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人本哲学(国学) —‘象化思维’的理论核心 [繁體版]

        我们在前文已基本了解到‘象化思维’ 的‘技术理论’﹐这些是对物质世界作为认知对象的研究理论﹐相对于西方人的天文﹑物理﹑医学等的认知技术﹐在‘象化思维’ 的认知模式下﹐就成为了‘阴阳五行’ ﹑玄学的命理﹑风水和术数等理论 ﹐还有对‘人’身体作认知对象的中医学。这是先民对物质世界作观察后发展出来的‘形而下’理论。但如果反求诸己﹐就是把认知对象放在‘人’ 的本身﹐‘象化思维’ 对此又是如何作出认知过程的呢﹖本篇通过‘象化思维’模式(包括使用‘象化符号系统’) 对东方的人本哲学(国学)进行阐述和分析﹐我们就能了解到‘象化思维’ 的内容和模式﹐而且看到国学的形成和发展恰好反映出‘象化思维’ 模式﹐所以人本哲学就成为‘象化思维’ 理论发展的主力而得到‘国学’ 之名。以‘因果关系’ 而论﹐只有‘象化思维’ 的‘因’﹐才可以产生这种独特的‘果’ ﹐这样的‘人本哲学’ 理论﹐在这样的思维模式下﹐也只能产生这样的思想体系。反过来说﹐要想发展出这种理论思想﹐也只有通过以汉字为思维工具的‘象化思维’ 才能做到。

        本文将选取一些‘国学’中的重点概念﹐分别论述了‘人本哲学’ 在‘象化思维’ 下的形成和发展过程。

 

敬—从‘神道’ 到‘天命’

        前文已经介绍了在‘象化思维’ 模式的认知过程中﹐透过对‘象化概念’ —‘天’ ‘人’的认知而得到‘天人合一﹑天人感应’ 的结论。从这‘天人感应’ 里﹐先民相信天象的变化可以反映人事的变动﹐这种按‘人事’ 的规律变动的‘天’ ﹐先民称之为‘天道’ ﹐这是‘象化概念’‘天’ 与指示规律的概念—‘道’ 的结合﹐然后提炼出专指‘天’ 在规律性方面的概念—天道。这‘天道’ 包含自然万物﹐所以通过‘取象’ 自然万物作‘类比’ 认知(如下图)﹐不难发现万物生长欣欣向荣﹐故俗语云﹕‘上天有好生之德’ ﹐《易径》也云﹕‘天

之大德曰生’ ﹐即‘天道’也就‘好生’ 。所以在地上的‘人’ 如果做了违反天道‘好生’ 的事情﹐就会受到‘天’ 的惩罚﹐因为‘人’ 对‘天道’ 的惩罚出于惧怕和担忧而生出了‘敬’(在本节中也作‘诚’ ﹐‘诚’ 与‘敬’ 为同一个概念) 的心理情绪。这种‘敬’ 其实只是一种‘心理’ 特征﹐一种来自人本能的心理活动﹐人类对未知的事物往往从开始出于害怕﹐然后就产生出畏服的‘敬’ 。因为事物是未知的﹐所以显得神秘难测﹐人类也就从这种‘未知数’ 中感受到其中具有不可掌握的力量﹐在没有能力与这些神秘力量进行对抗和了解的情况下﹐人类就自然产生出对它们表示妥协和祟拜的‘敬’ ﹐所以正如汉语词‘敬畏’ 所表达出的语意﹐‘敬’ 由‘畏’ 而生﹐这种‘畏’ 就是对未知力量的‘怕’ 与‘爱’ 。这些未知因素包括‘天道(大自然) ﹑鬼怪﹐或者是伟大而受爱戴的力量﹐如祖先或神明。总的来说‘敬’ 就是一种心理和情绪的特征﹐而不是一种可以计量的概念﹐对人或物所表现出究竟有多少的‘敬’ ﹐这是我们很难去捉摸和完全掌握的﹐而且更没有客观‘量化’的标准来衡量。因此﹐这个‘敬’ 的概念也就完全符合了‘象化概念’ 的信息形态—‘属性’信息﹐在‘象化思维’ 循‘象’ 而行的思维操作下﹐‘象化思维’在认知事物(观察祭祀的仪式等)的过程中﹐就会更快更有效的捕捉到这个心理‘属性’ ﹐也就是‘类比’出这些活动中都存在着‘敬’ 的心理特征或心态﹐最后也把它‘取象’为新‘象化概念’ 。如下﹕

这‘敬’ 的‘象化概念’一旦形成﹐它就令到‘象化思维’ 在认先事物上有了可参考的方式和途径﹐也就成为了现有的‘象化概念’。 于是﹐这‘敬’ 对‘象化思维’ 的认知就起到了工具性的作用。随着时间的流逝﹐先民在面对新的事情或概念时﹐就能以‘敬’ 的方式去认识和接受它们。这就成为了‘象化思维’ 文化现象中一个很显著的特色﹐就是对‘宗教仪式’ 或‘怪力乱神’ 等事情﹐通过‘取象类比’ 后总结出在这些事情上都牵涉有‘敬’ 的心理属性﹐因此认为应该以‘敬’ 的心态来对待(如下图) 这些事情﹐这样对这些不太了解的事情就产生了‘敬’ 的心理﹐这就是认知的结论。至于接不接受就是另一回事﹐大不了就是‘敬而远之’ 吧﹐虽然对它们采取‘远之’ 的反应 ﹐但是也首先要起‘敬’

所以﹐‘象化思维’ 也就避免产生了极端的宗教思想﹐也没有发展出单一‘神’崇拜。因为对于‘象化思维’ 的人来说﹐不同的神明宗教都只是一种体现‘敬’ 的概念和事情﹐最好以‘敬’ 的心态来对待它们﹐因此也就不需要执着于宗教仪式﹑条文和义理上的分歧﹐宗教仪式或宗教信条等内容都是一些较为‘量化’ 的数据﹐而‘象化思维’ 只是循‘象’ 而行﹐具有‘象化’ 性的心理活动‘敬’ 才是‘象化思维’ 关心和思维判断的元素﹐所以‘象化思维’ 就可以跨过了宗教的具体差异而集中在共同的心理要求上﹐这样就避免了对宗教的执着和偏激行为。

假如﹐先民没有形成‘敬’ 这种‘象化概念’﹐在中国历史上就不可能包容如此之多的宗教而从来没有发生过一场宗教战争﹐‘儒’ ‘释’ ‘道’ 三家就不可能各取长短﹐和谐共处。作为普通百姓﹐中国人在思想信仰上是‘多神’的﹐除了佛寺道官可以参拜外﹐也拜门前土地和关帝﹑黄大仙﹑车公和祖先等先逝之人﹐按职业不同也拜妈祖或鲁班等﹐这就正如俗语所言﹕‘举头三尺有神明’ ﹑‘入庙就拜神﹐进屋就叫(问候)人。’﹑‘多拜神﹐自然得到神的保佑’ 等﹐这些行为的关键所在﹐只要心存‘敬’ 意就可以﹐这才是为人处世应有的心态与行为。而且‘心诚()则灵’ ﹐不论你拜的是哪位‘神’ 或‘仙’ ﹐只要在心理和行为上是‘诚敬’ 的﹐人们也相信能达到一样的效果。就连具有‘半象化思维’ 的日本人也一样﹐他们不仅拜多神﹐而且仪式上的宗教取向也很全面﹐大部份的日本人喜欢在结婚时采用‘神道’教仪式﹐但葬礼却是‘佛教’ 的﹐只要抓住仪式中的‘敬’ 也就可以。

在‘象化思维’里﹐除了‘敬’ 的概念令各种神鬼宗教变得可以接受外﹐还有孔子‘不语怪力乱神’ 的思想﹐对它们只是‘敬而远之’﹐从不探求‘神仙鬼怪’ 的内容﹐这往往是中国使统知识分子的思维特点﹐就算是遇神必拜的普通百姓﹐也不会热衷于了解这是何方神圣﹐究竟其法力有多大和有关的宗教背景等。因为在‘象化思维’ 中己有了‘天’ 和‘敬’ 的概念﹐‘天’是一个包罗宇宙万物甚至鬼神的‘象化概念’ 正如庄子语﹐‘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 ﹐‘象化概念’ ‘天’ 已是一个包罗一切人神鬼怪以及自然万物的概念﹐‘天’ 已具有这些事物的所有‘属性’ ﹐这就是认知的结论—‘存’ ﹐既然这已经是结论﹐所以也就没有再‘论’ 的必要了﹐而‘敬’ 就是对这些事情应该作出的反应。根据‘象化思维’ ‘循象而行’ 的思维模式﹐‘象化概念’ 才是‘象化思维’ 要处理的信息﹐只有‘天’ 与‘敬() 这种‘象化概念’ 才符合这种要求﹐而不是‘量化’ 的宗教或‘神仙’ 内容﹐‘怪力乱神’ 等未知的神秘力量已经融入了‘天’ 的‘象化概念’中﹐成为显意识不需要触及的信息 ﹐对‘象化思维’ 的大脑﹐‘天’ 的概念已经包罗了‘怪力乱神’ 的‘属性’﹐至于对‘怪力乱神’ 的态度﹐就以‘敬’ 来相待。

上一章節: 中医学
 
下一章節: ‘仁’与‘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