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理学: [繁體版]

要讲这‘理’ 的概念﹐其实就是介绍宋元明六百年的儒学—‘理学’思想﹐而‘理’ 这个‘象化概念’ 的产生正是理学的开端﹐理学也可以说是先民哲学理论的‘集大成’ 之作。把前人的概念来一个总汇而产生‘理’ 的概念﹐然后宋明儒再在新旧概念和概念关系上作出不同的阐述﹐我们已经明白到这就是‘象化思维’ 的理论建立和发展模式。

        在讲解‘理’ 的建立过程之前﹐我们必须介绍一下‘气’ ﹑‘诚’ 和‘神’ 这三个组成‘理’的概念﹐不然我们就不能对‘理’ 的概念有一个全面的认识。

        ‘气’ 这一概念本来是指一种无形无色无味但存在的物质﹐在《说文解字》中解释‘气’ 为‘气﹐云气也﹐象形’ 。先民在进一步认识‘天’ ‘人’ 的概念时﹐通过‘天人合一’ 的关系﹐明白到‘天’ ‘人’ 中存在着一种共同的‘属性’ 或物质材料 ﹐从观察‘气流() 这种无形无色的物质后﹐就把它‘取象’ 为‘气’ 的‘属性’ ﹐最后确认‘气’ 就是‘天’ ‘人’ 相通的内在‘属性’ 。所以﹐《庄子﹒知北游》中有‘通天下一气耳’。以‘象化符号系统’ 作阐述就是﹕

如果从另一个途径认知﹐取象类比‘人’ 与‘自然万物’ ﹐我们也可以发现‘气’ 是构造‘自然万物’ 和‘人’ 的共同物质(属性)

由上可见﹐‘气’ 为‘人’ 与‘天(自然万物) 的存在条件﹐而‘气’ 也可视为创造‘天’ ‘人’之物。这一个‘象化概念’‘气’ 的产生﹐令到‘象化思维’ 下的理论又多一个理论素材﹐在认知模式中也多了一个对认知对象作‘类比’的现有‘象化概念’ ﹐这样以‘象化思维’ 对外部事物的属性认知﹐又加深了一层。例如﹐对‘病源’ 的认识可以通过‘气’ 对无形的‘病源’ 作‘类比’ 后﹐得到‘病气’ 的概念作为认知结论﹔对生命的力量或风水学角度的生命力之‘气’就产生了‘生气’ 的概念 ﹐对‘勇敢’ 的精神表现也可以以‘勇气’ 来认知﹐这些都是‘象化思维’ 模式中的认知结论。以下说明了‘气’ 的‘象化概念’ 在大脑中的形成结构﹕

        在了解过‘气’ 的‘象化概念’ 后﹐就让我们来看一下‘诚’ 的概念吧。据孔子在《中庸》中关于人们对祭祀‘鬼神’ 的论述﹐可见‘诚’ 是一种原指情感和心态上的‘真实无妄之谓’

使

 

接着﹐在对道德的执行和坚持中﹐也发现了这种‘真实无妄’ 的特性﹐于是‘取象类比’出‘诚’ 的‘象化概念’﹐通过‘象化符号系统’ 作如下表达﹕


《中庸》又说到﹕

 

从‘天人合一’ 的论点﹐得到‘天’ 也具有‘诚’ ﹐所以‘诚’ 为‘天之道’ ﹐‘诚之者’ 为‘人之道’ ﹐如下﹕

从‘天人合一’ 也就可以推论出‘天人合德’ ﹐其中的‘德’ 可以是‘诚’ 。可见﹐‘诚’ 就是根据‘象化理论’ 发展模式从《中庸》 中建立起来的新‘象化概念’ 。不仅如此﹐以‘诚’ 的产生同时给‘天’ ‘人’ 关系和‘人’ 的概念增添了更多的认知内容﹐‘象化理论’ 也因此而得到进一步的提升﹐接着还可以作以下的延伸﹕

命名了‘人’ 具备了‘诚’ 的‘属性’ 后表现出的行为特征 为‘尽’ 后﹐再通过这个‘尽’ 的概念﹐从‘由至诚尽性’ 的结果﹐再作递进推演得到‘尽人性﹑尽物性﹑赞化育’ 的境界﹐如下在《中庸》中的部份。这都是在新有‘象化概念’上作的‘文字’ 注述。

 

        在介绍过‘气’ 和‘诚’ 之后﹐只差‘神’ 的概念就可以开始引人‘理’ 这个‘集大成’ 的‘象化概念’。‘神’ 以‘象化符号系统’ 作表达的生成过程如下﹕

以上就是‘象化概念’‘神’ 的生成过程。到目前为止﹐宋代的儒者就把现存所有的‘象化概念’ 总合起来﹐把总合出的概念命名为‘理’ ﹐理论又至一新高度。从此﹐‘理学’ 作为儒学和前代道德哲学的集大成者而走进了历史舞台。如下﹕

        产生了‘理’ 的‘象化概念’ ﹐这标志着儒家理论由开始的‘天人合一’ 推演的‘人本道德’ 哲学﹐这种较单一的理论层面﹐现在通过引入‘理’ 的概念而进入到一个结合宇宙和人的‘终极理论’ 的新高度﹐而这‘理’ 的概念就是解释和认知‘宇宙论’ 发生的终极因素。在引入了这个新立的‘象化概念’后﹐根据‘象化理论’的建立过程中的步骤6﹐我们可以预想到‘象化思维’ 下的理论 将会面对着概念注释和概念关系上的大重整 。宋明六百年‘理学’ 的开始就以‘象化概念’‘理’为里程碑﹐而随之来的理论大重整就是‘理学’ 的内容 。现在﹐我们就以‘朱子’ ﹑‘陆学’ 和‘阳明学’来作代表撮要的介绍一下﹐‘理学’ 这一门‘象化理论’的建立过程。

        ‘理’ 作为整个宇宙在形上和形下意义的创造物﹐在这一个概念上﹐朱熹(朱子) 本着先人的理论基础﹐重新诠释了各重要‘象化概念’ 彼此之间的关系﹐并作了具体的注释。如下﹕

‘理’ 作为了‘宇宙’ 创生和存在的实体﹐‘气’ 成为了‘理’ 在形而下的表现﹐‘气化’ 后就可成‘阴阳五行’ ﹐再生化出物质方面的自然万物 ﹔而‘性’ 是‘人’ 的本心﹐一种形上的概念﹐表现出‘心’ 之本﹐即未开发前的状态 ﹐是人人所有的‘本性’ ﹐可称为‘人’ 的共同属性﹔而‘心’ 就是‘性’ 的形下体现﹐处于开发后的状态﹐因此‘人’ 的‘七情六欲’ 来自于‘心’﹐因此‘心’ 就令到人与人之间出现了差异﹐成为‘人’ 的异质属性。就‘形上形下’ 关系来论﹐以上的‘象化概念’在宇宙中‘ 形上’ 的是‘理’ ﹐具‘形下’意义的是‘气’ ﹐在‘人’ 里面就是‘性’ 相对于‘心’ 。根据‘理’ 与‘性’ 是‘宇宙’ 和‘人’ 方面的‘形上概念’ 这点﹐朱子提出‘性即理’ 的理论核心。以‘象化符号’ 推演可如下﹕

朱子理论的重点就放在这个‘性’ 的概念上﹐这‘心即理’ 的概念进一步说明‘性’ 是人禀受于‘天’ 的本性﹐是‘理’ 未发之前的‘纯而善’ 的状态﹐但‘心’ 就是‘性’ 的发见﹐会受到个人情欲情感的干扰而变得失却了‘纯’与‘善’ 。所以为了‘存天理() ’﹐就必须‘灭人欲’ 。除此之外﹐也可通过‘涵养须用敬﹑进学则在致知’ 的功夫来达到这个目的﹐前者的‘敬’ 是用来‘涵养’ ‘未发的性’ ﹐后者的‘进学’ 来修整‘己发的心’ 。对于‘仁’ ﹐朱子更把‘仁’ 的‘象化概念’扩充并作了具体的注释﹐以‘心﹑性﹑情’ 的概念分开‘仁’ ﹐再以新建的‘理’ 与‘气’ 概念系统赋予了‘仁’ 更多的属性﹐如下﹕

可见‘象化思维’ 中的理论建立和发展规律﹐正如之前用‘象化符号系统’ 所总结的一样。新的‘象化概念’ 如‘理’ 从原有的‘象化概念’ 如‘仁’ 中建立起来后﹐往往再用新的概念反馈式的重新诠释原有的概念。(如‘仁’﹐令其在认知上的内容增加。这种‘象化思维’ 的理论模式之所以能成立﹐究其关键就是‘象化概念’ 的信息只是‘属性’ ﹐这样就赋予了‘互属性’ 和‘包容/递进性’ 等性质) 由此﹐我们又对‘象化概念’ 的认识获得了更进一步的加深。

        在朱子之外﹐有另一位宋儒陆象山﹐他的理论基础直接来自孟子的‘心性’ 合一学说。因为‘心性’ 的合一而把对‘心’ 的强调盍过了‘性’﹐所以他就把理论核心从‘性’ 转移至对‘心’ 的论述﹐提出‘心即理’ 的概念﹐于是他的理论就以此为开端而延伸开去。如果承认理论是围绕论点而开展的话﹐那么以‘象化概念’ 来表示‘朱子’ 和‘陆学’ 在理论重点方面的分别就可示之如下﹕

‘象化思维’ 可以围绕着相同的‘象化概念’ 和相同的关系﹐把重点放在不同的部份而形成不同的理论核心﹐对核心所作的注释也就发展出了不同的理论派系。

到了明代﹐‘阳明学’ 在原有的‘象化概念’上﹐再作出建树并发展出了‘阳明学’ 这一大派系。‘阳明学’ 的理论首先由一个新的‘象化概念’ 开始﹐这就是‘良知’ 。‘良知’ 的概念来自人心的‘四端’ ﹐‘阳明学’ 把这人心至善所表现的‘四端’ 再作‘类比’﹐并以‘良知’ 命名这个新的‘象化概念’ ﹐如下

除此之外﹐前代理学认为‘心即理’ ﹐但‘心’ 与‘理’ 二分的概念。在这一点上﹐‘阳明学’  把‘心’ ‘理’ 的概念由二分而合一﹐所以有‘心即理﹑心外无理’ 的观点﹐如下。

可见﹐在这一点上﹐‘阳明学’ 较之‘陆学’ 观点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在强调方面的不一样而已。从以上的‘互属性’ 推演﹐结合‘良知’ 的概念﹐我们就找到了在‘理’ 的概念中也有‘良知’ 的‘属性’ ﹐因此命名它为‘天理’

可见‘良知’ 为‘天理’ 所授﹐这‘良知’ 的概念就把原来‘心理’ 分离的‘心’ ﹐即来自‘人’ 内的‘本心’ 与‘天理’ 合而为一﹐‘良知’ 本心的至善就有了来自天赋的依据。‘阳明学’ 再进一步指出﹐通过‘致良知’ 的做法来发掘‘心’ 中的‘至善灵明’ ﹐而只有‘良知’ 的‘知’ 才是真知﹐为反映‘知’ 的觉悟状态﹐惟有‘知行合一’ 的方法﹐就是以‘行动’ 来表达‘知’ ﹐行动表示的‘真知’ 反过来可以发见出‘良知’ 的真实存在。因此﹐从‘良知’ 概念的建立﹐再到通过‘知行合一’ 的功夫来‘致良知’ ﹐从而体现出‘良知’ 的实在性﹐而‘良知’ 的存在又加强了‘知’ 的意识。如下﹕

从这‘致良知’ 的流程可知﹐这是一个有认知和行动的良性循环。只要依循这功夫来做﹐‘阳明学’ 认为这样可令学问研究不致于流于‘空谈’ 而有所行动。但是行为要实践的话就必须牵涉到‘物质’ ﹐如种田﹑建屋甚至管理行为等﹐这都是需要‘量化’ 标准和方式来完成的行为﹐对于这方面的进一步探讨和具体的行为方式﹐‘阳明学’ 也就缄默不语了。‘象化思维’ 的理论到此也停步不前﹐并没有对‘属性’ 以外可‘量化’ 的行动进行认知﹐因为这就不是‘象化思维’ 模式所循之‘象’ ﹐最后致使本来一套很好的实践理论却没有发挥出它应有的效果。

上一章節: 名家-墨辨-荀子—对‘象化思维’ 的冲击
 
下一章節: 修齐治平—‘象化思维’ 的管理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