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認知’理論的拓展 [簡體版]

 歐洲的‘量化思維’﹕

歐洲在本書所指的是曾經在羅馬統治下的歐洲地區﹐也包括了現在的德國和俄羅斯﹐這是本書所界定‘歐洲’ 的範圍﹐她們具有相同的語言特徵﹐她們的語言與希臘語和羅馬拉丁語同屬‘印-歐’ 屈折語系。這個地理上的歐洲概念﹐主要包括羅馬城地區的義大利﹐直屬拉丁語系的法國和西班牙﹐屬‘日爾曼語系’ 的德國和英國﹐還有屬‘斯拉夫語系’ 的俄國。以上所提及的國家﹐在歐洲歷史中﹐雖然在國家統一的時間表上有先後次序﹐但是她們都無愧為歐洲政治﹑軍事﹑文化和學術史中舉足輕重的國家﹐猶其是在文化思想上的地位﹐以上國家中的法國﹑英國和德國更是‘文藝復興’ 後期西方文化學術創造的‘火車頭’ ﹐義大利則是‘文藝復興’ 的發祥地﹐又是天主教教皇國的所在地區﹐西班牙雖然在文化建樹方面相對較少﹐但是她卻是西方最早的‘殖民帝國’ ﹐曾經有過稱霸歐洲的海軍和強大的軍事力量。英國是西方‘工業革命’ 的源頭﹐也有著顯赫的學術成就﹐法國是傳統歐洲文化的搖籃﹐在政治﹑軍事和文化方面都有過耀目的成就﹐特別是西方的學術巨人中﹐法國人所占數量最多。德國同樣擁有在文化和學術方面的耀目成就﹐而且作為後起的工業強國﹐她的工業成就已經遠遠拋離其他傳統的歐洲強國如英國﹑法國和俄國。俄國作為歐洲國家﹐她在蘇聯成立之前﹐各方面都不見得很突出﹐但是在政治和軍事影響力這方面﹐歐洲的其他強國也不能把她置於局外﹐歐洲事務在傳統上﹐總要有她的參與才算完整。當蘇聯在俄國成立後﹐她在工業﹑科技和軍事政治方面的成就令她一躍成為了世界級的‘超級力量’ ﹐而不再只是一個歐洲強國。以上這些國家都位於本書所提及的歐洲範圍﹐對於西方這個概念﹐筆者會把歐洲加上美國而成為‘西方’ 這個總體概念。

好了﹐現在就讓我們看一下﹐在後‘羅馬時代’ ﹐歐洲人怎樣通過‘量化思維’ 模式來認知這個世界吧。在本文中﹐筆者將重點以‘數學(包括物理) 的發展來論述‘量化思維’ 對認知過程和發展學術理論所起到的主導作用。在有關數學的內容上﹐上一節已經交代過有關歐洲人發展‘數學符號’的過程。因此﹐本章對此也不再作重複論述﹐只是直接講述有關的數學成就和思想發展﹐從數學和思想的發展中捕捉‘量化思維’ 對人類認知能力的拓展。

古希臘人的‘量化思維’ 起源自她們的語言﹐更重要的一點是來自她們發明了能完全表記語音的希臘字母。這一套文字符號啟發羅馬人創制‘拉丁字母’ 來表記她們的拉丁語﹐因為拉丁語與古希臘語都具有完全相同的語言特點﹐所以只要應用同樣的表音原理﹐再定義字母表記本身語言的‘音素’ ﹐為了讓字母系統完全配合語言﹐只要在字母字形上稍作改良﹐這樣就可以製造出一套為本民族語言‘量身訂造’的文字系統了。當拉丁字母產生後﹐羅馬人就可以具備了與古希臘人一樣的語言和文字﹐也就是擁有了完全相同的思維工具。在語言上﹐兩者都是語法相同的‘印-歐’屈折語﹐在文字上﹐也有同樣功能的‘完全表音’字母系統。因此﹐在語言和文字這兩大思維工具上﹐他們都達到了完全一致的水平﹐因為思維模式來自思維工具的使用﹐換句話說就是思維工具在決定認知水平的同時﹐也形成了思維模式﹐在使用基於相同的語言和文字工具的情況下﹐‘量化思維’模式也隨著語言文字而轉移到羅馬人身上。隨著羅馬的政治和軍事擴張﹐加上天主教在歐洲大陸和英倫群島的傳播﹐拉丁字母和希臘字母的變體形式﹐也就成為了其他‘印-歐’屈折語民族所採用的文字。本書所及的歐洲就在這樣的歷史條件下﹐使用了‘拉丁’ 式字母(俄國的西瑞爾字母根據希臘字母製成) ﹐並同時也繼承了以同等語言和文字為工具的‘量化思維’ 模式。

上一章節: ‘思维工具’ 決定認知能力
 
下一章節: 以‘神’ 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