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八股文与传统教学模式: [繁體版]
 
        在以上部份中﹐我们已经讲述了有关汉字﹑汉字组词和汉字组句﹐以及汉字文章的发展过程。在文章的发展过程中﹐我们明白到在
先秦时代﹐文章结构属于散文体的古文﹐虽然在散文中也出现了‘对偶句’ 组合﹐但是‘对偶句(骈句)’ 的数量之多还不至于达到形成
‘骈文’ 体裁的程度。但‘骈句’ 在汉代越来越受到文字使用者的观迎﹐最后更形成为固定的‘骈文’ 文体﹐骈文到了南北朝时期发展
至历史的最高峰﹐在当时的文章基本上都是‘骈文’ ﹐而句子也无句不成‘骈’ 。直至到中唐时代﹐在‘古文八大家’ 的推动下﹐发起了
‘古文复兴运动’ 后﹐‘骈文体’ 才算走向全面衰落﹐虽然‘骈文体’ 基本退出了文章体裁的主流地位﹐但是骈句却还是无处不在﹐骈句
以对偶句的形式走进了唐诗﹑宋词和散文中﹐更发展出完全骈句的‘对联’ 文学。到了明清两代﹐散文的体格在‘科举取仕’中固定为
‘八股文’ 形式﹐其中‘八股文’ 的‘八股’ 就是指四对骈句而成为八句﹐名为‘八股’ 或‘八比’ 。(以上图表仿真出‘骈句’ 在中国
各种文体中的成份)因为这四组‘骈句’ 是文章中的核心论述部份﹐所以整个文体就以这‘八股’ 的名字命名﹐为‘八股文’ 。在‘八股文’
 中﹐除了‘八股’ 的骈句外﹐其它都是些古文散句﹐因此﹐骈句与散句在文章中的比例可以算作各半﹐但是以文章中的论述功能而言﹐‘八
股’ 的骈句却担负起了主要的论说功能﹐成为文章的核心内容。读者现在可能会问﹐骈句在中国文学的历史中由产生后发展至主流文体﹐再
由盛而入衰﹐但是‘骈句’ 作为句子还是无处不在。到了明清两代﹐骈句在带有应用性的古文中挥之不去﹐不仅没有在应用文中完全衰落﹐
反而成为了‘八股’ 应用文中的核心论述部份。骈句在文学艺术和音韵方面的价值之高﹐这是众所周知的。所以我们一直认为骈文兴盛于魏
晋南北朝时代﹐这是因为当时贵族士人普遍追求生活中的艺术享受﹐因此也热衷于带有较高艺术价值的‘骈文’﹐当人们渐渐对文章中应用
和论述方面的要求有所提高后﹐例如自中唐开始﹐古文散句也就必然的取替‘骈文’ 了。但是骈句不但没有在散文中消失﹐反而成为了散文
式的‘八股文’里的最主要的论述形式。由此而论﹐‘骈句’ 对论述 功能还能够提供到一定的作用吧﹐我们就更不用说‘骈句’ 对具有文
学艺术的诗词歌赋所提供的价值了。骈句对散文的论述不仅提供到一定作用﹐而且还是关系性的功能﹐这是因为‘骈句’ 模式就是‘象化思
维’ 中的‘象化逻辑’ 。正如以‘对联’ 作例子所说明的道理一样﹐‘对对联’是‘象化思维’ 的思维训练方式﹐也是‘象化思维’ 的一
种欣赏形式。除此﹐骈句更是‘象化推演’ 的核心机制﹐所以说到文章论述﹐不能没有‘骈句’ ﹐说到‘象化思维’ 的整体训练﹐不能没有
‘八股文’ 。‘八股文’ 是‘象心思维’ 的产物﹐反过来﹐‘八股文’ 也加强了‘象化思维’ 的思维模式﹐‘八股文’ 可算是‘象化思维’
 在‘纯思维’ 训练方面的最高境界﹐也是作为理论演绎方面的最高端产物。
               现在﹐就让我们从‘八股文’ 的考试(写作)范围﹑形式和写作的思维方式﹐从这三方面来说明‘象化思维’ 与‘八股文’ 的关系。
首先看‘八股文’ 的考试(写作) 范围﹕
               ‘八股文’ 作为一种科举考试的文体﹐流行于明清两代近五百年的时期。当时的君主命令被称为‘制’ ﹐而‘八股文’ 是君主命令
下所作的文章﹐所以又称为‘制义’ ﹑‘制艺’ 或‘经义’ 。就以清代而论﹐‘八股文’ 的出题范围在《四书》章句中的文字﹐也就是抽
其中的文字作为‘考题’ ﹐考生围绕着‘考题’ 做文章﹐文章的内容不能超出《四书》‘五经’ (‘五经’ 为《诗经》、《左传》、
《书经》、《礼记》和《易经》)所讲的内容﹐而且在文章中不能表露出作者的个人意见﹐在写作造句时要‘代圣人立言’ ﹐做到模仿‘圣人
’ 的语气﹐令到读者读这篇文章时﹐就如同在读圣人在《四书》中的口述内容一样﹐总之就是以‘圣人’ 的说话方式结合《四书》‘五经’
中的模式来展开对题目的论述﹐全文的字数也有限制﹐在五百字至七百之间。考生为了应付考试﹐所以就需要从小开始读书启蒙﹐为了能了
解圣人的语气﹐为了能认识《四书》‘五经’中的论述模式﹐考生必须要把《四书》‘五经’的内容每一字每一句都背熟记透﹐这里的《四
书》不仅是《四书》的全文﹐还包括了‘朱注’ ﹐也就是‘朱子句解’ 。因为当时‘朱学’ 被官方定性为‘官学’ ﹐只有结合了‘朱注’
 的内容才能成为应考‘八股文’ 的《四书》﹐因此﹐‘朱注’ 也要背熟。为了能提高写作论述的技巧﹐为了应附科场中高级阶段的考试﹐
所以也需要扩阔自己在文史方面的知识面﹐这样才能提高论述的能力﹐因此﹐需要读‘诸子百家’ ﹑‘二十四史’ ﹑《资治通鉴》等书藉。
再者﹐为了提高古文的写作水平﹐还要读大量的唐宋古文文章。到现时为止﹐考生基本上具备了应考各级‘科举’ 的知识了﹐现在我们再看
一下‘八股文’ 的写作形式。
 
‘八股文’的形式﹕
题目
               到了清代﹐八股取仕的考题基本上定型了﹐题目是从《四书》的原文中抽取﹐但字数和方式不限。这就是说﹐题目可以是少至一个
字和多至数个字﹐甚至整段章句。因为形式不限﹐所以充许以任何方式取字﹐可以从同一段抽取的连续性字眼﹐或是不同书中的字眼章句﹐
再结合成一个题目﹐这就是跨书跨章跨句式的组合题。因为历朝历代都以《四书》的原文出题﹐所以在有限的《四书》字数里﹐总会有出完
的一天﹐这样就产生了另外一种的出题方式﹐名为‘无情题’ 或‘截搭题’ ﹐把《四书》中不同段落的字眼东取一个西取一段而组合成没
有语意的题目。以上都是‘八股文’ 出题的可行方式﹐以下是一些例子﹕
一字题﹕
O
 (表示《四书》里的一个‘圈’ ﹐在《四书》中每一段就是一章书。在昔日的木版书中,为了与上章隔开,先印一个圆圈﹐是一种特
有的印刷形式。)
同一本书同一章句﹕
《子曰》
《义然后取》
《无如寡人之用心者》
《左右皆曰贤》
《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
《山径之蹊间,介然用之而成路,为间不用,则茅塞之矣。今茅塞子之心矣。》
《不以赞矩》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政,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
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踰矩》
取自不同书的题目﹕
《大学之道,天命之谓性,学而时习之,孟子见梁惠王》
(分别来自《大学》《中庸》《论语》《孟子》)
无情截搭题﹕
《不亦说乎、有朋》
(《论语》﹕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皆雅言也·叶公》
(《论语》﹕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和下一句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对,子曰:女奚不曰;其为人也,
发愤忘食,乐以忘懮,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王速出令反》
(来自《孟子》“王速出令,反其旄倪” 中的‘王速出令﹐反’ 。)
《君夫人阳货欲》
(取自《论语》“异邦之人亦曰君夫人”和“阳货欲见孔子” 。)
 
破题﹕
               ‘破题’ 是‘八股文’ 文章的第一部份﹐也是考生开始答题的第一部份。‘破题’ 的内容最多只有两句﹐就是把‘题目’ 的意思
概括出来。但是﹐‘八股文’的题目可以是《四书》中‘断章取义’ 式的文字﹐而且在‘八股文’ 的考试中﹐还有一条规则就是不能‘犯
上犯下’。例如有一题目是﹐‘不亦乐乎’ ﹐考生看到题目时﹐都应该明白到这是来自《论语》中‘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
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中的一句﹐这个‘犯上犯下’的禁忌就是﹐在破题之时﹐不能触及到‘不亦乐乎’ 在《论
语》段句中前后的部份﹐也就是‘学而时习之’ 和‘有朋自远方来’ ﹐要把这个题目视为一个完全独立的‘段句’ ﹐只能在这题目上造文
章﹐而不能引伸出‘题目’ 在原文中的其它意思。可见这‘八股’ 的题目虽出自《四书》的原文﹐但却独立于原文之外﹐因为题目的‘独
立性’ ﹐所以‘无情截搭题’ 就成了合情合理之事。
承题﹕
               ‘承题’ 为三到五句﹐作为‘破题’ 的承接﹐也就是再补充。
起讲﹕
                  ‘起讲’ 部份最多不会超过十句﹐从‘起讲’ 部份开始﹐作者就需要借用一些《四书》中出现的有关圣人说话的字眼﹐用来模
仿圣人的说话语气。‘起讲’ 有‘承先启后’ 的作用﹐然后引出文章的论述核心—‘四比’ 部份。
四比﹕
‘四比’ 就是俗称的‘八股’ 或‘八比’ 。‘四比’ 分别是四组字数不限的长‘对子(对偶句) ’ ﹐但是这并不是机械式的‘四比’ ﹐有
时可以根据文章内容的需要﹐增减‘对子’ ﹐也就是可减少一股(一比) ﹐或增加一两股‘长对子’ 或‘短对子’ 来增强语气﹐再把内容发
挥得淋漓尽至一点。除此﹐在‘股’ 与‘股’ 之间也可以加些散句来串联一下‘对子’ 与‘对子’ 间的语气和语意。总之﹐‘四比’ 只
是一个基本的形式﹐而非绝对的标准。其中‘四比’  根据论述的进展和方面﹐分为以下‘四比’ ﹕
*       提比﹐又名‘起比’ 。
*       小比﹐又名‘中比’ 。
*       中比﹐又名‘后比’ 。
*       后比﹐又名‘束比’ 。
收合﹕
‘收合’ 大约不超过八句的范围﹐顾名思义﹐‘收合’ 就是总结全文﹐基本上就是对‘四比’ 与‘承题’ ‘起讲’ 作一些总结语。
 
               在我们了解过‘八股文’ 的考试范围和形式之后﹐现在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写作‘八股文’ 的思维过程﹐从而说明‘八股文’ 
与‘象化思维’ 的关系。
               首先﹐笔者把为准备写作‘八股文’ 所学习的知识﹐设为现有的‘象化概念’ —‘所学’ ﹐这个‘所学’ 的内容包括一般‘八
股文’ 考生所要读的书﹐其中最重要的是《四书》(包括‘朱注’) ﹑‘五经’﹑‘诸子百家’ 和唐宋古文文章等。我们已经知道﹐‘八股
文’ 的题目出自《四书》原文﹐充许断章取意 ﹐而且以此为题的‘ 八股文’ 不得触及‘题目’ 所属段中的上下部份﹐这就是‘犯上犯
下’ 。可见﹐这一个‘题目’ 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字面’ ﹐‘八股文’ 要求的就是从这一个独立的‘字面’ 上造文章。这一个‘字面’ 
由汉字组成﹐所以我们可以视这个‘题目’ 为一个由汉字结构而成的‘象化概念’ 的组合体。
               文章的第一部份为‘破题’ ﹐就是说明题目的意思 ﹐使用的句子为两句。‘破题’ 的结果如何﹐直接影响到以下文章的发挥﹐因
为以下的文章需要围绕着破题而引申开来﹐所以有云﹕‘未作破题,文章由我;已作破题,我由文章。’因为﹐破题为文章的中心﹐所以好
的破题‘扩之则为千万言,约之则为一言。’可见﹐这就是‘破题’ 的重要性(从‘扩之则为千万言’ 与‘约之则为一言’ 可见‘象化概
念’ 的无限‘扩散性’ 和‘分割性’)。但是﹐又是如何从一个独立的‘题目’ 上‘破’ 呢﹖这就是‘象化思维’ 的功夫了。具体来说﹐
就是‘类比’ ﹐把‘题目’ 与‘所学’ 作类比﹐然后﹐得到两句的‘类比’ 结果。现在﹐引用两例作说明。第一例﹐是怪题‘O’ ﹐就是
木刻版《四书》中的一个‘O’ ﹐一个‘圈’ 。现在﹐由此题选出了几道的‘破题’ ﹐如下﹕
圣贤立言之先,得天象也。
圣贤立言之先,无方体也。
圣人未言之先,浑然一太极也。
先行有言,仲尼日、月也。
夫子未言之先,空空如也。
以下通过‘象化符号系统’ 所说明的各种破题思路﹕
可见﹐破题就是从‘题目’ 与‘所学’ 的类比结果。
第二题为‘子曰’ ﹕
‘破题’ 为‘匹夫而为天下法﹐一言而为天下师。’
‘取象类比’ 的思路如下﹕
可见﹐‘破题’也就是‘题目’ 与‘所学’ 的类比结果。
        在‘破题’ 之后﹐就是‘承题’ ﹐‘承题’ 为‘破题’ 的再扩充﹐思维如下﹕
 

因为﹐‘承题’ 最多只有5个句子。

在承题之后的是‘起讲’ ﹐‘起讲’ 的作用是承接‘承题’ 的内容﹐然后把文章语气转入使用圣贤式的口气﹐‘代圣贤立言’ 。其中的

主要方式是代换上圣贤的身份﹐然后套用圣贤的说话方式来说理。所以﹐在‘类比’ 操作方面要特别突出以《四书》的原文作为类比对象﹐

这样才可以借用到其中圣贤的‘惯用语’ ﹐如下﹕

以‘起讲’ 为基础﹐再进入到‘四比’ 的部份。

‘四比’ 的‘象化概念’虽然得到了﹐但这并非四组的‘对仗句’ ﹐要解释‘四比’ 句子的产生方式﹐我们就必须要提及‘象化思维’

的认知模式(具体内容请参看本书中的专章)﹐这个模式建立在现有 的‘象化概念’ 上﹐在‘象化思维’ 对大自然作过认知的时候﹐‘象化

思维’ 已经总结出自然万物中都有‘阴阳’ 相对的‘属性’ ﹐其中‘阴阳’ 中也包括了‘表里’ ﹑‘正反’ ﹑‘虚实’ 等一体而相对的概念﹐这‘阴阳’ 概念就是现有的‘象化概念’。

如果以这个现有的‘阴阳’ ‘象化概念’ 与‘四比’ 作’ 类比‘的话﹐我们就可以把问题和其中的概念关系分析得更为细透﹐以‘阴阳’ 分类就能产生出一组以‘表里﹑虚实﹑正反’ 等方式对立而成的句子﹐所以‘八股文’ 以‘对仗句’ 来说明问题的方式﹐就是一种‘象化思维’ 的认知模式﹐把问题由一拆为二﹐看出问题的一体两面﹐或表或里﹐或虚或实﹐或正或反﹐互为相映。因此﹐刘熙载的《艺概》中《经义概》说出‘对比’共有七法﹐即‘剖一为两、补一为两、回一为两、反一为两、截一为两、剥一为两、衬一为两。’这里面就是指‘象化思维’ 的这种‘阴阳’ 二性的分析法﹐其中的‘补一为二’ 就是另一种的思维操作﹐其意应该指的是从一点再推出另一个论点﹐然后前后论点成对。如果﹐我们再参考刘勰《文心雕龙》中《丽辞》篇中所说的对偶原则﹐‘意对为先、事对为次;反对为优,正对为劣’﹐我们就可以确定到﹐这种‘补一为二’就是‘意对’ ﹐而‘意对’ 则比‘事对’ 要优﹐‘反对(正反对) 则优于‘正正相对’ 。现在﹐笔者再稍举几个耳熟能详的‘对偶句’ 作为例子来说明一下﹕

意对﹕

修身-齐家﹔良禽择木而栖﹐忠臣择主而侍﹔鸟为食亡﹐人为财死。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孙子兵法虚实篇》。

事对﹕

鸿为江边鸟﹐蚕为天下虫。

反对﹕父在﹐观其智﹔父没﹐观其行。

正对﹕鸿为江边鸟﹐蚕为天下虫。

以上各个对子﹐都是在字数词性方面合符要求的对偶句﹐其中的‘意对’ 是指两个句子在语意上存在着共同点﹐这是‘弦外之音’ ﹐请看﹕

当对子的两句在语意上具有了‘共同属性’之后﹐第二句子就带上了第一句的‘属性’ ﹐而成为第一句的‘推导’ 结果﹐即是由第一句以‘小’ 的方面为基础﹐作出第二句的说理方式。笔者用‘推导’ 这个本属于‘演绎法’ 里的逻辑操作作为名称﹐以此特别强调这个‘象化推演’ 动作的逻辑地位﹐这个重要性绝不亚于‘三段论’ 在‘演绎(量化) 逻辑’ 中的重要地位。在‘三段论’中﹐大前提﹕A=B﹐小前提B=C﹐就可以推导出A=C的结论。同样﹐在‘象化思维’ 中﹐只要有两个‘象化概念’AC﹐而A发生在C之前﹐如‘修身’ 在‘齐家’ 之前(成‘家’需要等到成长大之后)﹐然后对两者作‘类比’ 分析﹐如果两者存在着共同的‘象化属性’B﹐也就是两者存在‘互属性’ 关系的话﹐C就被认为是A的推导结果(如下)。如果﹐我们意识到‘三段

论’ 逻辑在西方逻辑学中的重要地位﹐那样﹐我们也可以明白到这种‘象化思维’的‘三段论’﹐在‘象化思维’ 操作中也是何等的重要﹐于是本书命名这种‘三段论’ 为‘象化三段论’ 。所以﹐‘象化三段论’就是所谓‘意对’ 为首选的形式﹐也解释到为甚么‘对仗句’ 是‘八股文’ 的论述核心 ﹐因为‘象化思维’ 的‘推导’ 模式来自‘类比’ 操作﹐也只有‘类比’ 才能展开‘意对’ ﹑‘事对’ ﹑‘正对 和‘反对’ 的论说模式﹐达到说理认知的功能。因此﹐‘象化思维’的说理论述不能离开‘对仗句’ ﹐这是‘类比’ 操作的机制所在。‘事对’ 接近‘意对’ ﹐至于﹐‘反对’ 也能说出问题一体中的两面﹐这种方式揭示了事情中的‘阴阳’属性﹐于是显得全面和具强调性﹐所以比单纯的 ‘正对’ 要有更大的说理价值。

因此﹐‘四比’ 的句子可以由以下的方式产生﹕

最后的‘收合’ 就是一种总结性的‘论述’ ﹐主要是对‘八股文’ 核心内容的承题 ﹑起讲和四比部份作出‘类比’ 总结﹐然后归纳为‘收合’﹕

这样一篇‘八股文’ 就在‘象化思维’ 的操作下完成了。‘八股文’ 起源于考试的要求﹐作为考试用的‘论说文’ ﹐它不仅规限了字数为五500700字左右﹐而且在以文章体裁的方式﹐规范了论说的程序﹐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起﹑承﹑转﹑合’ 的方式﹐这种程序反映在‘题目﹑破题﹑承题﹑起讲﹑四比﹑收合’ 的步聚中﹐这个步聚不是一种纯粹为考试而设的形式﹐而是论说文的基本写作手法﹐一种简单而明了的论说手段。这种说理的方式在经过历代的总结后﹐最后在‘八股文’ 这种应用文体中成为固定模式。正如‘三段论’ 中规定了‘大前提’ ﹑‘小前提’ 到‘结论’ 的模式一样﹐这是对逻辑顺序的总结﹐目的是方便后人作依从和掌握。所以﹐‘八股文’ 就算作为非考试用途的应用文﹐也存在论说功能方面的应用文价值﹐‘八股文’ 可视之为中国论说文(策论)的‘集大成’ 者。‘八股文’ 的说理步骤由设定的题目开始﹐题目成为文章论说的中心﹐然后把文章的思路从这个‘题目’ 内容作为认知对象﹐以‘所学’ 的内容通过‘象化思维’ 的‘类比’手法对‘题目’作认知﹐认知的结论就是‘破题’ 。之后﹐再以‘所学’ 对破题作认知﹐最后经过如此反复的步骤到‘四比’ ﹐‘八股文’ 就在这种层层递进的方式中扩展开来。在文章核心的说理部份‘四比’ 中﹐以‘对仗句’ 作‘象化思维’ 的逻辑推演机制﹐除了以‘象化三段论’ ‘推导’ 出‘意对’方式外﹐还有次之的‘事对’ 或‘正对’ ﹐在对比中把两种情况作正面的比较说明﹐这种正面比较可以是一强一弱 或一高一低。除此﹐还可以通过‘阴阳’ 的类比手法﹐把问题‘类比’ 出一正一反﹑一表一里﹑一虚一实的两面﹐作出全面的说明﹐甚至还可以把其中的对仗句子再一剖为二﹐把里面的道理再作分析。对仗句作为‘象化逻辑’ 的分析模式﹐在‘八股文’ 中被发展到淋漓尽至的最高境界。虽然﹐八股文是一遍不折不扣的古文体散文﹐但是关键性的说理内容‘八股(四比) 部份﹐还是让给‘对仗句’ 来完成﹐舍此‘八股’ 而无它。这是因为‘对仗句’ 模式就是 ‘象化思维’ 中的核心逻辑机制﹐其中既有‘象化三段论’ 的推导模式﹐也有‘阴阳’ 正反对比模式。最后﹐文章以‘收合’ 的寥寥数句对全文作出总结﹐提供到 ‘点题’ 的功能﹐并使文章的内容连贯一气。

作为明清时代考试式的‘八股文’ ﹐文章更要求模仿圣人语气﹐‘为圣人立言’ ﹐文章的内容不能超过《四书(包括‘朱注’》 ‘五经’的内容范围﹐而且整篇文章读上去就有如圣人在发言和开讲一样﹐这种特殊的考试要求﹐试问在古今中外﹐还有类同‘八股文’ 的情况吗﹖‘八股文’ 中的‘模仿性’ 要求﹐可算是‘象化思维’ 里一种独一无二的文化现象﹐读者可能都会为这种‘特别’ 的要求而觉得奇怪﹐一直认为这只是在思想上对‘读书人’ 的束縳。但是现在﹐只要我们明白到‘象化思维’ 的思维模式﹐我们就可以理解到这只是‘象化思维’ 的产物﹐这是‘象化思维’ 模式的反映﹐同时也是对‘象化思维’ 的训练。对这一个‘八股文’ 的独特性﹐笔者将在以下的部份﹐对此作详细的解释。

在‘八股文’ 中被选作模仿的部份就是圣人‘语气’ ﹐请读者想一下甚么是‘语气’ 呢﹖‘语气’ 其实就是一个人在说话方面的特点﹐也就是一种‘属性’ ﹐它在说话或文章中表现为常用的字眼和词语﹐或者是配合本人身份的用语﹐还有在说话或文章中惯用的逻辑与思路。如果以‘八股文’ 为例﹐这个‘圣人’ 就是孔子和孟子﹐以及朱子﹐所以在不能模仿前两位圣人时﹐也要模仿朱子在‘朱注’ 中的‘语气’ 。当‘八股文’进入‘起讲’部份后﹐文章就必须以圣人‘语气’ 说话了﹐其中的具体表现在‘称呼’ 上﹐即是不能称孔子为‘夫子’ 而要自称为‘吾’ ﹐孔子习惯直呼学生之名﹐所以学生‘颜子’ 就要用‘回’ 的称呼﹐还有在‘八股文’ 中有很多特有的‘发语词’ ﹐放置在句子之前作为起首﹐就等于我们今天白话文中的‘这个’ ﹑‘那个’ ﹑‘因为’ ‘其实’ 等意思﹐所以为了模仿出圣人‘语气’ ﹐‘八股文’ 就需要动用《四书》‘五经’ 中的‘发语词’ ﹐例如若曰’、 ‘意谓’、 ‘且夫’ 等等。除此之外﹐必须多用圣人的习惯用语﹐例如在《论语》中有﹕‘德不孤、必有邻’、 ‘吾道不孤’ 句子中提到‘不孤’ 的字眼﹐如果在‘八股文’ 中用得上这个‘不孤’ 就最好了﹐这样表现出圣人的‘语气’ ﹐最后还需要掌握圣人的论说习惯﹐也是逻辑思路﹐例如孟子是善长辨论的﹐当要求做与孟子有关的文章时﹐也就需要以辩论为主﹐带有孟子式的雄辩特点﹐这样才能让人在读文章时感到如同听孟子的辩论一样。总而言之﹐圣人的‘语气’ 存在于各个方面﹐总不能一言概之﹐说实在的也没有一个对‘语气’ 的具体‘定义’﹐ 也就是一个衡量‘语气’ 的客观标准﹐对于某某圣人也没有一个清晰指引﹐指出这个圣人的‘语气’ 范围﹐统计过那些是他的习惯用语和思路﹐在考试时需要达到某一个‘量化’ 程度才算是‘代圣人立言’ 等。可见﹐‘语气’ 这个概念如同人的道德思想与行为一样﹐没有客观的‘量化’ 标准﹐只可观察而难以定义﹐正如‘君子’ 与‘小人’ 一样(有关‘君子’ 与‘小人’ ﹐将有专章论述)﹐‘象化思维’ 也从来没有对这些概念作过‘定义’ ﹐只有‘书读多后其义自见’ 的情况下理解其中的含意。可见‘语气’ 与‘君子’ ‘小人’ 概念一样﹐其中描述到的是一种人的言语﹑思想和行为上的‘属性’ ﹐所以‘语气’ 就成为一个百分百的‘象化概念’ ﹐而‘象化思维’ 在‘循象而行’ ﹐也首先瞄准了这个‘语气’ 的‘象化概念’ ﹐因此在八股文章中就有了对‘语气’ 的要求这种特别的标准。因为﹐‘语气’是‘象化概念’ —‘象化思维’ 的思维元素之一﹐‘象化概念’ 内可包含无限的‘属性’ 信息﹐‘象化思维’ 为了掌握圣人‘语气’ ﹐就必须要对圣人文章—《四书》‘五经’ 等作品作深入研读﹐这不仅仅是阅读﹐还需要通过朗读来感受说话中的声韵语气﹐进而更要把文章完全记忆下来达到‘倒背如流’ 程度﹐才可能‘类比’ 出圣人‘语气’ 。这样﹐在学习文章的同时也是揣摸‘语气’ 的过程﹐这就是‘类比’ 思维的训练﹐可示之如下﹕

可见﹐‘象化思维’ 的学习总是离不开‘类比’ 思维的操作训练﹐当写作‘八股文’ 时也是以同样的‘类比’ 方式作操作﹐才能写出带有‘圣人语气’ 的‘八股文’ ﹐如下

因此﹐通过‘八股文’ 中所含的‘圣人语气’ 也可以考核到考生(作者) 对圣人文章的深入理解程度﹐没有‘滚瓜烂熟’ 和融汇贯通的理解水平是不能写出带有‘圣人语气’ 的‘八股文’﹐没有高度的‘类比’ 能力﹐在平时也不能总结出‘圣人语气’ ﹐在临场时也不可能‘类比’ 出具有这种‘语气’ 的好文章。所以﹐八股文中的‘语气’ 要求﹐就是‘象化思维’ 对自我的思维训练﹐这完全符合‘象化思维’ 模式。因为﹐不论是否从单纯考核考生对圣人道理的理解程度﹐而加入‘圣人语气’ 的标准﹐就算‘语气’ 的本质已经是一个完完全全的‘象化概念’ ﹐所以‘象化思维’ 有‘循象而行’ 的思维倾向﹐所以也只能选择‘象化概念’ 作为标准﹐而不是具圣人特点的论点或逻辑点﹐后者都是可‘量化’的概念﹐并非‘象化思维’ 的首选。最后﹐这种标准就锁定在‘语气’ 这个‘象化概念’ 上。正如先民在当初创立‘ 君子’ 与‘小人’ 概念一样﹐并把主要精力用作发展‘人本哲学’ 一样﹐这是‘象化思维’ 的固定模式。同时在揣模和写作‘圣人语气’ 的过程中﹐也加强了‘象化思维’ 的思维方式﹐这是‘象化思维’ 对自我思维能力的提升。可见﹐‘语气’ 既是以‘象化概念’ 为本质的标准﹐也是思维训练的环节﹐这种‘象化概念’出现在‘八股文’ 中就显得合情合理了﹐这是‘象化思维’ 的当然选择。

        除了以上的原因外﹐在明白过‘象化三段论’ 后﹐我们对‘八股文’ 的理解可以再加深一层。通过‘圣人语气’ 作为联结﹐‘象化思维’ 就可以从符合标准的‘八股文’ 中﹐体现到‘圣人文章’ 对它所作的理论基础。换句话说﹐就是可以把‘八股文’ 理解为‘圣人文章’ 的推导结论﹐‘八股文’ 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就具备了理论基础和注脚﹐它就不是一篇‘悬空出世’ 的文章﹐而是可以体现圣人道德说教的作品。作为人类的思想和理论性的作品﹐承先启后的理论根据对于理论的发展极为重要﹐‘象化思维’ 把论据的桥梁选定在‘语气’ 上﹐完全因为‘循象而行’ 的思维模式﹐为了表现‘语气’ 中的‘属性’ 特点﹐‘八股文’从来不引述‘量化’ 的论点﹐例如引用‘四书五经’ 中的第几章第几节等﹐因为这些章节是可‘量化’的﹐具有固定的型态和范围﹐这如同‘逻辑量化点’(有关详细内容请参考专章)﹐在‘量化思维’ 中也重视论点﹐以几何学为例﹐《几何原本》中已总结出21 个定义﹑5条公设﹑5 个公理和 48个命题﹐这些都是‘逻辑量化点’ 和‘量化概念’ 而组成了平面几何学的理论架构 ﹐后世的学者只要‘循量而行’ ﹐把这些定义﹑公设或命题等作引用﹐以此为‘踏脚石’ 就可发展自已的理论﹐这是‘量化思维’ 的模式。在‘象化思维’ 中﹐‘量化概念’ 要换作‘象化概念’ ﹐而‘量化’ 内容都需要避免掉﹐不仅在‘八股文’中不能明确引述‘四书五经’ 中的句子﹐而在对‘题目’ 做文章时也不得‘犯上犯下’ ﹐把‘题目’ 联想到出处中的内容﹐‘题目’ 只能表现出孤立的意思﹐而且‘题目’ 可能是没有完整语意的‘无情截搭题’ 。因此‘题目’ 只能视之为‘字眼’ ﹐就是‘圣人文章’ 中‘字眼’ ﹐属于‘圣人文章’的一部份﹐具有‘圣人文章’ 的‘属性’而已﹐如同‘圣人语气’ 一样。由此可见﹐‘象化思维’ 绕过了所有‘量化’ 的论点﹐而只采用了具有圣人文章中‘片言只语’ 的‘语气’ ﹐以及圣人思路中的‘属性’ ﹐以这些元素构成的‘语气’ 没有‘量化’ 的型态﹐更没有‘定义’ 标准﹐郄是十足的‘象化概念’ 。结合以上两个‘象化符号系统’ 所说明的内容﹐得﹕

可见﹐这就是‘八股文’ 中的‘语气’ 的重要性﹐通过‘语气’ 的表现程度﹐考官就可以了解到文章是否立论自‘圣人文章’ ﹐是

否紧守在‘圣人文章’ 的范围之内﹐文章以‘圣人文章’ 为立论的程度有多深等。‘象化思维’ 只能拿‘象化概念’ 作为这个标准来

‘量度’ ﹐但是因为这种‘象化属性’ ﹐只可以通过‘类比’ 来意会而不能定义﹐考生为了写出有‘圣人文章’ 为根据的好‘八股文’

﹐平时也需要对‘圣人文章’ 多读多‘类比’ ﹐这样科举取仕的准则就在‘象化思维’ 的能力高低上。这是‘象化思维’ 社会对本身

利益的保护行为﹐这种利益就是思维能力﹐思维是创造社会利益的能力﹐不论任何社会都会按照这样的选材模式而运行﹐所以八股取仕

就成为了‘象化思维’ 的必然现象。从以上论述可见﹐在‘象化思维’ 的意义下﹐‘八股文’ 已经是一种发展全面的文章体截﹐不仅‘起﹑承﹑转﹑合’ 上做到论述方面的条理性﹐以‘对仗句’ 的模式成为核心的论说机制﹐起到推导作用﹑高低强弱和正反方面的比较﹐还有以‘语气’ 作联结﹐体现文章论点的注脚来源。‘象化思维’ 思维没有发展出西方式的数学理论﹐但是从理论角度看﹐‘八股文’

就如同是一篇几何学的论文一样﹐其中已具备了类同的理论架构﹑论说机制和论点来源等元素﹐这就是‘八股文’ 的论文价值。

        现在﹐我可以对汉字语文中的‘象化思维’ 模式作一个精要的总结吧﹐并同时与‘量化思维’ 中的‘印欧-屈折语’ 作对比。在这

个对比中﹐我们可以发现到一个共同的模式﹐就是汉字的字形与表意 形式﹐形成了‘象化思维’ 的基础﹐而汉字组合成的词组﹑句子与

文章因为出现在汉字产生之后﹐而且它们都以汉字为单位﹐最后词组﹑句子和文章不免的也具备了汉字的特性﹐它们的应用模式也是汉

字模式的延伸与放大﹐正如屈折语中的句子结构来自单词中的‘音素-意素’ 模式一样。从此我们可以了解到﹐作为思维工具的语言与文字﹐它所带有的信息处理模式将会造成大脑的思维模式﹐而本书的论点就建基于此。在‘象化思维’ 方面﹐笔者将会使用由汉字处理而

总结出的‘象化符号系统’ 作为‘象化思维’ 的分析工具﹐说明文字中的‘象化思维’ 模式。以下是语言文字模式在东西方两方面同

时表现出的从单词-汉字向句子﹑文章过渡的模式﹐我们发现到其中的模式是完全一致﹐并且都由单词-汉字开始﹐随着语文中从单词汉字

到句子文章的发展过程而扩展。

当我们了解过以上的总结后﹐笔者想以传统的教学方式作一个对照说明。在传统的教学里﹐因为科举取仕成为了读书人的求学目

标﹐也可以算是唯一的目标﹐就好象今天大部份学生一样﹐上学读书的基本任务就是完成各级的课程要求并同时通过各级考试﹐

直至完成大学课程为止。如果因为个人的各种原因而不能达到大学教育程度的话﹐也会尽量的完成最高阶段的课程﹐然后得到高

中﹑职中﹑大学﹑硕士程度的各级认证﹐为走进社会工作打好教育基础。因此﹐现代学生的课程内容也在一定程度上围绕着考试

大纲来设计。在昔日﹐学子的读书内容也为‘八股文’ 而设﹐因为‘八股文’ 是‘象化思维’ 的不二产物﹐‘象化思维’ 模式

也可以全面的反映在‘八股文’ 上﹐所以学子的学习内容就是‘象化思维’ 的训练﹐在以‘八股文’ 为目标学习的同时也提高

了思维能力。总而言之﹐掌握好了‘象化思维’ 能力也就能够写好‘八股文’ 文章。

传统的教育方式主要分为以下四个方面﹕

一、高声背诵﹐先记后解﹕

昔日的入学年龄没有定制﹐只要客观条件允许﹐学生可以小至三岁就接受启蒙教育﹐但在一般的情况下﹐往往五六岁左右就可以进

入私塾或在家中聘请老师学习﹐学生在读过《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 这些普通的启蒙识字教材后﹐老师就可以带着学生背

诵‘八股文’ 的写作基础—《四书》‘五经’ 等文章。这时的背诵不要求学生理解﹐而只要求在高声朗读中把文章的字句完全记忆

下来。传统的背诵有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高声’ 朗读﹐就是所谓的‘读书声’ ﹐这种以‘声音’ 的再反馈进听觉的方式﹐可

以起到加强记忆的效果(可参考‘导论’ 内容) 。除此﹐正如上文所言﹐汉字语文中的分段用词根据一定的‘平仄音韵’ 规律﹐而这

规律可以提供到两方面的功能﹐第一作为‘语法’ 功能的一部份﹐可以提供读书时分词断句的标准﹐第二方便阅读﹐继而方便了对

文章的记忆﹐‘平仄’ 法则可以令到朗读时的呼吸节奏与音韵达到和秸﹐在这方面协调平衡了﹐就可以做到文章琅琅上口﹐锵铿有

声的效果。如果文章符合到平仄音韵的法则﹐学子都算不能理解其中的内容也可以单凭文章中的读音﹐纯粹以记忆音节的方式﹐把

文章强记下来﹐汉字的一字一音节令到文章的音节有限﹐所以对大脑的语音处理来说也并不困难。但是﹐汉字作为‘象化概念’

言﹐却可以包含到无限的信息﹐这就令到汉字在文章中的语意需要慢慢的体会﹐不过只要把汉字的音节记下﹐文章的内容也就可以

储存在大脑里留待日后再理解。这种以汉字音节作为记忆﹐然后再把音节与汉字挂钩﹐最后起到把相应‘象化概念’ 依附而上的操作﹐

笔者称之为汉字的‘摃杆作用’ ﹐本书将会以专章论述。话又说回来﹐高声背诵是为了加强记忆和揣摸平仄音韵﹐这样可以通过

‘类比’ 方式帮助日后断句阅读和写作﹐而大量的记忆内容将会成为汉文语法的总结基础﹐这是‘类比’ 语法的必要前提﹐因为语

法是自我总结而成的﹐所以‘语法’ 教学就没有必要性了。再者﹐对学子的‘先记后解’ 是发挥了汉语文中的‘摃杆作用’﹐通过

有节奏和简单的音节来记忆文章内容。

二、阅读文章﹑自点自读﹕

学子为了写好八股文章﹐就要打好古文的语文基础﹐所以需要阅读大量的‘八股文’和‘诸子百家’ 等参考书藉﹐文章中没有‘标点’ ﹐所以需要边用笔‘点书’ 来断句﹐一边理解。这样也是积累语法知识的途径之一﹐阅读这些文章与参考书就可以提高‘八股文’的写作能力。

三﹑对‘对子’

‘对对子’ 就是老师与学子之间的教学游戏﹐因为‘八股文’ 中的‘八股’ 就是四对字数不限的‘对仗(对偶) 句’ ﹐我们都知道‘对仗句’ 方式是‘象化逻辑’ 的机制部份﹐对说理和分析极为重要。所以﹐学子也需要从小学造对仗句﹐老师会出一个字到数个字的上句﹐而学生需要按语意词性平仄要求而作对应的下句 。这是课堂上的教学内容﹐如果‘对对子’ 的方式发生在课堂之外﹐这就是我们习以为常的对联游戏了﹐可见‘对联’ 游戏也是‘象化思维’ 训练的内容之一。

四﹑练习写字﹕

在传统的教学内容中﹐背读书占了大半的内容﹐‘对对子’ 也占有八分之一的时间﹐而习字就是其中的八分之二了。其实不仅是学生有习字练字的习惯﹐就算是其它颇有成就的士大夫﹐也常以练字作为自已每天的功课﹐这有‘拳不离手﹑曲不离口’ 的意味﹐例如曾国藩也每天必须练习一百个大字作为日课﹐就如吃饭一样的成为习惯。现在﹐我们明白到汉字字形的辨认和字形的表意功能造成‘象化思维’ 模式后﹐我们就能够理解到‘习字’ 的过程也是‘象化思维’ 的训练环节之一﹐当书写汉字的时候﹐大脑调动起‘象化思维’ 的‘类比’功能﹐对字形作反复的辨认处理﹐同时也从汉字的外形特征中以‘六书’ 模式‘类比’ 出其中的语意。因此﹐每写一个汉字﹐这个操作也就运行一次﹐‘象化思维’ 的操作模式也就得到了进一步的加深。在此之外﹐‘八股文’ 的考试中也对字体有一定的要求﹐要求字体要端正整齐﹐考卷上不能有‘沾污涂改’ ﹐此为‘污卷’ ﹐‘污卷’ 的结果是考官对试卷不屑一顾﹐考卷自然作癈。而且﹐在中榜方面﹐字体端正者高中的机会也就自然大些﹐因为传统上认为﹐‘字如其人’ ﹐能写出端正字体的人也会是一个办事认真细致的工作者﹐所以此人为官为朝庭辧事也就是首要人选。这种思维结论可见于下﹕

可见﹐这种以‘字体’ 作为其人品格参考的思维方式也是‘象化思维’ 的产物之一﹐在读到本书以后的部份时﹐读者就会知道这是‘象化思维’ 的‘布象’ 与‘入象’ 行为﹐相反﹐在西方社会也就没有这种对手写字体的重视程度了。

        以上的四点可见﹐传统的教育模式其实就是对‘象化思维’ 的针对性训练﹐这也反映了教育于思维训练有相辅相承的关系。从传统教育模式来看﹐我们也不难感受到昔日教育模式对今天教育方式的启发和影响。现在以表格对传统教学模式作总结﹕

教学方式

对‘八股文’ 的帮助

‘象化思维’ 的训练内容

1高声背诵﹐先记后解

掌握文章的‘平仄音韵’ 和语法

记忆对写作‘八股文’ 有用的文章数据

训练‘取象类比’ 思维操作﹕

对象﹕总结归纳平仄音韵﹑古文语法(包括‘对仗句’模式)和‘圣人语气’。

2阅读文章﹑自点自读

掌握文章的平仄音韵和语法

记忆对写作‘八股文’ 有用的文章数据

训练‘取象类比’ 思维操作﹕

对象﹕总结归纳平仄音韵﹑古文语法和‘圣人语气’

3对‘对子’

为写作‘八股文’ 中的‘四比’ 部份作准备

训练‘取象类比’ 思维操作﹕

对象﹕类比归纳句子的语意﹑词性﹑平仄音韵等

4练习写字

字体作为考试的评价标准之一

训练‘取象类比’ 思维操作﹕

对象﹕汉字字形和表意性。

以下﹐笔者列出了不同汉语文体出现的时间顺序﹐把每一种文体视为一个不同句型的组合体﹐或称‘函数’ ﹐例如‘古文={散句﹐对仗句} 表示古文是由散句和对仗句组合而成﹐古文中杂有散句和对仗句的成份。下图的‘红色箭头’ 表示其中的散句成份被后来的文体所继承﹐一直延续下来﹔而‘蓝色箭头(虚线) 则指‘对仗句’ 在文体演格中的继承路线。其中﹐因为满足近代文字在科技文化等应用领域的需要﹐而催生出民国时期的白话文运动﹐其实文话文的写作在宋代开

始﹐已经可见于一些民间的戏曲通俗作品﹐到了明清的章回小说中﹐我们已经看到了‘白话(语体)文’ 的形式﹐只是这些章回小说只被士大夫阶层排斥于‘正统文学’ 以外﹐而视之为‘闲书’ 。因为它们对于书写官方文件和科举取仕提供不到帮助和裨益。古文一直以来能够占驻着自唐代后历代的文学正统地位﹐其中背后的原因﹐现在我们应该都明白了。因为古文的阅读和写作就是‘象化思维’ 的思维过程﹐古文由始至终都没有一套明文的语法规则和标点符号﹐作为读书人也不需要专门去学习语法﹐这一点完全不同于西方‘屈折语’ 世界的现象﹐西方人上学读书就是为了学习语法﹐因此语法学校四处皆是﹐直至现代﹐有一些高中学仍然保留着‘语法学校(Grammar School) 的名称﹐其实它们只是一般性的学校﹐并非语法的专门学院﹐只不过这说明了语法学习是学生上学读书的主要目的。但是﹐古文的语法就需要个人运用‘象化思维’的‘ 类比’操作来总结﹐这是一种思维的训练﹐所以一直以来都是‘ 象化思维’社会中学习的重点内容。除此之外﹐汉字能够在古文 形式中体现到更多的‘象化概念’性﹐这也是古文一直延用的原因之一﹐但是在另一方面﹐这也是古文最终要被白话文取替的重要原因﹐现在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汉字在白话文中的情况吧。

上一章節: 骈文与对偶句
 
下一章節: 白话文与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