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富贵福禄寿﹕[繁體版]

作为‘象化思维’ 的先民﹐同样是人类﹐所以也离不开对以上‘人性本能’ 的追求﹐但是如何去追求这生命中的‘必需品’ ﹐如何去满足自我的本能欲望呢﹖要回答这个问题﹐人们就需要通过认知来寻求答案了。当然﹐‘象化思维’ 的先民就以‘象化思维’ 模式来进行认识。他们首先要从那些他们认为能够成功满足到人类本能欲望的人身上开始认知﹐了解他们身上存在着的‘与别不同’ 之处﹐也就是他们的‘属性’﹐ 因为有关‘人’ 的信息就是‘象化概念’ 的绝佳素材﹐这也是‘循象而行’ 的操作。于是‘取象类比’ 就从那里开始。以下通过‘象化符号系统’ 的方式﹐对‘象化思维’ 的认知过程作出了说明﹕

‘象化概念’ ‘富’ 所提示的‘象化信息’ ﹐通过顾名思义可以理解﹐就是拥有丰富的资源﹐包括金钱妻妾庸人等﹐这些人自然就可以满足到‘食’ ﹑‘性’ 与‘占有’ 的欲望。因为他们富有﹐这是大部份人的共同愿望﹐所以他们也受到大家的崇拜而名声显达﹐‘自我突出’ 的欲望自然也得到了满足。‘象化概念’ ‘贵’ 原意是‘优越’ ﹐古时社会地位优越的人士﹐莫非是统治阶层﹑达官贵族﹐还有因为手上有财而换取到权势之人﹐作为统治者和达官贵族﹐自然也因权而得财。对于他们﹐人类的三个基本欲望不用说也就可以轻易达到了。在古代的社会政治环境下﹐因为来自社会地位的‘权’ 就可以得‘势’ ﹐因‘势’ 也可以聚敛财富﹐这样也由‘贵’ 而‘富’ ﹔反过来﹐因为有钱的‘富’ ﹐可以通过对权势之士的巴结﹐以‘财’ 换‘权’ ﹐因此也可由‘富’ 达‘贵’ ﹐取得优越高尚的社会地位。所以﹐‘富贵’ 两个概念虽然各有所指﹐但两者总是同时并存的现象﹐实际上就是相生之物而互不分离。因此﹐‘富贵’ 的概念总是同时出现﹐在《论语》中﹐也通过子夏之口﹐最早提到过‘富贵’ 这个概念﹕

子 夏 曰 : 「 商 闻 之 矣 : 『 死 生 有 命 , 富 贵 在 天 』 。 君 子 敬 而 无 失 , 与 人 恭 而 有 礼 ; 四 海 之 内 , 皆 兄 弟 也 。 君 子

何 患 乎 无 兄 弟 也 ? 」 《论语﹒颜渊》

因此就形成在中国的风俗习惯中﹐当我们祝愿他人的时候﹐也有‘大富大贵’ ﹑‘花开富贵’ ﹑‘富贵吉祥’ 等祝福语。总之﹐以‘象化思维’ 的认知来说﹐只要具有了‘富贵’ 这种‘属性’ ﹐个人的本能欲望就可以得到满足(在下节中论述的‘出人头地’ 概念也是满足人性中‘突出自我’ 的本性﹐请详见下一节)。于是﹐‘富贵’ 这两个‘象化概念’ 就在‘象化思维’ 的认知后形成了。说‘富贵’ 是‘象化概念’ ﹐因为其中只交代了一种‘属性’ 的信息﹐‘富’ 只有‘富有﹑拥有很多财富’ 之意﹐而‘贵’ 也是‘高尚﹑优越’ 的‘属性’ ﹐在两者中都没有交代到达到‘富贵’ 的‘量化’ 标准﹐而这就完全具备了‘象化概念’ 的特性。当‘象化概念’ 一旦形成﹐这就会成为了现有的‘象化概念’ ﹐不仅以此作为认知的工具﹐同时它们也带上了‘扩张性’ ﹐只要‘象化思维’ 带着这两个概念来认知如何满足人性欲望这一课题﹐只要人生经历得越多﹐这两个‘象化概念’‘富’ ‘贵’ 在个人与社会的意识中也就‘澎涨’ 得越快﹐成为人生追求的主要目标(如下图) ﹐同时在通过‘富贵’ 对人生经验和所见所闻的认知过程中﹐也可以透过这些人生经历和所见所闻﹐更好的揣摸出‘富贵’ 的属性﹐从而扩充了‘富贵’ 的内涵。       

以‘象化思维’ 通过‘循象而行’ 的行为方式﹐这‘富’ ‘贵’ 之‘象’就成为再好不过的人生方向﹐追求‘富贵’ 就成为人生的原始动力。因为人有满足‘本能’ 的天性﹐不可逆转﹐现在‘象化思维’ 就可以朝着这两个‘象化概念’ 来实现本身的愿望了。人类实为血肉之躯﹐追求‘本能’ 的满足很自然就成为了生存的第一目标﹐而‘富贵’ 就是在对‘人性本能’ 作认知后所得到的其中一个成果。这两个‘象化概念’直接与生命本能挂钩﹐有别于其它的‘象化概念’ ﹐从‘人性本能’ 而来的‘富贵’ 也就要比其它同样是作为‘循象而行’ 之‘象’ ﹐更接近血肉的神经﹐更有大自然的号召力﹐更加接近大自然力量所呼唤的‘天性’ ﹐对它们的追求也变得更加迫切与现实。所以﹐笔者又命名这‘富’ 与‘贵’ 的‘象化概念’ 为‘人生象’ ﹐作为突出它们在指导人生方向中的重要作用。

        在得到‘富贵’ 这两个‘象化概念’ 后﹐先民再慢慢把本能欲望向人生追求方面作细化分析﹐体会到人生存在着对一种幸福﹑悠闲﹑身心舒坦等感觉的追求和愿望﹐这种的感觉相比纯粹的‘物质﹑性与占有(自我容出) 的基本欲望﹐就较倾向于‘精神’ 层面﹐就如同传说中‘神仙’ 的生活一样。这里面没有突出‘食色’ 欲望的满足﹐但却是一种人生追求的至高境界﹐但这种‘福气’ 和‘幸福’ 的感觉也不可以用有限的语言作出定义与表达﹐它的内容是感觉中的一种‘状态’ 与‘属性’。到了明代﹐先民就把这种完全符合‘象化概念’ 的感觉追求﹐以道教中的‘福星君’(道教神仙所居之地就称‘福地’) 这一位神仙的‘福’ 字作命名﹐以‘象化概念’‘福’ 作为认知的途径﹐同时也是结果。如下﹕

之后﹐‘象化思维’ 也通过同样的方式﹐把道教中另外两位神仙﹐‘禄星天佑星君’ 与‘寿星老人星君’ 分别‘取象’为‘禄’ 与‘寿’ 这两个概念﹐前者的‘禄’ 原意指官员的薪俸。因为‘高官厚禄’ 的关系﹐高官作为统治阶层﹐具有了‘贵’ 的意义﹐而‘厚禄’ 则可表示‘富’ ﹐所以‘禄’ 的概念中已包含有‘富贵’ 的概念。后者‘寿’ 也是人类对生存渴求的表现﹐长寿就是生命的延长﹐满足的是本能的生存欲望。因此﹐这三个‘象化概念’ 也可视为另外的‘人生象’ ﹐这些‘象’ 也是人生的方向和目标。但是﹐在这‘福禄寿’ 三‘象’中﹐以‘福’ 最为突出﹐因为它指示的人生状态更广阔﹐而且在意思上也就是‘属性’ 上﹐‘福’ 的概念也可以包含‘禄’ 与‘寿’ ﹐甚至也可以是‘富贵’ 的表现﹐不论‘富贵’ 或‘禄’ ‘寿’ ﹐其实都可以理解为‘福’ 的一种。因此﹐中国人家中就有贴‘福’ 字的习惯﹐还要把它‘倒贴’ ﹐取谐音‘福到’ 。此外﹐还有‘百福’ 图﹐就是‘福’ 字的一百种不同写法﹐挂上这‘人生象’ —福﹐也就是把它取之为‘象’ ﹐就好像‘图像’ 一样﹐‘看’着它来作‘循象而行’ ﹐表达出对这种生命状态的追求。(在另一方面﹐把‘福’ 字张贴到哪里﹐也可以令到‘福’ 的‘属性’ 随字贴而依附到哪里。)除此之外﹐中国人还会在家居中摆上‘福禄寿’ 三星的瓷雕﹐其作用也是要‘看’着这些瓷雕﹐把它们作为人生的目标﹐又是一种愿望的表达方式。由此可见﹐‘象化思维’ 源出自‘视学思维’ ﹐概念‘象’ 与视觉‘图像’ 在本质上是一样的。因此﹐指示概念的‘象化概念’ 也要把它可视化而成为有形的‘图像’﹐以‘看像’ 来‘循象’ 。根据同样的‘象化’原理 ﹐‘象化思维’ 还会把‘财’ 字可视化﹐甚至把‘财’ 神格化而成为‘财神’ ﹐在家也贴上‘招财进宝’ 的字样或者摆放‘财神’ 瓷雕﹐满足到‘象化思维’ 以‘循象而行’ 来追求人生愿望。

        总而言之﹐‘富贵’ 作为人类本能欲望的认知﹐最后成为‘象化概念’ 。采用相同的方式﹐‘福禄寿’ 的‘象化概念’ 也作为表达人生愿望的途径而成形﹐之后还有‘财’ 的概念﹐这些都是‘象化思维’ 指导生命行为的基本概念。如果﹐一个人的名字是用作表达人生期望的话﹐中国人当中特别是农村的百姓﹐以‘富’ ‘贵’ ‘福’ ‘禄’ ‘寿(有时也用‘根’ ) 与‘财’ 字作名字一部份的现象最多。七十年代在中国大陆﹐出身自农民﹐最后‘贵’ 为‘国务院副总理’ 的‘陈永贵’ ﹐也以名字中的‘贵’ 字﹐表达了父母对儿子的成长愿望。这些‘人生象’ 最令人感到真切的地方﹐就是它们都是直接联系神经感观的‘人生目标’ ﹐充满着人类的本能欲望﹐所以比较其它的‘象化概念’ ﹐在‘循象而行’ 的时候﹐ 就更有因循的倾向性了。

上一章節: 人性本能
 
下一章節: 出人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