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三纲五常-治国的‘布象’ [繁體版]

从‘五伦’ 到‘三纲’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中以‘修身’ 为基础﹐然后随着人生的成长历程﹐把‘修身’ 所得的学问修养﹐应用到将来的‘家事﹑国事﹑天下事’ 中去。‘修身’ 是对自身道德行为的修养﹐因此其过程贯穿人的一生。在先民的年代里﹐每一个人的一生中﹐基本上都会经历过﹐成家前为人子女的成长时期﹐成家立室后为人父的家庭生活时期与走进社会的工作时期(以读书人即‘士’ 为例子﹐他们的工作就是‘入仕’) 。在这三个阶段中﹐第一个阶段还没有结束时第二个阶段就开始了﹐第二个阶段将终其人的一生(第一阶段在父母亲过逝后结束)﹐第三个阶段就由走进士途开始直至退休﹐但往往身退而心不退﹐‘治国平天下’ 的志向是保持不变的。既然‘修身’ 的任务就是在人生历程上追求‘道德’ 的更高点﹐做一个品德高尚的‘君子’ ﹐这一点可以在‘象化思维’ 创立的‘人本哲学’ 中找到指引和方向。因为个人思想品德的反映需要依靠人的实际行为﹐这就是‘仁’ 所指示出‘二人互动’ 的概念。所以﹐在‘象化思维’ 对‘人’ 这个‘象化概念’ 的认知中﹐抓住了人与人之间行为互动的特征﹐作为这个重要标准﹐论述了‘修身’ 的内容。要想了解这一内容﹐我们就需要首先看一下先民是如何认知人际关系的。

在当时的农业社会里﹐信息阻隔互不流通﹐每一条村﹑每一填都是一个散落的半封闭半独立的社会﹐所以人要等到真正出仕为官吏时﹐他们才可以感受到‘君臣’ 的关系。因此﹐按人生自出生至老死的过程中﹐以时间的认知次序来排列的人际关系可示如下﹕

*         ()

*         兄弟﹑朋友﹑师长﹑同学﹑邻里﹑同乡

*         夫妇

*         君臣﹑同僚(同事)

‘象化思维’ 就通过‘取象类比’ 的方式﹐对以上的关系作出认知﹐并且总结出以下五大类别的关系﹕

类别(象化概念)

关系

人际关系

君臣

开始时﹐只是统治上的隶属关系。

成立中央集统权政府后﹐君主完全成为‘天道’的代表﹐普天之下一切属君主所有。

统治者—‘君主’与被统治者的关系

父子

血亲关系﹐父母给予儿女生命。

师长授予学生知识﹐等同在‘道学’ 上给予学生‘生命’ ﹐所以‘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父母与子女

师生

兄弟

带有血亲的同辈关系﹐较为平等﹐但按年龄的大小在义务方面‘长幼’ 有序。

兄弟姐妹

夫妇

结二姓之好﹐这是由‘子’ 的身份向‘父’ 过渡的开始。

夫妻()

朋友

社会上主要的非血缘关系﹐地位较平等。

朋友﹑同学﹑邻里﹑同乡﹑同僚(同事)

由此﹐人生的所经历的人际关系都归入了以上的五个‘象化概念’ 内﹐称为‘五伦’ ﹐而‘五伦’ 中各自所属的道德操守就称为‘五常’ ﹐分别为﹕

君臣﹕忠﹔  父子﹕孝﹔   兄弟﹕悌﹔   夫妇﹕敬﹔  朋友﹕信

于是﹐‘象化思维’ 再对‘五伦’ 的‘象化概念’ 作进一步的‘类比’ 认知﹐如下﹕

因为﹐作为君主拥有统治全国的地位和统辖其中所有人与物的资源﹐所以君臣之间存在着‘隶属’ 的关系﹔在父子间﹐父亲比子女拥有更多的资源和物质﹐有如田产和各种物业﹐儿女也在父亲的蔽荫下长大成人﹐因此也有‘隶属’ 关系﹐于是﹐父的地位比子高﹐更为权威﹔在古代的农业社会﹐主要生产力以体力为主﹐故造成了‘男尊女卑’ 的社会现象﹐因此﹐男子可以一妻多妾﹐妻妾如同男子的财物一般﹐受男子管理。因此﹐妇也隶属于夫﹐而女性的社会地位也较为低微。但是﹐在另一组的‘兄弟’ 与‘朋友’ 方面﹐他们都是同辈﹐在家庭里和社会中基本上拥有同等的发展机会﹐在先天上也没有受彼此制约的‘隶属’ 关系。现在﹐‘象化思维’ 对第一组中最重要的‘君臣’ 与‘父子’ 关系作进一步的认知﹐如下﹕

可见﹐‘君臣’ 关系发展自‘父子’ ﹐‘父子’ 的伦理就是‘君臣’ 的基础。在‘齐家’ 中处理好‘父子’ 关系﹐就可以在将来‘治国平天下’ 时的‘君臣’ 关系中进退有度﹐克守‘臣’ 节﹐侍奉好‘君父’ 。请读者注意﹐‘象化思维’ 中的‘君臣’ 的‘忠’ 就是这样建立在‘父子’ 的‘孝’ 道之上﹐也就是‘孝’ 为‘忠’ 的显扬﹐离‘孝’ 则无以论‘忠’ ﹐‘君臣’ 关系建立在对‘父子’ 的认知之上。根据‘象化三段论’ ﹐因为‘父子’ 关系发生在‘君臣’ 之前﹐所以‘君臣’ 关系是由‘父子’ 关系推导而来﹐‘忠’ 的基础也就在‘孝’ 之中了﹐‘孝’ 的内涵推导出‘忠’ 的义理﹐正如古语云﹕‘自古忠臣出孝门’ 这一点的认知基础与日本人论的‘忠’ 属于独立于任何概念外的‘忠’ 完全不一样﹐因为日本人的‘忠’ 是拿来主义下的工具﹐没有经过认知的推导过程﹐所以呈现出‘独立性’。 ‘象化思维’ 这种‘君父’ 思想﹐在‘量化思维’ 的西方﹐在十七世纪英国的詹姆士一世为国王的时代﹐他也曾经提出过这种观点﹐当时他鼓吹无限王权和‘君权神授’ ﹐认为‘国王是神﹐是人民的父﹐也是人体的头’ ﹐在同一时期﹐另一位《上帝与国王》的作者查理﹒米基特也曾认为臣民对国王应有子女对父亲的义务﹐甚至更多。但是﹐因为‘量化思维’ 中没有‘象化思维’ 这种‘取象类比’的认知模式﹐也没有‘象化三段论’ ﹐所以这种‘君父’ 思想只能成为一闪即逝的个别现象而已。

        现在﹐让我们回想一下语言与思维的关系吧﹐语言文字(包括符号) 是思维的工具﹐思维决定了人的行为﹐而语言文字则构成了思维的元素—概念与逻辑﹐在‘象化思维’ 里的概念是‘象化概念’ ﹐逻辑自然是‘象化逻辑’ ﹐其中内容不外乎是‘象化概念’ 的‘包容/递进性’ ﹑‘互属性’ 与‘取象类比’ 等操作方式。总之﹐‘象化概念’ 最基本的思维操作就是‘循象而行’ ﹐也就是整个的思维过程必须要建立在‘象化概念’ 与‘象化逻辑’ 上﹐进一步来说就是一切的思维操作就从思维元素的‘象化概念’ 开始。这一点﹐我们现在明白﹐作为‘象化思维’ 的汉代人也了解这种功能。因为他们生活在‘象化思维’ 的世界中﹐他们知道自己的想法﹐也明白到他人同样具有这种思维与行为模式。在社会上﹐最关心他人行为模式的会是甚么人呢﹖在昔日的农业社会﹐没有今天的商品经济﹐也绝不会有以商业为目的的市场调查﹐关心他人行为的人就莫过于统治阶层了﹐他们要时时刻刻注意天下百姓的举动以保住自已的统治地位。

因此﹐根据‘象化思维’ 中‘循象而行’ 的原则﹐在汉代儒学成为学术正宗后﹐即罢黜百家, 独尊儒术’ , 就通过董仲舒的提出并定下了‘三纲五常’ 或‘三纲五伦’ 的行为模式﹐这里的‘三纲’ 正是第一组‘象化概念’ 中的三种人伦关系 ﹐内容为‘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妇纲’ ﹐这里的‘纲’ 是‘纲领﹑榜样’ 之意﹐也就是要求君为臣的榜样﹑父为子的榜样﹑夫为妇的榜样﹔之后的‘五常’ 是‘仁﹑义﹑礼﹑智﹑信’ 的‘四端’ 思想(再加上‘信’)或可视作‘五伦’ 中的道德内容﹐‘五伦’ 就是上文总结到的‘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 这五大类别 。董仲舒提出这三纲的理论其实来自儒家中阳尊阴卑的观点, 这是说这 三纲的思想正如以上所述的不仅在行为方式上符合思维模式, 而且在纯理论层面中也与思维模式吻合。这说明到这种三纲五常的观点, 首先具备了在理论与思想上的说服力’ , 之后在付诸行为上也可以被象化思维所接受, 只有这样一种在(思想)’ ‘(执行)’ 上同时可行的方案(三纲五常’), 方可以在自距今二千年前的汉代提出后, 就一直被奉行了差不多二千年, 而最后与帝制共始终。可见只有扎根于思维模式的思想与行为, 换句话说, 也就是思维模式的产物才可能逹到如此根深蔏蒂固的效果。 以下就让我们简单的看一下三纲思想在儒家中的理论注脚吧。

《易传. 系辞上》: “天尊地卑, 乾坤地矣; 高卑而陈, 贵贱位矣。因为出于人的自然本性(感观认知), 对天高光明产生了向往而对低洼阴暗之地 却存在着厌恶, 进而通过纯阳()至清象’, 纯阴()至浊象地的认知, 最后总结出阳尊阴卑的道理。其思维操作过程如下:

 

因为阳尊阴卑’, 所以阳要处于高位, 而阴则处下, 在卦爻中的表现就是, 卦中阳爻必在阴爻上, 谓之阳据阴, 方为吉; 反之, 阴爻在阳爻之上, 谓之阴乘阳, 必凶。

由上图可见,  ‘象化思维通过对天地的感性认知而得到阳尊阴卑的结伦, 但是若然以同样的认知模式,对天地自然以另一角度观之, 我们也可以获得另一种的观点来建立全新的理论, 这就是道家思想的产生, 道家根据 道生一’, ‘无极生太极’, ‘无生有’, ‘静生动’, ‘虚生实的原理, 所以认为的根本, ‘的根本, ‘的根本, ‘的根本, 正如《道德经》云: “高以下为本, 贵以贱为基’, 这种思维操作可略述如下:

 

由以上可知, ‘象化思维在类比认知中, 緃使应用到完全相同的思维模式, 但只要从不同的认知结论中作类比引’, 也就可以建立起全然各异的理论学说, 这也造成了儒道的理论分歧。现在把话又说回到儒家理论上, 如果以阴阳进一步对伦常关系作认知, 可以得到:

 

请读者注意这三纲的内容和提出的时间﹐它的时间为汉朝建立起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帝国之后﹐统治者感到儒家思想可作为思想工具﹐为了维持王朝统治而采用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的措施。这‘三纲’的选择来自对自然与‘五伦’ 的认知﹐‘为纲’ 的精神虽然在理论上有阳尊阴卑的理论根据, 但是把它付诸行为化却有着纯粹的政治性。因为这‘三纲’的关系可以覆盖社会中的所有阶层﹐除了君主外﹐每一个被统治者都有自已一个或多个的‘榜样’ 可以效法依从﹐每个臣民就要以‘君’ 为纲﹐父亲健在时也要以‘父’ 为纲﹐结婚的女性要以‘夫’ 为纲﹐如果还未婚的就以‘父’ 为纲。而且﹐在这‘三纲’中﹐存在着社会地位与资源不平等的关系﹐‘君父夫’ 这三纲具有实质性的权威﹐‘三纲’ 的精神可以通过权威力贯彻到弱势的一方‘臣子妇’ , 而‘君父夫’ 较高的社会地位与存在的威权性﹐就更突显了他们的‘榜样’ 地位。可见﹐‘三纲’ 的挑选也用心良苦﹐并非是全无物质基础的‘概念’

在‘象化思维’ 的角度下看﹐‘三纲’ 就是‘三象’ ﹐是统治者了解‘象化思维’ 操作后所树立起的‘象’ ﹐要求百姓循此‘象’而行﹐在行动上要以这些‘象’为标准并且模仿‘象’ 中的言行﹐更不可逾越出这些‘象限’ 的范围。在这三个‘象化概念’ 内﹐‘君父夫’ 都是指‘人’ 的概念﹐其内容就是这些人的操守道德和行为属性 ﹐虽没有‘量化’ 的标准﹐但却是‘象化思维’ 完全可理解的‘象化信息’ ﹐这些‘象化信息’ 要比‘量化’ 下来的法律条文和规则来得更好理解。所以深明此道的统治者也就布出这些‘象’﹐并要求百姓跟着走了。在这‘三纲’之外如‘五常’ 式的‘象化概念’ ﹐也是‘布象’的其中一部份﹐只不过它们并非‘活动’ 的实物象﹐而是‘概念’ 象而已。到现在为止﹐我们可以了解到从汉代开始﹐深明‘象化思维’ 模式的统治者﹐藉‘独尊儒术’ 的方式﹐把在当时‘百家’理论中最完整与系统的儒家道德理论﹐确定为国家制度下的‘象化概念’ ﹐要求百姓在思想上‘循象而行’ ﹐又以‘三纲’ 的方式以‘君父夫’ 的行为为‘象’ ﹐成为思想之外的行为楷模﹐让百姓‘看’着来‘行’ ﹐这就是‘人间象’或称为‘活人象’

笔者想再说明一点﹐中国思想完全趋于一统的时间﹐始于儒家思想自汉代的‘国家化’ ﹐这‘国家化’ 的原因正是因为儒家思想在人伦道德犹其是‘忠孝’ 方面着墨最多﹐这样统治者可以利用灌输这种思想来维持统治﹐所以这就成为了儒家正式‘国家化’ 的原因﹐而儒家思想的‘独尊’ 看上去又令到儒家以外的思想无以发展﹐但这却是完全附合‘象化思维’ 模式的。今天从‘象化思维’ 模式的角度看﹐西方式科学思想无法在这种思维模式下发展﹐而这种模式也已经发展出了它最完善的体系﹐本章中的‘三纲五伦’ 思想就是其中一点。就算在昔日﹐统治者没有做出独尊儒术的举动﹐或定立其它思想为正宗﹐中国的思想发展史也不能改写。我们现在明白到﹐这一切都因思维模式而造成﹐‘象化思维’ 是一切事情的主因﹐它发展出了有关道德的‘人本哲学’而非西式的科学﹐因为有关‘人’ 的思想与行为都是‘象化概念’ 的最佳素材﹐在先天上就没有可‘量化’ 的标准。不论‘象化思维’还是‘量化思维’﹐它们的运作都需要以‘概念’ 为基础﹐‘量化思维’ 循‘量’ 而行﹐‘象化思维’则‘循象而行’ ﹐作为具有相同思维模式的统治者﹐他们出于统治利益的考虑, 自然希望被统治的百姓可以按着他们的意志而行﹐所以‘量化思维’ 就倾向于以‘量化’ 的法律条文来维持统治﹐而‘象化思维’ 则布出了一个个在思想概念和视觉行为上可见的‘象’﹐预计被统治者在‘象化思维’ 下将循这些‘象’ 而行﹐走向统治者意志与愿望的方向。

总结的来说﹐统治者为了维謢社会的稳定而布下了以下三大类别的‘象’

1.         概念象: 以‘概念’ 形式出现﹐直接由思想来吸收﹐主要是道德概念﹐如‘五常’ —仁﹑义﹑礼﹑智﹑信﹔忠﹑孝﹑节﹑义﹐还有‘君子’ 概念等。现在﹐我们明白到‘象化思维’ 利用‘儒家’ 道德思想作为‘布象’ 的手段﹐这样我们就可以理解鲁迅先生在小说《狂人日记》中﹐那一段脍炙人口的话: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 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因为﹐‘仁义道德’ 在‘象化思维’ 的传统社会中已被利用为统治的工具﹐如果这个社会成为了‘吃人’ 的社会﹐这种所布之‘象’ 就难辞其‘吃人’ 帮凶的责任﹐所以‘仁义道德’ 看上去只是‘吃人’ 二字。

2.         人间象﹕这是活着的人物﹐可以通过‘视觉’ 接触到其言行﹐如﹕三纲中的‘君父夫’ 对‘臣子妇’ 的榜样性﹐读书人如秀才﹑举人﹑地方官对当地百姓﹐这都是‘人间象’

3.         人物象﹕这是先逝之人﹐甚至可以是虚构的人物﹐主要以‘听闻’ 和读书的方式来理解‘象’ 内的信息﹐如 ‘关帝’ 或先逝的‘节妇’ 等﹐这都是‘人物象’。

第一种的‘概念象’ 在‘人本哲学’ 的章节中已有一定的论述﹐笔者相信这些概念也较易理解﹐所在以下来的部份将集中讲述第二和第三种‘象’ ﹐它们是中国文化与历史中的一种独特的现象﹐完全反映出‘象化思维’ 模式一直以来的存在性。

上一章節: 修齐治平—‘象化思维’ 的管理认知
 
下一章節: 君主之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