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仁’與‘君子’ [簡體版]

在‘天人合一’ 概念中的‘人’ 為一個整體的‘人’﹐也就是宏觀認知中的大人群﹐說得準確一點﹐就是在‘人’ 的‘象化概念’ 中所包含的只是人的‘屬性’。在認知中對‘人’ 與‘天’ 作‘取象模擬’﹐所以得到‘天人合一’ 的結論﹐這是‘人’ 和‘天’ 的共同認知(注﹕雖然漢代董仲舒通過‘天人交感﹑天人合一’ 的方式﹐完整的提出了‘天人合一’的觀點﹐其實‘天人合一’ 的基本觀念自先秦孔孟老莊時早已有之﹐董仲舒的理論是集大成之作。)

在此之後﹐孔子以‘人’ 本身作為認知物件﹐就對‘人’ 作‘模擬’ 認知。要能夠準確客觀的分析出有關‘人’ 的屬性﹐也就必須對為數眾多的人進行大量的觀察﹐最起碼就是多於一個的人﹐這就是‘二人’ 的概念。這‘二人’ 也正是‘仁’ 的本意﹐指‘兩個人’ 。因為只有把兩個人或多個相比﹐才能夠模擬出‘人’ 的特徵或特性﹐以及人與人之間的行為差異。如果用實際易懂的說法來解釋就是﹐人是群居的動物﹐只有通過人與人的交際互動﹐才能夠觀察出‘人’ 的行為特點﹐或者可稱為‘人’ 的操行品德。‘象化概念’ 是一種 ‘屬性’ ﹐‘象化思維’ 就是以這樣的‘屬性’為概念的思維模式﹐而‘人’ 的差異程度可以反映在道德情操上﹐這差異由觀察可知﹐可見之於行為﹐但並不能‘量化’﹐沒有一個絕對客觀的標準來評估‘道德’ 的高低﹐於是對‘道德’ 的認知就符合了‘象化思維’ 的模式。這樣﹐‘象化思維’模式對認識‘人’ 的‘屬性’ 就顯得再適合不過了。對‘人’ 裏面較‘正面’ 的道德行為﹐可通過如下的認知過程得到﹕

除了建立‘仁’ 為新的‘象化概念’外﹐先民再套用‘象化思維’對現有的‘陰陽’ 概念來認知‘人’ 的內容﹕

因此﹐在記錄孔子言行的《論語》 中﹐孔子曾經提出‘君子’ 這個概念86次之多﹐而‘小人’ 則有23次。每次提起‘君子’ 或‘小人’ ﹐在大腦資訊處理的角度看﹐其實就是‘象化概念’ 在信息量上的‘擴張’ 過程﹐直接來說﹐就是通過孔子的指點語把資訊加入到這個‘象化概念’ 中﹐以‘象化概念’ 的‘擴張性’ 來包容這些資訊。‘仁’ 在《論語》中也出現過54次之多﹐而以‘仁者’ 的概念出現也達19次。但是在‘儒家’ 的典藉中就從來沒有對‘仁’ ﹑‘君子’ 和‘小人’ 等概念作過準確‘定義’﹐可見作為全部道德之總名的‘仁’ ﹐作為具有高度道德品行的‘君子’ ﹐以及與君子相反的‘小人’ 等概念﹐的確是一種只可表述而不可完全定義的概念﹐唯有讓‘書讀多了﹑其義自見’ 來理解﹐因為‘象化概念’中攜帶的只是‘屬性’ 資訊而已﹐對這些‘屬性’ 的認識就需要從閱讀大量的文章典藉中揣摸了﹐這就是‘象化概念’ 的特點。

現在﹐再舉‘仁’ 的‘象化概念’為例﹐它指示的資訊是人應有的道德根本和所有價值觀的源頭﹐它包含了生活行為各個方面的有關資訊﹐如果用‘人倫’ 和‘生活方面’ 的概念去提煉‘仁’ 的話﹐就得到‘仁’ 在這些個別環境下的概念﹐從而也可見‘仁’ 的包羅萬有了﹐如下﹕

‘仁’ ﹑‘小人’ 和‘君子’這三個概念都是指示‘人’ 在思想行為方面的特徵﹐它們所包含的屬性資訊﹐也完全符合了‘象化資訊’所具有的‘無限性’ 和只記錄屬性特徵的資訊模式。先民對道德的認知歷程就通過‘象化思維’ 模式開始﹐並且因為有關‘人’ 的屬性資訊與‘象化概念’ 的資訊特徵完全吻合﹐所以先民也就視道德學問為哲學思想中的主要發展物件。

先民除了用‘陰陽’分出‘君子’ 與‘小人’ 之外﹐‘八卦’之象同樣也應用到對 ‘君子’ 概念的認知上。因為立‘君子’ 之‘象’﹐並且宣揚君子的內容﹐就可以成為道德教育的‘正面’教材﹐而‘小人’ 當然就是‘反面’教材﹐所以對‘君子’ 的研究就具有了說教的用途。我們還記得﹐‘象化思維’除了‘取象模擬’ 之外﹐還有‘循象而行’ 的思維模式﹐而思維是指引行為的基礎﹐行為也是思維的結果。有了‘君子’ 所作的‘榜樣’ 為‘象’ ﹐大家也就自然跟隨而行﹐競相仿效﹐這就是‘象化概念’ ‘君子’ 能夠起到的社會功能。因此﹐對‘君子’ 概念也就不惜再花更多的時間來進行認知。(有關‘布象’ 以讓人學習跟隨的例子﹐在中國歷史上比比皆是﹐本書在其後的部份還有專門論述。)現在就讓我們來看一下‘八卦’ 與‘君子’ 之間的認知關係吧﹕

而這種通過‘象化概念’‘君子’ 的行為道德程度來指示的‘六十四’ 卦﹐就是《易經》(‘易經’ 與‘易傳’ 組成‘周易’ ﹐‘易傳’是後來由孔子或後世儒者所著有關道德思想的內容﹐而‘象曰’ 部份屬於‘易傳’ 的部份﹐本書所提的《易經》指的是綜合的‘周易’ ) 中每一卦後所有的‘象曰() 部份。先民也就可以通過‘八卦’ 來認知‘君子’ ﹐以下是《易經》中頭5卦後的‘象曰’

卦名

象曰

?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雲﹐雷﹐屯﹔君子以徑綸。

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

雲上於天﹐需﹔君子以飲食宴樂

如果﹐我們還記得本書之前所提及過‘象化三段論’ 的推導模式﹐我們就可以明白到‘君子’ 的內容就是從‘卦象’ 中推導而來﹐‘八卦’ 所指示的是‘天地萬物’ ﹐也就是‘天’ 的屬性﹐而‘天人合一’ ﹐從‘八卦’ 卦象作為基礎也就‘模擬’出‘君子’ 的內容。因為先有天地萬物再有‘君子’ 的出現﹐所以根據‘象化三段論’ ﹐‘象化思維’ 就認為‘君子’ 的內容推導自天地萬物的概念﹐這就是說‘君子’ 理論的注腳就在《易經》的‘卦象’中。正如平面幾何學的理論基礎在《幾何原本》中一樣﹐要學習幾何學不能不讀《幾何原本》或直接學習其中的‘公理體系’。同樣道理﹐要學習儒家思想的‘君子理論’ ﹐不能不讀《易經》﹐因為《易經》提供了‘君子’ 理論的根據。以下是以‘坤’ 卦的‘象曰’ 為例﹐說明其中的‘象化三段論’ 關係﹕

對‘君子’ 的認知離不開了‘八卦’ ﹐因此昔日孔子好‘易’而作《易傳》﹐寫成《易傳》‘十篇’(又名‘十翼’) ﹐為‘易’ 理論作過系統的論述。孔子好《易》的原因﹐可以從弟子問孔子為甚麼熱衷研究《易》來反映﹐子曰﹔‘吾觀其德義耳﹐吾與史巫同途而殊歸。’可見‘象化思維’ 就是以‘易’ 中描述大自然的變化理論來作為‘德義(道德) 的根據﹐從中‘模擬’ 出道德的內容。後世的朱子(朱熹) 也為《易經》作‘ 序’ 而成‘ 朱子易論’ 。所以在‘象化思維’ 模式的作用下﹐儒家思想的發展也就以《易經》為經典﹐正如西方數學乃至科學離不開《幾何原本》的‘公理體系’ 一樣﹐《易經》也成為了儒家經典的‘五經’ 之一。 

        孔子又在‘仁’的基礎上﹐以‘仁’ 和‘人’ 作模擬而得出‘仁者’ 的概念﹐相對‘仁者’ 就是‘智者’ ﹐這‘仁者’ 在《論語》被孔子提出過19次﹐而‘智者’ 也有8次之多。這‘仁者’ 與‘智者’ 往往在《論語》 中以對照的形式出現﹐就如同‘君子’ 與‘小人’ 一樣有成對出現的對比性。以‘象化符號系統’仿真‘仁者’ 與‘智者’ 概念的生成過程可如下﹕

孔子觀察了‘天’ 的特性﹐得出‘天’ 作為自然性的‘天’ 對‘萬物’ ‘人’定出了規限﹐萬物只能在這規限之中生息發展。在另一方面﹐又理解到‘命’ 作為‘命令’ 中帶有規限性和必須的服從性的意義﹐於是‘象化思維’就以‘天’ 和‘命’ 作‘取象模擬’﹐得出了‘天命’ 的內容﹐然後再以‘天命’ 的‘象化概念’反饋回‘天’ 和‘命’ 的‘象化概念’中而充實了只兩個概念的內涵﹐令到‘天’ 與‘命’ 有了更豐富的資訊內涵。以‘象化符號系統’ 闡述的過程如下﹕

如果我們用‘象化符號系統’ 總結一下‘象化概念’ 的擴展過程﹐可如下﹕

在孔子的理論中﹐‘命’ 和‘天’ 的概念都得到了擴展﹐猶其是‘命’ 的概念﹐就不再是簡單的‘命令’ 或‘生命’ 了﹐而是‘天命’ 觀中的‘命’ ﹐隨之而來的延伸就如‘生死有命﹐富貴由天’ ﹑‘不知命﹐無以為君子’ 中的思想。‘命’ 的概念到孟子那裏﹐再用來解釋其他的問題。可見‘象化概念’ 對於建立‘象化思維’ 的理論起到了核心作用﹐整個理論基本是圍繞著‘象化概念’ 來發展的。有了‘天命’ 觀的建立﹐孔子就以‘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的觀點﹐立下儒家精神生命中的重要準則和指導思想。‘知其不可為’ 就是無法逾越之‘天命’ ﹐但要‘為之’ 就是明確了‘是非’ 後的‘擇善固執’ ﹐一種必須執行的責任— 義﹑一種實現超越生命的道德價值—仁﹐這種思想指出了作為人﹐所要實現和圓滿人生價值的一種途徑—‘踐仁知天’ 。‘踐仁知天’中的‘知’ 也是一個重要的‘象化概念’﹐從‘知我者其天乎’ 和‘天知’ 充實了‘知’ 原本只有‘知道﹑瞭解’ 的內涵。在這基礎上﹐因為‘天’ 與‘人’ 是‘合一’而‘交感’的﹐所以‘人’ 應要回報‘天知’ 而實現‘踐仁知天’ ﹐‘人’ 與‘天’ 通過了道德行為的橋樑而實現‘合一’。 到此為止﹐‘象化思維’ 模式 以‘象化概念’ 和‘象化推演’ 為本﹐建構出的‘人本’ 理論在感性上的確有一種氣勢磅薄之精神生命﹐給予‘循象而行’ 的個人從宏觀上﹑高空中俯瞰了人生過程應走的道路﹐所以在歷史中的志士仁人也前俯後繼而起﹐實踐著‘踐仁知天’ ﹐‘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的精神生命。

‘象化概念’中信息量的‘無限性’ ﹐令到‘象化概念’ 可容納無限的資訊﹐而在性質上的‘特徵性/屬性’ ﹐即可以把資訊的範圍通過‘屬性’ 為聯繫而跨越得更遠更廣﹐甚至對於本來需要以時間收集和總結的資訊﹐在以‘屬性’ 方式的總結下﹐一下子就可以把資訊蓋括過來而成為‘抽象’ 的道理﹐這種‘象化概念’ 內的‘屬性’資訊其實在先天上就具備了這種‘抽象性’ 。生命中的道理也在這種‘屬性’ 的歸納下一目了然﹐‘形而下(量化) ’的生命在‘屬性’ 的過濾後成為了‘形而上’ 的精神生命﹐‘循象而行’ 的思維模式令‘象化思維’ 更重視‘精神’ 屬性﹐也就是為精神生命可以較輕易放棄可‘量化’ 的生物生命﹐這就是‘殺身成仁’ 和‘捨身取義’ 的精神基礎。‘象化概念’ 的特性的確就是一件有效的工具﹐幫助先民認知和處理‘形而上’ 的道德問題。因此在距現今的二千年前﹐先民就已經發展出直到現今仍具永恆價值的‘人本哲學’ 體系和‘人生觀’﹐ 完整的‘人生觀’ 在西方要等到基督教的產生後才出現﹐但這已是400年後的事情了。

上一章節: 敬—從‘神道’ 到‘天命’
 
下一章節: ‘四端’與‘心’ ‘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