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英语发展简史: [繁體版]

        在罗马人入侵英格兰之前﹐来自欧洲地区的凯尔特人(Celts﹕属于今天苏格兰﹐爱尔兰人和威尔士人的祖先)已经在英伦列岛居住多年。罗马人自公元前55年代开始﹐发动对英格兰的入侵﹐但直到公元43年才完全征服英格兰﹐自罗马人入侵到公元410年撤出英格兰﹐罗马人已经在英格兰盘居长达四百年之久。在罗马人离开后﹐来自欧洲西日耳曼部落‘Angelen’ 地区的盎格鲁人(Angles) ﹑其它部落的撒克逊人(Saxon) ﹑朱特人(Jutes) 和弗里斯兰人(Frisian)开始跨海西迁进入英格兰地区(英语中的‘English’就是出自古词‘englisc ’﹐‘englise 中的‘ Engle 表示‘ the Angles ﹐即是‘盎格鲁人’的意思)﹐并与当地的凯尔特人(Celts) 为争寻土地发生了长期的战争﹐经历几代后也续渐在英格兰各处定居下来。

凯尔特人(Celts)的国王 ArthurCelts与日耳曼人之间长久的战争中﹐虽然曾一度与日耳曼停战﹐但最终凯尔特人还是不敌日耳曼人而被驱赶到今天的爱尔兰﹑威尔士和马恩(Man)岛地区﹐日耳曼人称威尔士地区的Celts为‘wealas 意即外国人﹐‘ Welsh 和‘Wales 亦因此而得名。

 英语作为最初期日耳曼人使用的语言﹐自从在英伦半岛生根成长到今天﹐整个语言的演进基本上可以划分为以下4个时期﹕

1.         Pre-old English. 前古英语时期(从日耳曼人入侵开始至公元500年罗马人撤出英格兰)

2.         Old English. 古英语时期(公元500-1100)

3.         Middle English. 中古英语时期(公元1100-1500)

4.         Modern English. 现代英语时期(公元1500-现在)

 

古英语时期

在前古英语时期﹐表记文字只有凯尔特人和日耳曼人受罗马字母影响而产生的RUNES字母。但是从597年后开始﹐St. Augustine 主持了Kent国王Ethelberht 的受洗仪式﹐令他皈依了基督教。自此﹐日耳曼人开始纷纷接受基督信仰。随着罗马天主教的流行﹐拉丁字母也渐渐取代了昔日的固有文字﹐而成为英语的书写字母。

古英语中使用的字母与今天的英语有一定的差别﹐但最不同之处是单词的拼写方式有很大的差异。而且在古英语中﹐有一些今天没有的字母如æÞ等。要等到中古英语时期﹐英语单词的拼写才开始接近现代英语。以下是同一句子通过古英语与中古英语所作出的两种不一样的表达方式﹐我们可以发现古英语的句子与现代英语相去甚远﹐而中古英语的就比较容易辨认了。

古英语: Gemiltca minum suna.

中古英语: Have mercy on my sone.

现代英语﹕Have mercy on my son.

这些定居在英格兰的盎格鲁人﹑萨克逊人和朱特人分布在不同的地区﹐形成了各种不同的方言﹐造成各说各话的现象。在英格兰东南部的Wessex 王国﹐在国王Alfred统治下开始变得强大﹐而且在871年﹐Wessex 国王Alfred还着手把拉丁文文献翻译成英文﹐以拉丁字母取代固有的RUNES字母﹐所以这地区的英语成为了古英语的主流。

        9世纪的时候﹐丹麦和娜威人(Danes)( 以下简称‘ 丹娜人’) 开始入侵英格兰。878Wessex 国王Alfred对入侵者一场意外的胜仗﹐令到双方签定了和平条约。条约规定丹娜人控制东北部﹐英国人在英格兰的南部﹐并要求丹娜人接受基督教信仰。因此英格兰的东北部﹐又称为Danelaw﹐意即Danes Law(丹麦法律)所管辖之地。丹麦人把他们的词语引入到当地语言中﹐令到现代英语的同意词数量得到了增加。Theythemtheir这些代名词就是来自丹娜人的。下表还有一些延用至今的丹麦词语﹕

古英语固有词

引入的丹麦词

craft

skill

wish

want

raise

rear

除此之外﹐如以-by作为地区名称的字尾﹕

-by: 表示‘城填’town﹐例如‘Derby, Rugby

-thorp: 表示‘村庄’village﹐例如‘Althorp

-thwaite: 表示‘孤立的土地’

-toft: 表示‘一块土地’

从公元750-1050年间, 来自北欧日耳曼部落的维京人(Virkings)(也属于丹麦娜威人)一直攻击英格兰﹐并在公元1016年﹐丹麦国王King Svein还加冕成为了英格兰国王。到了1042﹐英国人Eward the Confessor才把王位从丹麦人手中夺回来。

以上是古英语时期的英格兰历史﹐在这段时期中﹐英格兰主要遭到了北方日耳曼人的不断入侵并定居下来成为了英国人的一部份。之后的日耳曼人的入侵﹐主要分为DanesNores两个时期。在古英语的语法方面明显具有了古‘印-欧’屈折语的特点﹐就如同古希腊和古拉丁语一样﹐从中还可以见到﹐甚至是现代德语里某些早期的语言特色。

古英语语法

*         名词﹑(人称和事物)代名词和形容词具有三个‘数量格’ ﹕单数﹑双数(dual)和复数(表示超过2的数量)。这个‘双数’ 量可以视之为早期人类从一到多数﹐属于这种数量认识过程中的一个过渡性阶段。

*         名词有3个性别格(阳﹑阴和中性)

这种性别格的分配是硬性规定的﹐其实与具体事物(包括非‘生物’)的性别没有关系﹐只能视为名词外的一种额外信息﹐作为在句子中与这名词有关单词之间的一种匹配性标记﹐例如形容词通过性别格与名词匹配﹐这样肯定了这个形容词只修饰这一个名词。

*         5 个语格﹕

主格Nominative﹐宾格Accusative, 属格Genitive, 与格Dative和工具格Instrumental

以下以名词‘fox’(狐狸) ‘learning’ (学习) ‘animal’(动物) ‘foot’() 来说明古英语中的语格情况(与中古英语作对比)

古英语的情况﹕

现代英语﹕

‘fox’(阳性)

‘learning’(阴性)

 ‘animal’(中性)

‘foot’(阳性)

单数格

主格

fox

lār

dēor

fōt

宾格

fox

lār-e

dēor

fōt

属格

fox-es

lār-e

dēor-es

fōt-es

与格

fox-e

lār-e

dēor-e

fēt

复数格

主格

fox-as

lār-e

dēor

fēt

宾格

fox-a

lār-a

dēor-a

fōt-a

属格

fox-um

lār-um

dēor-um

fōt-um

中古英语的情况

 

fox

lore

animal

foot

单数格

/宾格

fox

loor

deer

foot

属格

foxes

loor(e)

deeres

footes

与格

Fox(e)

loor(e)

deer(e)

foot

复数

/宾格

foxes

loor(e)

deer

feet

/与格

foxes

loor(e)

deer(e)

foot(e)

(可见中古英语又比古英语简化了一步)

*         冠词有3个数量格。单数冠词有5个语格﹐复数有4个语格。

*         代名词也有3个数量格﹐每一个数量格各自有4个语格。如下(与现代英语对比)

 

古英语

现代英语

 

第一人称

第二人称

第三人称(阳性)

第三人称(阴性)

第三人称(中性)

第一人称

第二人称

第三人称(阳性)

第三人称(阴性)

第三人称(中性)

单数格

主格

ic

pū

hē

ho

hit

I

you

he

she

It

宾格

mē

pē

hine

hie

hit

me

you

him

her

It

属格

mīn

pīn

his

hiere

His

my/mine

your/yours

his

hers

its

与格

mē

pē

him

hiere

him

 

 

 

 

 

双数格

主格

wit

git

 

 

 

 

 

 

 

 

宾格

unc

inc

 

 

 

 

 

 

 

 

属格

uncer

incer

 

 

 

 

 

 

 

 

与格

unc

inc

 

 

 

 

 

 

 

 

复数格

所有性别

 

所有性别

主格

wē

gē

hīe

we

you

they

宾格

ūs

ēow

hīe

us

you

them

属格

ūre

ēower

hiera

our/ours

your/yours

their/theirs

与格

ūs

ēow

him

 

 

 

*         动词有7个分类﹐其中3种是弱动词﹐词尾随数量﹐时态﹐语气﹐人称而变化﹔而且有3个人称格和2个数量格。

语气分为陈述(Indicative)和虚拟(subjunctive)语气两种。

动词时态变化分为现在时﹑过去时﹑现在分词﹑过去分词和动名词5种。

以古英语动词 dēman作例子﹐等于现代英语judge﹐意即‘判断﹑认为相信’﹐英语解释是‘judge, deem’

 

陈述语气

虚拟语气

现在时

单数

第一人称

dēm-e

dēm

第二人称

dēm-st ( dēm-est)

第三人称

dēm ( dēm-ep)

复数

所有人称

dēm-ap

dēm-en

过去时

单数

第一人称

dēm-d-e

dēm

第二人称

dēm-d-est

第三人称

dēm-d-e

复数

所有人称

dēm

dēm-d-en

动名词

tō dēm-enne (dēm-anne)

 

现在分词

dēm-ende

 

过去分词

dēm

 

现代英语只剩下以下这4种形式﹐明显简单很多:

judge, judges, judged, judging

 

*         形容词也最多可以有11种不同的词尾变化形式。因为要配合被修饰名词的数量格﹑语格和性别格变化﹐所以也出现了多变的形式。例如形容词gōd﹐即现代英语的‘good(好的) 。当要修饰其它名词时﹐也就有了以下变化形式了﹕

“sē gōd fox’ the good fox (/宾格﹑单数格和中性格)

gōd dēor’ good animals (主格﹑复数格和阳性格﹐单词外形与前者相同)

þā gōdan fēt’ the good feet(/宾格﹑复数格和阳性格.)

 

当我们了解到古英语中复杂多变的语格﹐我们也可以明白到古英语的语序就如同拉丁和古希腊语一般﹐变得不重要﹐也就是处于‘无语序’状态。笔者想特别提到的是﹐在古英语的子句中主要使用‘主宾谓(SOV) ’语序﹐这一点与有‘血缘关系’的现代德语一样﹐可见德语中保留了较多的古老语法内容。以下的例子要说明的只是语序情况﹐并同时与现代英语作比较﹐所以古英语的单词(包含‘语格’)由现代英语单词代替﹐完全省略语格成份﹕

古英语

现代英语

说明

The holy Andrew him to said

St. Andrew said to him

在现代英语不允许动词在句子最后。

waters surging

surging water

现代英词不允许形容词出现在被修饰名词之后。

The kings who the power had

the kings who had the power

在古英语的子句who the power had中﹐动词通常放在最后﹐构成‘主宾谓’ 语序﹐这种使用方式见于现代德语。

And as rich is on man there as is another

And one man there is as rich as another

古英语语序较为自由。

Eat more gladly man’s flesh

Eat man’s flesh more gladly

在现代英语中﹐副词不可放在被修饰的谓语与宾语之间。

 

中古英语到现代英语﹕

1066年﹐诺曼底(Normandy)William打败国王Harold II带领的英军﹐加冕为征服者‘威廉一世’ (William  I the Conqueror)。在接着来的250年中﹐法语成为英国的官方语言。那时期的诺曼底人来自法国的诺曼底王朝﹐这个王朝是由来自北方的日耳曼人所建立﹐但是他们完全接受法语文化﹐不过他们所操的法语是一种法语方言﹐这与巴黎地区的法语不一样。在诺曼底王朝时期﹐拉丁语和法语词汇大量引入到英语中﹐英语语法也得到更进一步的简化﹐这就促成了‘中古英语’的产生。中古英语的词汇大量增加﹐同一意思的单词往往出现了几种不同的拼写法。很多法语词被引入而成为英语﹐这样出现了很多与固有英语词并列的同意词﹐但这令英语单词变得更专门化。

英语固有词

来自法语的‘泊来品’

freedom

liberty

kingly

regal

lawful

legal

动物

食用的肉类

pig

pork

cow

beef

sheep

mutton

 

veal, bacon

非技术工种

技术工种

baker, miller, shoemaker

mason, painter, tailor

这样法语作为统治者的语言﹐统治者所管辖的就是政府行政与司法机关﹐于是英语中有关司法﹑法制和政治方面的词汇大部份都来自法语词。至于书写方面﹐在当时也是完全使用法语和拉丁语。自此﹐每一个英国诺曼底王朝的国王都使用法语﹐直至1399到了享利四世即位前﹐已有10000个法语词汇成为了英语词汇的一部份。

公元1204在约翰国王的时代﹐位于法国的诺曼底母王朝被国王腓烈统治的法国所取代。因此﹐在英格兰的诺曼底王朝统治者开始意识到他们是英国人﹐而非法国人。自此﹐由统治阶级到政府开始慢慢使用平民大众的语言—英语。直至1362年﹐法院还使用法语﹐但只限于官方使用。牛津大学直至14世纪后﹐也不再要求学生学习法语。首都伦敦的扩大﹐令牛津剑桥的学生成为英语的传播者﹐因为在当时﹐各地的英语不能相通﹐所以需要时间把各地的方言渐渐统一起来。15世纪﹐William Caxton(1422-1491) 成为第一个用英语印刷书本的人。因为印刷品的流行﹐这令到统一的词汇拼写显得十分的逼切﹐而印刷品在各地的流行也令到各地的英国人视印刷品上的语言为标准语言。再加上在这时期中﹐出现了大量使用英文创作的文学创作家﹐例如是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他们的作品不仅令英语更趋向于统一﹐还为英语增加了很多前所未见的表达方式﹐大大丰富了当时的英语内容﹐这些崭新的表达方式包括﹐副语转换形容语和名词转动词的使用方法等﹐还有产生了大量的组合词。1430-1700时期﹐英语已经成为了社会上主要的语言﹐再加上贸易与工业的发展﹐英语也随之向英国之外的地区传播开去。

在这个中古英语到现代英语的时期﹐英语发生了以下的巨大变化﹕

*         数量格中的双数格撤底消失。

*         名词的性别格到12世纪中完全消失。名词的语格由5个也减少到只有主/宾格的2个。名语的复数变化由6种简化形式减为只有今天的2-s –en的形式﹐例﹕kid/kids,  child/children ﹐古老的元音变形式只限于以下的情况﹕tooth/teeth   foot/feet

*         随着语格的简化﹐语序也固定为‘主谓宾(SVO) 形式。

*         在性别格消失后﹐形容词的尾变由当初最多的11个减至只有2个﹐只保留单/复数的数量格而已。而且数量格的变化﹐也由多种形式简化为只有2 种形式﹕

复数的fresshe floures ﹐单数fressh floure

*         动词的复数和不定式(Infinitive)词尾变化最终消失。而且动词中昔日的元音变化也简化为只有辅音变化﹐如以添加-ed来规范过去式的变化等。was/weresing/sang/sungrun/ran这种元音变化减到最少。现在只有‘be’还保留了古英语动词附有性别格﹑数量格﹑不定式和时态元音变化的8种形式﹕be, am, is , are, was , were, been, being.

*         代名词方面﹐在第二人称中﹐取消thou﹐只保留you

取消yon﹐只有this that这两个方位代名词。

 

以下表总结了在语法上﹐英语由古英语经中古英语最后到现代英语的演进过程﹕

 

古英语

中古英语

现代英语

名词数量格﹕

3

2

2

名词语格﹕

5

2

0(表示没有语格分别)

名词单复数形式﹕

6

2(-s -en)

2(-s -en)

名词性别格﹕

3

2

2

代名词数量格﹕

3

2

2

代名词种数﹕

3

2(this that)

2(this that)

冠词性别格﹕

3

2

2

冠词()语格﹕

5

0

0

冠词()语格﹕

4

0

0

动词变化﹕

7

1

1

动词人称格﹕

3

1(没有任何人称格﹐除了be)

1

动词变化形式﹕

动词有单﹑复﹑不定式和语气变化

1(保留单数格和一种陈述语气)

1

动词变化种类﹕

动词词变(至少2种﹐元音也变)

减到最少, 大部份使用-ed形式

基本不变

形容词词变﹕

11

2

1

有关you

thou两种形式﹕

you thou两种形式

只保留you

you

语言的简化和规范化是一个必然的发展﹐也是一项永不停息的工作。昔日的英语如此﹐就算今天的英语仍然也处于这个过程之中。例如﹐美国人把英式的英文简化而成为今天的美式英语。自19世纪初开始﹐美国人就把原有英语单词中不规则的拼写方式规范化﹐这些不规范的拼写法主要由引入的外语词汇(主要是法语)所造成﹐例子如下﹕

规范化的部份

英式词

美式词

-or

labour, neighbour, colour

labor, neighbour,color

-er

theatre, centre

threater, center

-l

travelled

traveled

-k

masque

mask

-ck

cheque

check

-f

draught

draft

-se

defence, realize

defense, realise

-ow

plough

plow

cur-

kerb

curb

除此之外﹐美式英语的语格进一步脱落﹐‘宾格’的whom也可不用﹐由‘主格’who取代。还有﹐鉴于数序量词如first(第一) second(第二) third(第三) fourth(第四)…等﹐本身的音素与形素方面与数量onetwothreefour等存在着很大的差异﹐但在数量概念上却有着直接的关系﹐这种情况在孤立语如汉语中﹐只要在数量词前加一个指示数序概念的汉字—‘第’ 就可以指示出‘第一﹑第二﹑第三等’ 概念。现代英语(主要是美式英语) 因为意识到这个问题﹐在简化与规范语言的要求下﹐现代英语主要通过‘number’来扮演汉语‘第’的功能﹐把它加在数量词前(如果放在前面就表示多少的数量﹐所以必须放在后面来区分开。汉语句子中没有如英语般紧密的语意结构和名词的数量格﹐所以必须添加‘量词’ 来连接数量与名词﹐英词等屈折语不需要‘量词’ 是因为名词已有‘数量格(单复数形式) ﹐可以表示前面的数量词起到修饰名词的作用。因此﹐我们发现孤立语(汉语﹑泰语) 都使用了‘量词’ 这种形式) 来指示数序词如‘number 1, number 2, number 3’等 ﹐根据这种简化的指示原则﹐如果把名语如 ‘day ‘() 放置于数量词之前也可以成为‘day …’的形式﹐表示‘第…天’ ﹐所以现代人较喜观用 ‘ from day 1’ 来表示‘从第一天起’ 的意思, 而不用‘from the first day 。总的来说﹐就是以‘number 来指示汉语‘第’ 的功能﹐例子还有:

team number one=first team, plan number one(plan one)=first plan, year one=first year, day one=first day….

这就是美式英语对英语的简化动作﹐以空间方式或直接加‘number 来把数量词的语意扩展为‘数序词’﹐这样 ‘数序词’ 中的数量概念就可以被‘数量词’ 所取代。

        下图总结了英语在历史上所经历过的数次语言影响﹐英语本来是一种以西日耳曼语为基础﹐糅合了各种不同地区日耳曼方言的语言﹐而且受到同属于‘印-欧语系’分支的拉丁语和法语的影响。以横向的影响而论﹐北日耳曼人(维京人) 在英格兰北部定居的事实﹐加上法语诺曼底王朝长达300年以法语为官方语言的统治﹐这两者对英语造成的影响最深远﹐也是英语能得到迅速简化的原因之一。以语格为例﹐不同部落的日耳曼人定居在一起﹐他们会使用不同的日耳曼方言来进行沟通﹐但由音素构造成的语格复杂多变﹐令到语格变化在各种方言中都可能有不同的形式﹐但词语中非语格即‘字根’部份还是比较接近的﹐这是因为它们同属日耳曼语系的方言。对于沟通﹐语格的不规则因素反而成为语言障碍﹐所以为了彼此沟通的方便﹐他们会把语格部份逐渐的去掉﹐换之以语序这种非音素的方式来取代昔日语格的功能。这可能是语格在经历了古英语时期后﹐部份消失的原因。再者﹐法语诺曼底统治者视英语为外语﹐一种他们一向不使用的语言﹐他们对于简化这种语言就不存在心理或文化上的阻力。在英国﹐以法语为官方语言的时期长达三百年之久﹐这令到社会上出现了语言的断层﹐所以一旦有需要再学习这种语言时﹐上层社会就会倾向于选择较简化的形式来学习﹐故此英语又得到了进一步的简化。语言的发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是以上各原因的综合结果﹐不论这些原因是甚么﹐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英国本土上在这上千年以来﹐有来自欧洲各民族人民的迁入和定居﹐同时英国曾失去英语作为国语地位长达三百年之久﹐这种历史变化在欧洲大陆上从来没有发生过﹐所以我们也可以想象到英语这种剧烈的语言演进﹐只能发生在英国而非在欧洲﹐而事实也是如是。以下是英语受各民族影响的时间简表﹕

由以上对英语演进历史的叙述﹐我们可以明白到英语在西方语言中很有代表性。因为在早期的英语中﹐已具备了所有古‘印-欧’ 屈折语的语言特点﹐而且我们可视英国的历史为一部欧洲民族在英伦列岛上的融合史。英语的前身是西日耳曼部落的语言﹐之后因为皈依了基督教而引入拉丁字母﹐然后再经历了北日耳曼人(丹麦/娜威人) 的入侵到定居﹐再到诺曼底人对英格兰的完全统治时期。最后这饱历沧桑的语言‘英语’ ﹐在欧洲诺曼底王朝倒台后﹐才能真正的成为英伦列岛上的官方语言﹐这样才有机会发展成为今天的英语。无可否认﹐在英伦上的政治变更和军事冲突﹐ 还有欧洲大陆上的两大语言—法语和日耳曼语在这片土地经过战争到融合的历史﹐都是促成英语在语言上飞跃演进的直接原因﹐没有这样剧烈变动的历史﹐就不能造成语言的快速变化。在这一点上﹐从德国和俄罗斯因位处欧洲北部和东北较为偏远地区﹐还有德国在政治上的长期分裂﹐这样令各语言使用者不能通过融合的方式互相影响﹐从而导致德语与俄语保留了较多早期的语言特色﹐从这现象中可以反映语言的演进来自历史发展的客观结果。

        因此﹐我们可以把英语的演进史视为西方语言演进历史的缩影﹐英语本身就可以作为西方语言的代表作来研究。现在﹐就让我们以英语为例子﹐分析一下屈折语的语言特征和结构。因为语言作为思维的工具﹐语言的功能和结构﹐它所具备的功能对我们解读西方思维模式十分重要。在阅读以下内容时﹐请读者仅记﹐思维操作要通过语言或文字来实现﹐语言文字的模式就是造成思维模式的重要因素﹐紧密的语言结构自然发展出较为严紧的思维模式﹐这就是西方的情况。

上一章節: 语序与语格
 
下一章節: 英语语法与句子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