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名家-墨辩-荀子—对‘象化思维’ 的冲击[繁體版]

名家出现于先秦时期﹐其代表人物是惠施和公孙龙。关于公孙龙的理论核心就是通过‘诡辩’ 的方式﹐带出早期‘逻辑学’ 的内容﹐一种与主流‘象化思维’ 不一样的逻辑思维﹐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白马论’ 和‘坚白离’ 的论点。

        ‘白马论’ 就是通过‘白马’ 指示的‘颜色’ 而‘马’ 指示的‘形’ 的概念﹐以‘色’ 与‘形’ 为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概念为论据﹐得出‘白马非马’ 的结论。在今天看来﹐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偷换概念’ ﹐以‘色’ 换‘白马’ ﹐再用‘形’ 代替‘马’ 的概念﹐然后再通过‘色’ 非‘形’ 来否定了‘白马是马’ 的命题。‘白马论’ 论中的逻辑内涵对于今天的我们﹐就当然是再明显不过的简单了﹐就算在先秦时期也被认为是‘不可成立’ 的纯粹‘诡辩’。但是它的哲学意义却是深刻的﹐它可以算是一种有别于‘象化思维’ 的崭新思想﹐一种‘量化逻辑’ 的萌芽。因为‘白马非马’ 的立论运用了违反‘象化思维’ 模式的思维方式﹐违悖了‘象化概念’的各种性质。以下的操作显示在正常情况下﹐‘象化思维’ 的操作模式应该是这样的﹕

此外﹐公孙龙的‘坚白离’ 理论也是同理。理论提出‘虽然石有‘坚’ 和‘白’ 的性质﹐但作为触觉性质的‘坚’ 和视觉性质的‘白’ ﹐两者属于完全独立的性质概念﹐就算同时存在于‘石’ 这个物体上﹐也不会影响两者的独立分离性。’这就是‘坚白离’ 命题成立的理据。这命题完全采用了‘非象化’ 的逻辑立论和思维﹐这是一种把性质作‘量化’ 的思维操作﹐这种思维方式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是显然易见的。但是﹐在‘象化思维’ 的处理下﹐将会有另一种的结论﹐如下﹕

由‘白马论’ 和‘坚白离’ 的逻辑立论和命题在‘象化逻辑(推演) 下﹐得到以上与名家相反的结论﹐可见名家的逻辑绝非‘象化思维’ 模式的﹐而且更违反了‘象化逻辑’ 。首先他们没有把‘概念’ 取象为‘象化概念’﹐自然在跟着来的推演中完全否定了‘象化思维’ 的推演法则。下图的红色交叉表示名家思维方式为了达到他们的论点﹐对‘白马论’ 和‘坚白合’ 中所作‘象化推演’ 的否定部份﹕

由此可见﹐名家的思维是一种‘反象化’ 的思维方法﹐在‘象化符号系统’ 帮助下﹐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名家的观点就是不承认‘象化思维’ 的操作模式﹐完全否定了‘取象类比’ 的操作﹐并没有把概念‘取象’ 为‘象化概念’ ﹐反而把它们‘量化’ 为‘性质’ ﹑‘形’ 或‘色’ 等单一的概念﹐接着来在‘象化逻辑’ 方面﹐因为概念并不是指示‘属性’ 的‘象化概念’ ﹐所以也就否定了‘互属性’ ﹑‘包容/递进性’ 和‘代表性’ 等所有性质和推演法则﹐最后就得到与‘象化思维’ 模式完全回异的命题结论—‘白马非马’ 与‘坚白离’

如果基于这一套‘非象化思维’ 的逻辑原则再作出推演的话﹐名家一定会得出全新的的认知结果和知识。到目前为止﹐读者可能也明白到先民对‘事物’ 及‘人’ 的‘心性’ 认知都在‘象化思维’ 模式下建立而成。本书中的‘象化符号系统’ 也仿真出‘象化思维’ 的思维过程﹐同时推演出先民所得到的理论成果。假若﹐在当时这一套‘象化思维’ 方式如同上文以‘象化符号系统’ 表示那样﹐被‘名家思维’完全推翻的话﹐前人的思想成果就一定不可能产生了﹐例如‘天人合一’ ﹐‘五行’ ﹐‘阴阳’ ‘八卦易理’ ﹐‘龟’ 的‘三才合一性’ ﹐‘命理学’ ‘风水学’ ‘中医学’﹐孔孟的‘仁’ 和‘四端’ ﹐‘心性论’ ﹐‘敬’ 的意义等﹐因为读者可见这些前人的理论结果和反映出的思维模式﹐都能够通过‘象化符号系统’ 的推演而得出与历史相同的结果。昔日的‘名家思维’ 郄彻底违悖了‘象化符号系统’ 中的概念与逻辑﹐也就是与‘象化思维’ 背道而驰的思维模式﹐所以‘名家思维’ 的座大就会反制‘象化思维’ 模式。但是历史已经证明了名家的失败﹐它的命运只有‘昙花一现’ 而已。因为没有‘思维’ 的土壤﹐就算在先秦时代已有所谓‘现代逻辑学’ 的种子﹐这也只能注定它短暂的命运﹐注定了它不可能开花结果﹐后继无人。正如刚才所提及的﹐‘名家思维’具有先天性的反‘象化思维’模式﹐‘象化思维’ 对它进行排斥就是必然的。从这个铁一般的历史现实可以反映﹐‘象化思维’ 模式在历史中的存在性和它在历史中的统治地位。明白到这一点﹐我们就可能再不会‘握腕叹息’ ﹐记恨先人没有发扬‘名家’ 晢学﹐令到我们后来没有产生出如同西方一样的文化哲学﹐甚至同样的‘科技文明’ ﹐进而可以重新改写东西方的近代史。从历史的教训可见﹐‘思维模式’ 是创造文明最大和最终极的力量。

        在公孙龙之后﹐还有墨子在著作中提出的‘墨辩’ ﹐‘墨辩’对公孙龙的名家理论作出向前的推进和补充。就针对‘白马非马’ 而论﹐墨字认为‘白马’ 与‘马’ 只是‘小类’ 与‘大类’ 的概念﹐两类间的关系只能用‘是’ 去表达而非‘不是() 的表达方式﹐因为‘小类’ 己经在‘大类’ 的范围内﹐如果要用‘非’ 去把两个概念连系上的话﹐就需要加上词‘是而不然’ ﹐成为‘白马非马是而不然’ ﹐为公孙龙的‘白马非马’ 命题提供了正确的使用方法。对‘坚白离’ 命题 ﹐墨子则认为是‘坚白盈’ ﹐意即是‘坚’ 与‘白’ 的概念可以因为‘石’ 的物质关系而两者共存不相碍﹐不需要彻底的分离﹐这也为‘坚白’ 的概念关系添加上合理的逻辑性。可见﹐名家的逻辑学也曾经有过理论的延长﹐但这是发生在理论发展的初期﹐因为它的概念在本质上就不是‘象化概念’ ﹐理论上没有‘取象’ 反而把概念内的信息有限化为‘形’ ﹑‘质’ 或‘色’ 等﹐这可以让我们看到一点‘量化思维’ 模式的影子﹐在逻辑原则上自然也违反‘象化逻辑’。所以﹐墨辩作为‘名家’的理论扩展﹐可算是同一体系﹐因此也遭受到同样的命运了。

        在名家墨辩之后﹐还有荀子的学说﹐其学说理论的核心是‘天人分离’ 和‘性恶说’ 。荀子认为‘天’ 只是自然性的‘天’ ﹐没有如人的意志﹑思想等﹐这个‘天’ 就是‘量化’ 后的‘天’ ﹐并不是具‘属性’ 的‘象化概念’ 。‘天’ ‘人’ 之间不会互相影响﹐更不会‘合一’和‘交感’ ﹐所以人应该通过掌握自然规律来‘用天制天’ ﹐其实这就是西方科学的中心思想。荀子的思维模式没有‘取象’于‘天’ 与‘人’ ﹐更没有‘取象类比’出共同点﹐所以就不可能通过共同‘属性’ 而得到‘天人合一’ 的结论﹐可示如下﹕

如果没有‘天人合一﹑天人交感’ 的理论为基础﹐在自然界内万物的繁衍﹐就不能视作‘人’ 所共有的‘好生之德’ ﹐也没有‘性本善’ 的结论。再者﹐如果‘人’ 不是一个‘象化概念’ 而只停留在‘生物人’ 的概念上﹐也没有由‘仁’ 而扩展出的‘四端心’ ﹐也不可能有‘本性善’ 的结论(如下)。由此而推而广之﹐我们可以发现整个传统的人本哲学理论﹐在否定了‘象化思维’ 后就会如大厦一样倒坍。为救大厦之将倒﹐名家理论和荀子思想就一定要被挤出主流的学术地位﹐才是可行的补救辩法。思维模式是最‘顽固’ 的东西﹐‘人本哲学’只要是主流思维的产物﹐它就一定会受到主流思维模式的保护。

当理论的集中点放在‘人’ 的生物性(量化性) 上﹐自然就会观察到人的本能性﹐这就是生理欲望的需要和心理反应等﹐于是就总结出人以物质情欲的取向来主使行动﹐因此荀子认为‘人性本恶’ 。除此﹐荀子在名家和墨辩对逻辑名称定义方向也有更进一步的建树﹐制定出了制名的标准和告诫﹐也就是定义名称概念的标准和使用规则﹐这些都是解决‘逻辑学’ 问题所必要的基本条件。虽然﹐从名家萌芽到荀子理论这一段期间﹐先民的‘逻辑学’得到过一定的完善﹐但它毕竟是反‘象化思维’ 的异数﹐这就注定它逃不过‘夭折’ 的命运了。

上一章節: '四端’与‘心’ ‘性’
 
下一章節: 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