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象化思维’的‘技术理论’ [繁體版]

技术模型﹕

        从以上的内容﹐我们已经了解到先民对外部世界各种事物和现象的认知过程﹐从而也加深了对‘象化思维’ 的认识。以上的内容有关‘象化思维’ 对外部事物的‘静态’ 认知﹐‘静态’ 认知就是指先民只是对事情进行了解﹐从而获得知识而已﹐但是还没有运用这些知识来服务人类本身﹐也就是暂时还不具备功能目的的应用性能﹐好像应用已知的知识来影响事物的自然发展﹐让它们朝着人类本身所愿望的方向发展﹐如人类运用知识来防疾袪病和改变命运变化等等。对于这些问题﹐其实就是技术发展背后的动力﹐‘象化思维’又如何去解决这些技术问题呢﹖笔者将以‘玄学’(玄学指这些‘理论技术’带有很高的‘不确定性’ ﹐也就是‘玄幻性’ ﹐不是指魏晋时代的‘玄学’。)中的‘命理学’ 和‘风水(堪舆)学’ ﹐以及属于‘非玄学’ 的‘中医学’作为例子﹐对‘象化思维’ 在这方面的认知与运作模式作一个详细的讲解﹐笔者选取以上例子的目的﹐这是因为这些技术理论不仅是‘象化思维’ 的产物﹐不仅完全反映了‘象化思维’ 的思维模式﹐而且它们也没有在西方文明的冲击下消失。

        人类对发展‘技术’或‘科技’ 都存在着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通过对事物的认识﹐再以此为参考的依据对事物作出预测﹐预测的结果将会被人类利用作服务人类本身。例如物理学是对物质的研究﹐找出背后的物理规律﹐然后我们就依据这方面的数据来预测自然现象如天文﹑地理等﹐还有设计不同的机器和工具来服务人类。对于这些人类发明的对象﹐人类当然可以完全掌握其中的运动规律﹐例如人类完全了解引擎是如何运转﹐引擎在甚么时候处于哪一个状态﹔对于发射火箭﹐人类自然掌握火箭在某一时间的空间位置﹔又例如是化学﹐人类也能完全明白化学物质甲加上乙之后﹐将会有甚么样的后果﹔对于医学﹐当医生诊断出病情后﹐自然掌握到这种病会怎样恶化﹐让病人吃了某种药后在无意外的情况下﹐病人的身体会有甚么反应等等。至于玄学如命理等﹐也是尝试通过一套理论找出一定的规律﹐然后对人的命运作出预测﹐或者透过空间位置来令人事变化向着期望的方向发展﹐这就是‘风水学’

可见﹐古今东西的技术理论都是围绕着这个‘预测’ 的目来开展的。具体来说就是﹐‘技术’ 或‘科技’ 就是人类开发出来的一套理论﹐一套可让大脑处理的理论模型﹐通过对这个‘模型’输入一些来自外部物质或感觉世界的初始数据﹐一些可让大脑作处理的信息﹐然后经过大脑按着理论模型中的既定规则来进行处理﹐之后所得出的一些结论数据﹐这些数据就是‘输出结果’ ﹐也就是‘预测’ 的结果。为了验证这些输出结果﹐是否与现实中物质的发展结果吻合﹐我们就需要把物质的发展结果返回到大脑中成为可处理的信息﹐然后再比较实际的发展结果与输出结果﹐如果两者是吻合或者偏差程度是可以接受的话﹐这就说明这个理论模型是正确可用的﹔如果不是﹐就可以把两者之间的差别作为数据﹐再反馈回理论中﹐作为理论修正的资料根据。如果‘输出结果’ 与物质的发展结果偏差很少﹐我们就可以利用这种结论来‘解释’物质世界的发展现象﹐于是这种成功的理论就具备了解释功能﹐而理论的成功与否﹐完全视乎输出结果和实际发生的结果之间的偏差程度。如图所示就是这种成功的技术理论模型﹕

如果﹐笔者引用物理理论的例子来具体的说明一下以上的理论模型﹐我们可以把‘自由落体’理论套用到理论模型中﹐看一下它是如何操作的。‘自由落体’ 理论得出有关描述物体自由落体所运行的距离是﹕S=1/2gt2(S﹕等于距离﹐单位为‘米’ g﹕引力加速度﹐是一个常数﹐为了简化计算﹐把 9.81/2简化为10/2t﹕物体运行的时间﹐单位为‘秒’ ﹐如下﹕

以上的模式只是一种最简化的形式﹐如果我们在这个基础上﹐再引入一个步骤就是人为改变事物的发展状况﹐然后再把事物改变后的结果返回到大脑中﹐比较这个结果是否与理论的‘预测结果’ 一致﹐也就是验证一下事情在人为改变后是否按着人类期望的方向发展。以下图例就是这种延伸的理论模型﹕

由上图可见﹐事物的动态发展其实就是事物在不同时间中的状态﹐因此如果要预测事物的发展﹐时间就是一个必要考虑的因素﹐那么在‘象化思维’ 中又是如何去认知时间和指示时空关系的呢﹖先民在春秋时期就开始使用‘十天干’和‘十二地支’ 这套符号系统﹐分别表示日子与月份﹐‘天干地支’ 的名称可列如下﹕

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地支={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子﹐丑}

把十天干和十二地支进行配对﹐可以得到六十个天干地支的组合(如下)。于是时间的概念﹐年﹑

甲子、乙丑、丙寅、丁卯、戊辰、已巳、庚午、辛未、壬申、癸酉、
甲戌、乙亥、丙子、丁丑、戊寅、已卯、庚辰、辛巳、壬午、癸未、
甲申、乙酉、丙戌、丁亥、戊子、已丑、庚寅、辛卯、壬辰、癸巳、
甲午、乙未、丙申、丁酉、戊戌、已亥、庚子、辛丑、壬寅、癸卯、
甲辰、乙巳、丙午、丁未、戊申、已酉、庚戌、辛亥、壬子、癸丑、
甲寅、乙卯、丙辰、丁巳、戊午、已未、庚申、辛酉、壬戌、癸亥

月﹑日时就可以透过这六十个天干地支的组合来标记。因此天干地支其实是一种先民用作指示时间的符号系统﹐它的功能只有标识时间的作用而不表示‘量化’的关系﹐每天分为十二个时辰﹐一个时辰为现在记时法的两个小时﹐所以用量化的角度看﹐在时间的记录上只能准确至两个小时。可见先民对时间的表记并不精确﹐他们只关心事情发生在时间箭头上的大约位置而非时间之间的差距。时间这种记录形式还有另外一个重要意义﹐这也是‘象化思维’ 最关注的核心﹐就是通过这套符号能够赋予时间以‘象化概念’的‘属性’﹐ 运用现有的‘象化概念’ 来认识时间的意义。时间以年﹑月﹑日和时的方式指示﹐可以首先表示为‘天干地支’ 的组合形式﹐也就是‘天干地支’ 的函数﹐如下﹕

= f(天干﹐地支) ﹔月= f(天干﹐地支) ﹔日= f(天干﹐地支) ﹔时= f(天干﹐地支)

这样具有‘象化思维’ 的先民又是如何来认知时间这个概念的呢﹖在‘象化思维’ 的认知模式下﹐先民又将重演一贯的认知过程﹐通过现有的‘象化概念’ —‘阴阳五行’﹐对‘天干地支’ 作‘类比’ 认知﹐然后分别配以‘阴阳五行’ 的属性。于是﹐作为当初用来记‘日’ 的天干符号和表记‘月’ 的十二地支﹐应用现有的‘阴阳’和‘五行’系统﹐现在就具备了‘阴阳’ ‘五行’ 的属性。如下表﹕

 

函数形式

天干

甲﹑乙

丙﹑丁

戊﹑已

庚﹑辛

壬﹑癸

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f(五行)

地支

寅﹑卯

巳﹑午

辰﹑戌

丑﹑未

申﹑酉

亥﹑子

地支={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子﹐丑}= f(五行)

 

 

函数形式

天干

甲﹑丙﹑戊﹑庚﹑壬

乙﹑丁﹑已﹑辛﹑癸

天干== f(阳﹐阴)

地支

子﹑寅﹑辰﹑午﹑申﹑戌

卯﹑巳﹑丑﹑未﹑酉﹑亥

地支= f(阳﹐阴)

既然天干地支的表记符号已经成为了‘象化概念’ 并且已具有了‘阴阳五行’的属性﹐而且时间的表记方式就是六十个天干地支的组合﹐所以时间通过了天干地支系统﹐现在也成为了‘象化概念’ 。这样﹐时间也通过了天干地支系统而与‘阴阳五行(主要是五行) ’拉上关系﹐当时间具备了‘五行’属性后﹐它就不再只是一个记录时间坐标的标记﹐而赋予了更深入的内涵—‘象化信息’ 和横向的互动关系﹐先民对它的认知自此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以下通过‘象化符号系统’ 仿真出‘时间’认知过程背后的思维操作﹕

以上的方法是先民通过把天干地支一共二十二个符号进行‘五行’ 属性的分配后﹐再以天干地支组合记时的方式﹐求得时间标记中的‘五行’组合和‘象化信息’﹐从而加深对时间的认知。其实这只是认知的方法之一﹐还有更多的方式同样以‘象化思维’ 来操作。这就如同要表达一件事情一样﹐表达的信息是目的﹐但表达的途径却有很多﹐不同的表达途径就如同使用不同的语言来解说一样。先民对‘时间’ 的了解也具有同样的目的﹐就是发掘时间中的信息—‘五行’属性﹐对此先民还有一种‘纳音’ 的方法。‘纳音’ 就是利用音律中的‘六十音’ 配对表记六十个天干地支组合。‘六十音’ 是先民对音律认知后的结论﹐先民发现音律可分为十二律﹐‘十二律’ 分别是‘黄钟﹐大吕﹐太簇﹐夹钟﹐姑洗﹐仲吕﹐蕤宾﹐林钟﹐夷则﹐南吕﹐无射﹐应钟’﹐‘十二律’ 就是把七个音阶用‘三分损益法’ 划分出十二个不等的半音音阶。除了‘十二律’ 之外﹐先民也发现了‘五音’ —五种不同的音阶﹐分别是‘官﹑商﹑角﹑征﹑羽’ ﹐而每一个音律也可划分为五个音阶﹐所以‘十二律’ 与‘五音’ 结合就一共组成了‘六十音’ 。于是这五音﹑十二律和六十音也分配了‘五行’的属性﹐并且按音律中‘隔八相生’ 的动态规律﹐把五行的属性注入到这六十个音律当中。而时间的表记也通过六十个天干地支组合而成﹐因此﹐六十音律与六十天干地支之间的关系通过了‘类比’ 认知后﹐时间也因此而具备了‘五行’属性﹐这是先民以另一途径来认知时间中的‘五行’关系。可见在相同的‘象化思维’ 模式下﹐不论通过怎样的途径﹐最后也要达到相同的目的﹐这就是‘殊道同归’。有关以上论述的思维操作可列如下﹕

       

从以上两种不同的操作方法来提取‘象化概念’ 时间中的信息—‘五行’属性﹐我们可以了解到‘象化思维’ 有一套特定的模式来认知事物﹐模式推演的方式是完全一样的﹐都能够达到一个共同的认知目的﹐只要在初始值上输入(类比推演)不同的‘象化概念’(如‘六十音’ 或单独的‘天干地支’ 符号)﹐虽然操作过程将会出现差别﹐但只要其中的‘象化概念’具有共同的信息形态(五行属性) ﹐在单一的认知模式下﹐输出的‘象化信息’ 也将会具有相同的形态特征—五行属性。

        好了﹐现在我们对‘象化思维’ 认知时间的方式具备了一定的了解。在下一步中﹐我们就可以认识‘象化思维’ 发展的‘技术理论’ ﹐是否能够实现我们之前提及有关‘技术理论’ 的共同目标—预测客观世界的事情并服务人类了。请读者再重温一下那个较简单的理论运作模型﹐在以下的模型中﹐笔者加入了理论模型运作的时间顺序﹐将以数字顺序列出﹕

在‘象化思维’ 的认知中﹐自然万物包括人本身也是这个‘五行’ 世界中的一部份﹕

因此﹐自然万物包括时间和人事都具备了‘五行’属性﹐所以在认识了万物的‘五行’属性后﹐再应用‘五行’ 属性之间的横向关系—生克制化。以‘象化思维’ 的角度看﹐通过‘五行’ 属性的关系﹐我们就可以了解到事情的动态发展了。

先民作为人类的一份子﹐最想了解的莫非就是有关本身的人事变动情况﹐因为这种变动与我们的切身利益有关﹐这就是所谓的‘命运’ 。‘命运’ 这个概念是有关人生的发展情况﹐就是人在时间中的变化﹐从我们以上对时间的认知可知道﹐时间这个概念现在已具备了‘五行’ 属性﹐也同时拥有了‘五行’ 之间的横向关系。人类了解‘命运’ 其实就是想认识‘人’ 中的动态信息﹐为了认知人的‘命运’ ﹐先民在‘象化思维’ 的指引下﹐首先把‘人’ 作‘取象类比’来认知﹐整个过程如下﹕

‘出生时间’ 作为时间概念﹐已经具有了‘五行’ 属性﹐同时还具备了‘命运’ 的‘代表性’﹐以出生日期作为锁匙来了解命运的技术自然就是‘命理学’ ﹔以‘长相外形’ 作推测命运的技术﹐就成了‘相学’ (本笔将省略‘相学’ 的论述)﹔至于以‘所处环境’ 作为改变命运途径的技术﹐就形成了‘风水学’(也称‘堪舆学’) ﹐以上各种由‘象化思维’ 发展而来的﹐以预测和改变人生为目的的‘技术’ 学问也就统称之为‘玄学’

上一章節: ‘龟’ 崇拜
 
下一章節: 命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