 能夠完全繼承‘象形文字’ 的表意功能﹐發展成為今天以‘表意’ 作語言表達的‘漢字’系統。

當我們讀過本章節﹐在瞭解過其他民族語言的特點和曾經對發展‘象形文字’ 所作過的嘗試後﹐我們就可以明白到﹐只有‘漢語’ 能夠發展出我們今天使用的‘漢字’ 書寫系統﹐這也是一個完全客觀的現象﹐也是歷史發生的必然結果。其他的民族也曾為‘表意’文字作出過努力﹐但是最後還是明白到﹐對於他們的語言﹐這種書寫方式並不如‘拼音’文字般有效﹐因此他們的表記工具也就很自然的走上了‘拼音’文字的發展道路。如果我們再進一步﹐明白到語言文字對大腦思維模式的客觀影響﹐東西方的思維模式建基在文字模式的必然性上﹐這就說明現有的思維模式順理成章的成為了必然的客觀現象﹐然後由思維模式引伸出了行為模式﹐由群體的行為而創造出集體文明﹑文化現象和歷史現象。在文明獨立發展的情況下﹐整個文明的產生也顯然具有了‘客觀性’ ﹐而不再是‘偶然’ 發生的結果。那樣﹐我們為歷史而‘喜’ 或‘懮’ 所濺發出的淚水﹐其實也只是為必然的現象而發。現在﹐筆者通過下圖總結一下從語言到文明的必然過程﹐可如下﹕

本書要闡述有關從‘語言’ 到‘行為’ 的必然關係﹕

(如果語言模式的形成是一個發生學上的問題﹐就是在人類史開始時已發生的既定事實的話﹐根據以上的推演關係﹐文明﹑文化現象和歷史結果就是語言形成之後的必然結果。)

現在就讓我們來簡單的瞭解一下﹐幾種在本章中將會提及的語言﹐有關它們所屬的語系和世界語言的分類情況吧。
 

上一章節: 導論﹕大腦﹑思維與語言文字
下一章節: 世界語言的語系劃分和四大語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