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理學: [簡體版]

要講這‘理’ 的概念﹐其實就是介紹宋元明六百年的儒學—‘理學’思想﹐而‘理’ 這個‘象化概念’ 的產生正是理學的開端﹐理學也可以說是先民哲學理論的‘集大成’ 之作。把前人的概念來一個總匯而產生‘理’ 的概念﹐然後宋明儒再在新舊概念和概念關係上作出不同的闡述﹐我們已經明白到這就是‘象化思維’ 的理論建立和發展模式。

        在講解‘理’ 的建立過程之前﹐我們必須介紹一下‘氣’ ﹑‘誠’ 和‘神’ 這三個組成‘理’的概念﹐不然我們就不能對‘理’ 的概念有一個全面的認識。

        ‘氣’ 這一概念本來是指一種無形無色無味但存在的物質﹐在《說文解字》中解釋‘氣’ 為‘氣﹐雲氣也﹐象形’ 。先民在進一步認識‘天’ ‘人’ 的概念時﹐通過‘天人合一’ 的關係﹐明白到‘天’ ‘人’ 中存在著一種共同的‘屬性’ 或物質材料 ﹐從觀察‘氣流() 這種無形無色的物質後﹐就把它‘取象’ 為‘氣’ 的‘屬性’ ﹐最後確認‘氣’ 就是‘天’ ‘人’ 相通的內在‘屬性’ 。所以﹐《莊子﹒知北遊》中有‘通天下一氣耳’。以‘象化符號系統’ 作闡述就是﹕

如果從另一個途徑認知﹐取象模擬‘人’ 與‘自然萬物’ ﹐我們也可以發現‘氣’ 是構造‘自然萬物’ 和‘人’ 的共同物質(屬性)

由上可見﹐‘氣’ 為‘人’ 與‘天(自然萬物) 的存在條件﹐而‘氣’ 也可視為創造‘天’ ‘人’之物。這一個‘象化概念’‘氣’ 的產生﹐令到‘象化思維’ 下的理論又多一個理論素材﹐在認知模式中也多了一個對認知物件作‘類比’的現有‘象化概念’ ﹐這樣以‘象化思維’ 對外部事物的屬性認知﹐又加深了一層。例如﹐對‘病源’ 的認識可以通過‘氣’ 對無形的‘病源’ 作‘模擬’ 後﹐得到‘病氣’ 的概念作為認知結論﹔對生命的力量或風水學角度的生命力之‘氣’就產生了‘生氣’ 的概念 ﹐對‘勇敢’ 的精神表現也可以以‘勇氣’ 來認知﹐這些都是‘象化思維’ 模式中的認知結論。以下說明了‘氣’ 的‘象化概念’ 在大腦中的形成結構﹕

        在瞭解過‘氣’ 的‘象化概念’ 後﹐就讓我們來看一下‘誠’ 的概念吧。據孔子在《中庸》中關於人們對祭祀‘鬼神’ 的論述﹐可見‘誠’ 是一種原指情感和心態上的‘真實無妄之謂’

使

 

 

接著﹐在對道德的執行和堅持中﹐也發現了這種‘真實無妄’ 的特性﹐於是‘取象模擬’出‘誠’ 的‘象化概念’﹐通過‘象化符號系統’ 作如下表達﹕


《中庸》又說到﹕

 

從‘天人合一’ 的論點﹐得到‘天’ 也具有‘誠’ ﹐所以‘誠’ 為‘天之道’ ﹐‘誠之者’ 為‘人之道’ ﹐如下﹕

從‘天人合一’ 也就可以推論出‘天人合德’ ﹐其中的‘德’ 可以是‘誠’ 。可見﹐‘誠’ 就是根據‘象化理論’ 發展模式從《中庸》 中建立起來的新‘象化概念’ 。不僅如此﹐以‘誠’ 的產生同時給‘天’ ‘人’ 關係和‘人’ 的概念增添了更多的認知內容﹐‘象化理論’ 也因此而得到進一步的提升﹐接著還可以作以下的延伸﹕

命名了‘人’ 具備了‘誠’ 的‘屬性’ 後表現出的行為特徵 為‘盡’ 後﹐再通過這個‘盡’ 的概念﹐從‘由至誠盡性’ 的結果﹐再作遞進推演得到‘盡人性﹑盡物性﹑贊化育’ 的境界﹐如下在《中庸》中的部份。這都是在新有‘象化概念’上作的‘文字’ 注述。

物之  

        在介紹過‘氣’ 和‘誠’ 之後﹐只差‘神’ 的概念就可以開始引人‘理’ 這個‘集大成’ 的‘象化概念’。‘神’ 以‘象化符號系統’ 作表達的生成過程如下﹕

以上就是‘象化概念’‘神’ 的生成過程。到目前為止﹐宋代的儒者就把現存所有的‘象化概念’ 總合起來﹐把總合出的概念命名為‘理’ ﹐理論又至一新高度。從此﹐‘理學’ 作為儒學和前代道德哲學的集大成者而走進了歷史舞臺。如下﹕

        產生了‘理’ 的‘象化概念’ ﹐這標誌著儒家理論由開始的‘天人合一’ 推演的‘人本道德’ 哲學﹐這種較單一的理論層面﹐現在通過引入‘理’ 的概念而進入到一個結合宇宙和人的‘終極理論’ 的新高度﹐而這‘理’ 的概念就是解釋和認知‘宇宙論’ 發生的終極因素。在引入了這個新立的‘象化概念’後﹐根據‘象化理論’的建立過程中的步驟6﹐我們可以預想到‘象化思維’ 下的理論 將會面對著概念注釋和概念關係上的大重整 。宋明六百年‘理學’ 的開始就以‘象化概念’‘理’為里程碑﹐而隨之來的理論大重整就是‘理學’ 的內容 。現在﹐我們就以‘朱子’ ﹑‘陸學’ 和‘陽明學’來作代表撮要的介紹一下﹐‘理學’ 這一門‘象化理論’的建立過程。

        ‘理’ 作為整個宇宙在形上和形下意義的創造物﹐在這一個概念上﹐朱熹(朱子) 本著先人的理論基礎﹐重新詮釋了各重要‘象化概念’ 彼此之間的關係﹐並作了具體的注釋。如下﹕

‘理’ 作為了‘宇宙’ 創生和存在的實體﹐‘氣’ 成為了‘理’ 在形而下的表現﹐‘氣化’ 後就可成‘陰陽五行’ ﹐再生化出物質方面的自然萬物 ﹔而‘性’ 是‘人’ 的本心﹐一種形上的概念﹐表現出‘心’ 之本﹐即未開發前的狀態 ﹐是人人所有的‘本性’ ﹐可稱為‘人’ 的共同屬性﹔而‘心’ 就是‘性’ 的形下體現﹐處於開發後的狀態﹐因此‘人’ 的‘七情六欲’ 來自於‘心’﹐因此‘心’ 就令到人與人之間出現了差異﹐成為‘人’ 的異質屬性。就‘形上形下’ 關係來論﹐以上的‘象化概念’在宇宙中‘ 形上’ 的是‘理’ ﹐具‘形下’意義的是‘氣’ ﹐在‘人’ 裏面就是‘性’ 相對於‘心’ 。根據‘理’ 與‘性’ 是‘宇宙’ 和‘人’ 方面的‘形上概念’ 這點﹐朱子提出‘性即理’ 的理論核心。以‘象化符號’ 推演可如下﹕

朱子理論的重點就放在這個‘性’ 的概念上﹐這‘心即理’ 的概念進一步說明‘性’ 是人稟受於‘天’ 的本性﹐是‘理’ 未發之前的‘純而善’ 的狀態﹐但‘心’ 就是‘性’ 的發見﹐會受到個人情欲情感的干擾而變得失卻了‘純’與‘善’ 。所以為了‘存天理() ’﹐就必須‘滅人欲’ 。除此之外﹐也可通過‘涵養須用敬﹑進學則在致知’ 的功夫來達到這個目的﹐前者的‘敬’ 是用來‘涵養’ ‘未發的性’ ﹐後者的‘進學’ 來修整‘己發的心’ 。對於‘仁’ ﹐朱子更把‘仁’ 的‘象化概念’擴充並作了具體的注釋﹐以‘心﹑性﹑情’ 的概念分開‘仁’ ﹐再以新建的‘理’ 與‘氣’ 概念系統賦予了‘仁’ 更多的屬性﹐如下﹕

可見‘象化思維’ 中的理論建立和發展規律﹐正如之前用‘象化符號系統’ 所總結的一樣。新的‘象化概念’ 如‘理’ 從原有的‘象化概念’ 如‘仁’ 中建立起來後﹐往往再用新的概念反饋式的重新詮釋原有的概念。(如‘仁’﹐令其在認知上的內容增加。這種‘象化思維’ 的理論模式之所以能成立﹐究其關鍵就是‘象化概念’ 的資訊只是‘屬性’ ﹐這樣就賦予了‘互屬性’ 和‘包容/遞進性’ 等性質) 由此﹐我們又對‘象化概念’ 的認識獲得了更進一步的加深。

        在朱子之外﹐有另一位宋儒陸象山﹐他的理論基礎直接來自孟子的‘心性’ 合一學說。因為‘心性’ 的合一而把對‘心’ 的強調盍過了‘性’﹐所以他就把理論核心從‘性’ 轉移至對‘心’ 的論述﹐提出‘心即理’ 的概念﹐於是他的理論就以此為開端而延伸開去。如果承認理論是圍繞論點而開展的話﹐那麼以‘象化概念’ 來表示‘朱子’ 和‘陸學’ 在理論重點方面的分別就可示之如下﹕

‘象化思維’ 可以圍繞著相同的‘象化概念’ 和相同的關係﹐把重點放在不同的部份而形成不同的理論核心﹐對核心所作的注釋也就發展出了不同的理論派系。

到了明代﹐‘陽明學’ 在原有的‘象化概念’上﹐再作出建樹併發展出了‘陽明學’ 這一大派系。‘陽明學’ 的理論首先由一個新的‘象化概念’ 開始﹐這就是‘良知’ 。‘良知’ 的概念來自人心的‘四端’ ﹐‘陽明學’ 把這人心至善所表現的‘四端’ 再作‘模擬’﹐並以‘良知’ 命名這個新的‘象化概念’ ﹐如下

除此之外﹐前代理學認為‘心即理’ ﹐但‘心’ 與‘理’ 二分的概念。在這一點上﹐‘陽明學’  把‘心’ ‘理’ 的概念由二分而合一﹐所以有‘心即理﹑心外無理’ 的觀點﹐如下。

可見﹐在這一點上﹐‘陽明學’ 較之‘陸學’ 觀點沒有本質上的區別﹐只是在強調方面的不一樣而已。從以上的‘互屬性’ 推演﹐結合‘良知’ 的概念﹐我們就找到了在‘理’ 的概念中也有‘良知’ 的‘屬性’ ﹐因此命名它為‘天理’

可見‘良知’ 為‘天理’ 所授﹐這‘良知’ 的概念就把原來‘心理’ 分離的‘心’ ﹐即來自‘人’ 內的‘本心’ 與‘天理’ 合而為一﹐‘良知’ 本心的至善就有了來自天賦的依據。‘陽明學’ 再進一步指出﹐通過‘致良知’ 的做法來發掘‘心’ 中的‘至善靈明’ ﹐而只有‘良知’ 的‘知’ 才是真知﹐為反映‘知’ 的覺悟狀態﹐惟有‘知行合一’ 的方法﹐就是以‘行動’ 來表達‘知’ ﹐行動表示的‘真知’ 反過來可以發見出‘良知’ 的真實存在。因此﹐從‘良知’ 概念的建立﹐再到通過‘知行合一’ 的功夫來‘致良知’ ﹐從而體現出‘良知’ 的實在性﹐而‘良知’ 的存在又加強了‘知’ 的意識。如下﹕

從這‘致良知’ 的流程可知﹐這是一個有認知和行動的良性迴圈。只要依循這功夫來做﹐‘陽明學’ 認為這樣可令學問研究不致于流於‘空談’ 而有所行動。但是行為要實踐的話就必須牽涉到‘物質’ ﹐如種田﹑建屋甚至管理行為等﹐這都是需要‘量化’ 標準和方式來完成的行為﹐對於這方面的進一步探討和具體的行為方式﹐‘陽明學’ 也就緘默不語了。‘象化思維’ 的理論到此也停步不前﹐並沒有對‘屬性’ 以外可‘量化’ 的行動進行認知﹐因為這就不是‘象化思維’ 模式所循之‘象’ ﹐最後致使本來一套很好的實踐理論卻沒有發揮出它應有的效果。

上一章節: 名家-墨辨-荀子—對‘象化思維’ 的衝擊
 
下一章節: 修齊治平—‘象化思維’ 的管理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