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名家-墨辨-荀子—對‘象化思維’ 的衝擊[簡體版]

名家出現于先秦時期﹐其代表人物是惠施和公孫龍。關於公孫龍的理論核心就是通過‘詭辨’ 的方式﹐帶出早期‘邏輯學’ 的內容﹐一種與主流‘象化思維’ 不一樣的邏輯思維﹐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白馬論’ 和‘堅白離’ 的論點。

        ‘白馬論’ 就是通過‘白馬’ 指示的‘顏色’ 而‘馬’ 指示的‘形’ 的概念﹐以‘色’ 與‘形’ 為兩個完全不一樣的概念為論據﹐得出‘白馬非馬’ 的結論。在今天看來﹐這只是一個簡單的‘偷換概念’ ﹐以‘色’ 換‘白馬’ ﹐再用‘形’ 代替‘馬’ 的概念﹐然後再通過‘色’ 非‘形’ 來否定了‘白馬是馬’ 的命題。‘白馬論’ 論中的邏輯內涵對於今天的我們﹐就當然是再明顯不過的簡單了﹐就算在先秦時期也被認為是‘不可成立’ 的純粹‘詭辯’。但是它的哲學意義卻是深刻的﹐它可以算是一種有別於‘象化思維’ 的嶄新思想﹐一種‘量化邏輯’ 的萌芽。因為‘白馬非馬’ 的立論運用了違反‘象化思維’ 模式的思維方式﹐違悖了‘象化概念’的各種性質。以下的操作顯示在正常情況下﹐‘象化思維’ 的操作模式應該是這樣的﹕

此外﹐公孫龍的‘堅白離’ 理論也是同理。理論提出‘雖然石有‘堅’ 和‘白’ 的性質﹐但作為觸覺性質的‘堅’ 和視覺性質的‘白’ ﹐兩者屬於完全獨立的性質概念﹐就算同時存在于‘石’ 這個物體上﹐也不會影響兩者的獨立分離性。’這就是‘堅白離’ 命題成立的理據。這命題完全採用了‘非象化’ 的邏輯立論和思維﹐這是一種把性質作‘量化’ 的思維操作﹐這種思維方式對於今天的我們來說是顯然易見的。但是﹐在‘象化思維’ 的處理下﹐將會有另一種的結論﹐如下﹕

由‘白馬論’ 和‘堅白離’ 的邏輯立論和命題在‘象化邏輯(推演) 下﹐得到以上與名家相反的結論﹐可見名家的邏輯絕非‘象化思維’ 模式的﹐而且更違反了‘象化邏輯’ 。首先他們沒有把‘概念’ 取象為‘象化概念’﹐自然在跟著來的推演中完全否定了‘象化思維’ 的推演法則。下圖的紅色交叉表示名家思維方式為了達到他們的論點﹐對‘白馬論’ 和‘堅白合’ 中所作‘象化推演’ 的否定部份﹕

由此可見﹐名家的思維是一種‘反象化’ 的思維方法﹐在‘象化符號系統’ 幫助下﹐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名家的觀點就是不承認‘象化思維’ 的操作模式﹐完全否定了‘取象模擬’ 的操作﹐並沒有把概念‘取象’ 為‘象化概念’ ﹐反而把它們‘量化’ 為‘性質’ ﹑‘形’ 或‘色’ 等單一的概念﹐接著來在‘象化邏輯’ 方面﹐因為概念並不是指示‘屬性’ 的‘象化概念’ ﹐所以也就否定了‘互屬性’ ﹑‘包容/遞進性’ 和‘代表性’ 等所有性質和推演法則﹐最後就得到與‘象化思維’ 模式完全回異的命題結論—‘白馬非馬’ 與‘堅白離’

如果基於這一套‘非象化思維’ 的邏輯原則再作出推演的話﹐名家一定會得出全新的的認知結果和知識。到目前為止﹐讀者可能也明白到先民對‘事物’ 及‘人’ 的‘心性’ 認知都在‘象化思維’ 模式下建立而成。本書中的‘象化符號系統’ 也仿真出‘象化思維’ 的思維過程﹐同時推演出先民所得到的理論成果。假若﹐在當時這一套‘象化思維’ 方式如同上文以‘象化符號系統’ 表示那樣﹐被‘名家思維’完全推翻的話﹐前人的思想成果就一定不可能產生了﹐例如‘天人合一’ ﹐‘五行’ ﹐‘陰陽’ ‘八卦易理’ ﹐‘龜’ 的‘三才合一性’ ﹐‘命理學’ ‘風水學’ ‘中醫學’﹐孔孟的‘仁’ 和‘四端’ ﹐‘心性論’ ﹐‘敬’ 的意義等﹐因為讀者可見這些前人的理論結果和反映出的思維模式﹐都能夠通過‘象化符號系統’ 的推演而得出與歷史相同的結果。昔日的‘名家思維’ 郤徹底違悖了‘象化符號系統’ 中的概念與邏輯﹐也就是與‘象化思維’ 背道而馳的思維模式﹐所以‘名家思維’ 的座大就會反制‘象化思維’ 模式。但是歷史已經證明了名家的失敗﹐它的命運只有‘曇花一現’ 而已。因為沒有‘思維’ 的土壤﹐就算在先秦時代已有所謂‘現代邏輯學’ 的種子﹐這也只能註定它短暫的命運﹐註定了它不可能開花結果﹐後繼無人。正如剛才所提及的﹐‘名家思維’具有先天性的反‘象化思維’模式﹐‘象化思維’ 對它進行排斥就是必然的。從這個鐵一般的歷史現實可以反映﹐‘象化思維’ 模式在歷史中的存在性和它在歷史中的統治地位。明白到這一點﹐我們就可能再不會‘握腕歎息’ ﹐記恨先人沒有發揚‘名家’ 晢學﹐令到我們後來沒有產生出如同西方一樣的文化哲學﹐甚至同樣的‘科技文明’ ﹐進而可以重新改寫東西方的近代史。從歷史的教訓可見﹐‘思維模式’ 是創造文明最大和最終極的力量。

        在公孫龍之後﹐還有墨子在著作中提出的‘墨辨’ ﹐‘墨辨’對公孫龍的名家理論作出向前的推進和補充。就針對‘白馬非馬’ 而論﹐墨字認為‘白馬’ 與‘馬’ 只是‘小類’ 與‘大類’ 的概念﹐兩類間的關係只能用‘是’ 去表達而非‘不是() 的表達方式﹐因為‘小類’ 己經在‘大類’ 的範圍內﹐如果要用‘非’ 去把兩個概念連系上的話﹐就需要加上詞‘是而不然’ ﹐成為‘白馬非馬是而不然’ ﹐為公孫龍的‘白馬非馬’ 命題提供了正確的使用方法。對‘堅白離’ 命題 ﹐墨子則認為是‘堅白盈’ ﹐意即是‘堅’ 與‘白’ 的概念可以因為‘石’ 的物質關係而兩者共存不相礙﹐不需要徹底的分離﹐這也為‘堅白’ 的概念關係添加上合理的邏輯性。可見﹐名家的邏輯學也曾經有過理論的延長﹐但這是發生在理論發展的初期﹐因為它的概念在本質上就不是‘象化概念’ ﹐理論上沒有‘取象’ 反而把概念內的資訊有限化為‘形’ ﹑‘質’ 或‘色’ 等﹐這可以讓我們看到一點‘量化思維’ 模式的影子﹐在邏輯原則上自然也違反‘象化邏輯’。所以﹐墨辨作為‘名家’的理論擴展﹐可算是同一體系﹐因此也遭受到同樣的命運了。

        在名家墨辯之後﹐還有荀子的學說﹐其學說理論的核心是‘天人分離’ 和‘性惡說’ 。荀子認為‘天’ 只是自然性的‘天’ ﹐沒有如人的意志﹑思想等﹐這個‘天’ 就是‘量化’ 後的‘天’ ﹐並不是具‘屬性’ 的‘象化概念’ 。‘天’ ‘人’ 之間不會互相影響﹐更不會‘合一’和‘交感’ ﹐所以人應該通過掌握自然規律來‘用天制天’ ﹐其實這就是西方科學的中心思想。荀子的思維模式沒有‘取象’於‘天’ 與‘人’ ﹐更沒有‘取象模擬’出共同點﹐所以就不可能通過共同‘屬性’ 而得到‘天人合一’ 的結論﹐可示如下﹕

如果沒有‘天人合一﹑天人交感’ 的理論為基礎﹐在自然界內萬物的繁衍﹐就不能視作‘人’ 所共有的‘好生之德’ ﹐也沒有‘性本善’ 的結論。再者﹐如果‘人’ 不是一個‘象化概念’ 而只停留在‘生物人’ 的概念上﹐也沒有由‘仁’ 而擴展出的‘四端心’ ﹐也不可能有‘本性善’ 的結論(如下)。由此而推而廣之﹐我們可以發現整個傳統的人本哲學理論﹐在否定了‘象化思維’ 後就會如大廈一樣倒坍。為救大廈之將倒﹐名家理論和荀子思想就一定要被擠出主流的學術地位﹐才是可行的補救辨法。思維模式是最‘頑固’ 的東西﹐‘人本哲學’只要是主流思維的產物﹐它就一定會受到主流思維模式的保護。

當理論的集中點放在‘人’ 的生物性(量化性) 上﹐自然就會觀察到人的本能性﹐這就是生理欲望的需要和心理反應等﹐於是就總結出人以物質情欲的取向來主使行動﹐因此荀子認為‘人性本惡’ 。除此﹐荀子在名家和墨辯對邏輯名稱定義方向也有更進一步的建樹﹐制定出了制名的標準和告誡﹐也就是定義名稱概念的標準和使用規則﹐這些都是解決‘邏輯學’ 問題所必要的基本條件。雖然﹐從名家萌芽到荀子理論這一段期間﹐先民的‘邏輯學’得到過一定的完善﹐但它畢竟是反‘象化思維’ 的異數﹐這就註定它逃不過‘夭折’ 的命運了。

上一章節: 四端’與‘心’ ‘性’
 
下一章節: 理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