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出人头地﹕[繁體版]

        在上一章的‘富贵’ 中﹐我们已经了解到‘人性’ 中主要的欲望﹐其中第三点就是‘自我突出’ 的本能欲望﹐也就是一种‘荣耀心’。为了令个人达到这方面的满足﹐‘象化思维’ 就必须首先对‘人’ 的行为作出认知﹐在这种认知基础上﹐除了发现‘人’ 的不同行为和心理﹐从而形成道德学问的之外﹐最主要的是类比出人与人的差别﹐人与人在互动(竞争)中所显现出的成败得失﹐出于这种好胜求存﹑突出自我的人性本能﹐胜过他人的人也就可以在人群中突围而出﹐引来其它人的注意﹐成为人所关注和崇拜的对象﹐这种人的本能‘荣耀心’ 也就可以得到满足。因此﹐这种认知的目的﹐就是怎样令自已成为那个‘中心人物’ ﹐从而满足自已的‘荣耀心’ —其中一种本能欲望。因为﹐‘象化思维’ 在对有关‘人’ 的‘象化概念’ 方面有着明显的倾向性﹐所以也更善于关注这种人类行为﹐从中认识到自己如何胜过他人 ﹐也就是‘出人头地’ 的方式 。对人的认知﹐就是因为自己有模仿的愿望而去观察‘出人头地’ 的人﹐尝试学习他们‘出人头地’ 的行为﹐最后这个从他人行为中认知出来的行为‘属性’ —出人头地 ﹐就成为了‘象化概念’ 作为参考的‘象’ 而起到‘循象而行’ 的作用。这个‘出人头地’ 的‘象化概念’﹐顾明思义﹐就是对他人的超越﹐在群体中表现突出﹐受人瞩目﹐其中指示出的只有人与人之间的相对性﹐相对的高低性而已﹐绝对没有表明有关‘量化’ 的信息﹐就是有关‘超出’ 的标准﹐在甚么的环境中‘超出’ 才算是‘出人头地’ 等。所以这概念中只提到相对的‘属性’ ﹐就是‘相对性’ ﹐这也就完全符合了‘象化概念’ 中的信息特性﹐因为只有‘相对性’ 的‘属性’信息﹐才能构成‘象化概念’ 的核心内容。‘出人头地’ 通过这种‘属性’ 也就可以包容了所有‘出人头地’ 的情况﹐令到概念的信息量变得具有‘无限性’ 。可见‘出人头地’ 就如同‘君子’ ﹑‘小人’ ﹑‘仁’ 等有关‘人’的道德‘象化概念’ 一样﹐符合了作为‘象化概念’的条件﹐最后成为如假包换的‘象化概念’。以‘象化符号系统’ 推演出的‘出人头地’ 概念﹐可示如下﹕

        ‘出人头地’ 这一概念在‘象化思维’ 下成为了‘象化概念’ ﹐这并不表示我们的论述就到此为止。相反﹐这才是我们了解‘出人头地’ 这一概念如何成为中国社会中﹐横跨各阶层以及社会中每一个人的‘人生象’ 的开始。因为‘象化概念’ 如同‘象化符号系统’ 表示的那样﹐具有‘扩张性’ ﹐而‘出人头地’ 的‘象化概念’﹐正是一个由认知开始那一刻起﹐只要遇到有人的地方﹐通过‘取象类比’就可以不断澎涨扩散的‘象化概念’ ﹐致使‘出人头地’ 之‘象’ 成为了社会人群中一个重要的‘象化概念’ 。那么这‘出人头地’ 的‘象’为甚么会扩散得如此之快呢﹖原因就是‘出人头地’ 的概念所指示的‘属性’ 与人有关﹐从名称上就可以顾名思义的对它的内容作出理解﹐它简单直接的指示出有关‘人’ 的关系﹐正如上文所提到的﹐这种‘人比人突出’ 的信息特征﹐只要在有人活动的地方﹐就可以类比认知到这种‘属性’的存在﹐这种现象触目皆是﹐不言也可以自明﹐‘出人头地’ 要比‘君子’ 或’ 仁‘的概念更容易理解。因此﹐这‘出人头地’ 的‘象化概念’﹐对社会各阶层的人来说﹐就成为再显浅不过的道理﹐而且它是实现人性欲望的其中一种途径﹐也就是各阶层人士最关切的追求。

在人的一生中﹐从孩提时的玩耍读书﹐到走进社会工作﹐不论在哪一个地方生活﹐不论干甚么﹐只要有人群的地方﹐就能在个人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中‘类比’ 出‘出人头地’ 的人群‘属性’﹐ 认识到哪里都有‘出人头地’ 的机会。当这一个‘象化概念’ 一旦成立后﹐它就可以成为现有的‘象化概念’ 作为认知的工具﹐然后把类比出的现象和属性再收入到‘出人头地’ 的概念内﹐令到‘出人头地’ 的内容不断扩充﹐而对‘出人头地’ 的认识也就不断加深。个人就在有意或无意间让‘出人头地’ 引领着自己的行为方向﹐也因为本能欲望的驱动而让自已‘出人头地’。以下﹐笔者通过‘象化符号’ 和再次引入了人生经历﹐模拟说明‘出人头地’扩散的过程﹕

        在‘象化思维’ 中﹐类似‘出人头地’ 这种指示人与人竞争关系的概念﹐还有‘成王败寇(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和‘行行出状元’ 的概念。这两个‘象化概念’如同‘出人头地’ 一样﹐都表现出人在人群中与其它人的相对关系 ﹐不同之处是‘成王败寇’ 还带有另外一层信息﹐这层信息是通过指出成败者的结局来暗视了人际竞争中的残酷性﹐正面(成功)的出人头地者和负面(失败) 的出人头地者在结局收场上将会有很大的分别。至于‘行行出状元’ 的强调点就放在‘出人头地’ 的机会和个人的努力上﹐强调任何的行业只要通过本身的才能奋斗﹐也就有‘出人头地’ 的机会。可见﹐‘出人头地’ 的‘象化概念’指的是一种普遍的人与人关系﹐直接的指出了个人与其它人(人头地) 之间相对突出的关系﹐而‘成王败寇’ 和‘行行出状元’ 这两个概念﹐就是更加强调了已经‘出人头地’ 的三个‘象化概念’ 。这三个概念原本也有特指性﹐指的是‘王’ ﹑‘寇’ 和‘状元’ 这三种不同的社会地位或头衔﹐后来经‘出人头地’ 作类比认知后﹐也就扩展成为特别的‘象化概念’。 以下的操作说明了‘出人头地’ 对这三种社会地位的认知﹕

现在﹐我们明白了‘王’ ﹑‘寇’ 和‘状元’ 这些‘象化概念’在扩张中的形成过程﹐一旦这些‘象化概念’ 形成后﹐它们也就如同‘出人头地’ 这个概念一样成为现有的‘象化概念’ ﹐作为认知新事物的工具。例如﹐对于具有杰出才华之人﹐我们会称之为‘状元之才’ ﹐我们相信拼抟与奋斗是‘出人头地’的关键﹐因为‘行行出状元’ 。对政治斗争中的‘你死我活’ ﹐而成败的结局可能一下子把现有的局面和制度完全扭转﹐昔日的王者在瞬间沦落为败寇后﹐其境况也随之发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我们也就认识到这是‘成王败寇’ 式的竞争现象。可见﹐‘成王败寇’ 与‘行行出状元’ 是在‘出人头地’ 的概念上再作具体深化﹐所以如同‘出人头地’ 一样﹐不仅可以作为认知的工具﹐而且也可以作为人生道路的指引﹐成为前进的目标。

‘出人头地’ 的‘人生象’在功能上﹐赋予了生活上的动力﹐就是要求在人群中表现‘突出’ ﹐做到‘出人头地’ 来争取他人的注意﹐满足自我的‘荣耀心’﹐它既是一种人生目标﹐也是一种服务其它‘人生象’ 的动力﹐为了达到‘出人头地’ 的愿望﹐就往往需要追求‘富贵’ 的目标﹐以‘富贵’ 的实现来‘出人头地’ ﹐而当‘出’ 了‘人头地’ 后﹐例如是高中状元或获得高官厚职后﹐‘富贵’ 也往往是‘出人头地’ 后的报酬﹐正是‘书中自有黄金屋’。所以‘出人头地’ ﹑‘富’ 和‘贵’ 三者之间有着互动的关系﹐这样就构成了一个更加紧密完整的‘人生观’ ﹐一个值得为之付出一生奋斗的价值体系(如下图)

        明白了‘人生象’ 的概念后﹐我们就可以很有效的解释到中国人的生活现象。对于这些现象也应该以这种人生价值观所带出的‘积极’ 和‘消极’意义﹐从这两方面去讲述。在积极方面﹐我们可以解释到﹐为甚么中国人在学习和工作中都较普遍的表现出勤奋上进。在这方面的表现﹐如果观察华人在国外异乡的生活情况﹐我们可以看到这种现象在与外国人的对比下也是很明显的。中国人在商业活动中的劝劳不息﹐在课堂学习上也成绩优异﹐处处表现出了‘出人头地’ 的愿望。工作劳动和商业活动都可以带给人金钱上的收益﹐这就是‘富’ ‘贵’ 的基础 ﹐学习优异所带来的良好工作机会﹐也是为了日后获得‘高薪厚职’() 或专业人士的‘高尚’社会地位() 而作准备 ﹐这些都是‘象化思维’的人生目标﹐而且这不仅来自对本能层次上的追求﹐更是在思维模式上的‘循象而行’ 。这个‘出人头地’ 的‘人生象’ 可以对任何人群社会‘取象’ ﹐其中的‘相对性’ 也具有跨地域和行业性 ﹐因为有人的地方就可以通过‘人出头地’ 的‘人生象’ 作‘类比’ 认知 ﹐认识到其中有关‘出人头地’ 的属性(机会)。所以﹐华人就不仅可以在本国表现出‘出人头地’ ﹐在国外只要有人的地方也要表现突出﹐而实现的方式就在‘富贵’ 的引领下﹐走上商业活动或者专业人士的路线。在‘象化思维’ 的心目中﹐就算通过一些不正规甚至‘非法’的手段﹐个人也应识到国外打工赚大钱﹐不论这种方法是多么的冒险和艰巨﹐只要得到了‘富贵’ 也自然可以 ‘出人头地’ 。从国外打‘苦工’ 赚回来的‘血汗钱’﹐令到一幢幢的住宅房子在家乡土地上冒起﹐自已的妻儿在其中可以安居生活﹐人也就如房子般‘出头’了。可见这‘出人头地’ 的‘人生象’ 具有多么大的影响力﹐这是能驱使人上‘刀山’下‘火海’ 的精神力量﹐由此我们明白到‘象化思维’ 中‘循象而行’ 对行为造成的倾向性。这个‘出人头地’ 的概念﹐当然也可以解释到历史上华人的出国热潮﹐走出了自己熟悉的家乡﹐为了生活上‘出人头地’ 和‘富贵’ 的愿望而不惜远走他乡﹐去到一个完全不了解的地方。为了‘富贵’ 的目标﹐为了在国外赚到足够金钱﹐只要‘富贵’ 在手﹐就可以回到‘唐山’ 做到‘出人头地’。因此﹐在国内或国外﹐华人都表现出不太介意工作环境和工作性质的态度﹐只要能有工作做﹐能有赚钱的机会就可以﹐这样‘卖猪仔’ 成为苦工也可以接受﹐如果不了解‘象化思维’ 的‘人生象’ ﹐也就很难体会到这种执着 。同时﹐在国内外工作生活时﹐也不忘在工作环境中‘出人头地’ ﹐表现出工作勤快﹑刻苦耐劳。又根据本书提及到有关‘象化思维’ 模式中人与人关系之间的‘互属性’ ﹐两代人之间也就存在着‘互属性’ 的融合关系﹐所以作为新移民的第一代﹐为了为下一代打好物质上的基础总是不惜一切﹐为了让下一代得到更好的教育机会﹐这一代人现在就算只能打‘苦工’ ﹐不见天日﹐但是这一代人相信‘出人头地’ 的机会有朝一日总会发生在下一代人身上。可见‘出人头地’ 的愿望﹐在‘象化思维’ 的演绎下﹐通过两代人间的‘互属性’ 而寄望在下一代身上﹐下一代的‘出人头地’ 也就等同于发生在这一代人身上一样。

以上的是‘出人头地’ 所带出的正面意义﹐另一面就是消极意义﹐其中也分出两个层面﹐其一是﹐在‘象化思维’ 中‘循象而行’ 的认知模式中﹐‘象化思维’ 的人只通过现有的‘象化概念’ 来认知事物﹐或者具体来说﹐就是其行为受到现有‘象化概念’ 的带领﹐如‘出人头地’ 和‘富贵’ 等﹐至于与‘象’ 没有共同属性的事物﹐例如是国外不同的生活文化﹐或是非商业性的领域﹐像国外的政治环境或社会结构等﹐‘象化思维’就显出了一种‘漠不关心’ 的态度。‘象化思维’ 不太关心自已处身在怎样的环境中﹐不论干甚么职业或处于怎样的文化或社会环境里﹐只要有人的竞争就可以实现‘出人头地’ 的愿望﹐只要坚执着心中‘循象而行’ 的‘人生象’ 就是生活的宗旨﹐对其他如国外的社会文化或是人文文化﹐就没有插足和探求的冲动了。而在另一方面﹐‘出人头地’ 的‘象化概念’ 正是造成了中国人成为‘一盘散沙’的其中一个根本原因(另一个是人际关系的‘互属性’) 。由以上的论述可知﹐‘出人头地’ 是一个不断扩散的‘象化概念’﹐基本上是‘象化思维’ 人生行为的基础﹐一致‘循象而行’ 的个体对‘出人头地’ 的认知和行为存在着极大的倾向性。如果每一个人都以‘出人头地’ 为‘己任’ ﹐这样就难免会发生剧烈的个体竞争甚至利益磨擦﹐如果这发生在一个团体内﹐这就成了‘窝里斗’ ﹐团体精神也就荡然无存﹐团体成员间的合作就会因为各怀‘出人头地’ 的私心而没法展开。若然﹐个人中‘出人头地’ 的‘象化概念’盖过了其国族观念的话﹐在遇到外侮的情况下﹐也只能各走各路﹐不能团结抵抗﹐更有甚者﹐可能为了自己的个人成功—‘出人头地’ 而甘愿作‘汉奸’ ‘走狗’ ﹐倒戈相向﹐以践害同胞的方式﹐把同胞‘压’ 下来让个人‘出头’。对于这些卖国行为﹐只要翻开史册﹐竟是触目皆是。‘象化思维’ 团体的这些不团结现象﹐只要有华人的地方﹐也是可以感受得到的﹐因为每一个个体都要争着出头﹐所以俗语有云﹕‘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三个中国人就是一条虫’。 这就说明﹐当只有一个中国人的时候﹐也不存在‘出人头地’ 这种相对性的情况﹐因此﹐一个中国人就发挥出他应有的才干﹐做出杰出的成绩﹐这是一条龙﹔但当有三个中国人在一起的时候﹐每一个中国人就有机会实现自已‘出人头地’ 的愿望﹐结果就因为互相的竞争而抵消了个体的才干﹐三个中国人加起来做出的事情不增反减﹐所以就成了一条虫。至于﹐‘一个和尚有水吃﹑两个和尚争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 表达的也是同样的道理﹐这是‘象化思维’ 模式下一种特别的文化现象。如果我们再看一下华人在海外经营企业的情况﹐我们就可以发现华人企业与当地西方人企业发展出‘相反’ 的形态﹐这就是华人企业以‘分’ 为主﹐一开二﹐二分四这样分拆下去﹐最后形成星罗棋布的‘小企业’ ﹐而西方人的公司则在不断的整合中﹐通过特许经营或收购的方式﹐最后令到各个行业只剩下几家‘龙头’ 企业而已。在华人企业方面﹐不论是超市杂货店﹐还是电讯(电话卡) 公司﹑旅行社﹑信贷公司或报社﹐它们的数量之众相对于当地华人的实际人口﹐可算是叹为观止﹐就连当地的西方人公司也‘自愧不如’。发生这种现象主要与‘象化思维’ 的‘出人头地’ 观念有关(还有与公司是‘家’ 的另一种形式有关﹐令到公司倾向以‘家人’ 的方式管理﹐请参看专章。)﹐因为华人公司的数量之众主要来自分拆﹐也就是原有公司中的职员﹐当‘学成出师’ 后﹐往往另起炉灶再组新公司﹐正是俗语所云﹐‘宁为鸡口﹑莫为牛后’ ﹐与其‘寄人篱下’ ﹐不如而且更应该‘出人头地’ 。在自组的公司中由昔日的顾员(牛后)而一跃成为老板(鸡口)﹐这就是第一级的‘出人头地’ ﹐然后再运用原有经验把自已的旧老板再‘比’下来﹐这就是第二级的‘出人头地’ 了。如果﹐我们再细看这些琳琅满目的华人公司﹐我们会发现在这些公司中就是缺少了‘职业中介所’ ﹐因为这种公司在当地社会却是十分流行的﹐反而在华人公司里却鲜有华人的‘职业中介所’ ﹐这就有点奇怪了。但是﹐只要我们回顾本书已提及过的内容﹐我们就明白在‘象化思维’ 的模式下﹐‘公司’ 只属于‘家’ 的一种﹐而且‘象化思维’ 在思维操作上主要以‘人’ 或人际的‘互属性’ 为主﹐所以华人公司招请顾员的方式主要通过熟人介绍和亲戚关系。而且受到‘家公司’ 的模式影响﹐华人企业主要以‘夫妻’ ‘父子’或数个亲戚朋友的小规模方式经营﹐其中理想的顾佣关系也就是‘家人’ 式的关系﹐‘家人’ 之间也没有‘必要’ 讲求‘量化’ 的权利义务﹐‘凡事好商量’ 。不过﹐毕竟老板与顾员往往不是真正具有姻亲或血亲关系的‘家人’ ﹐在没有明文规条的保护下﹐顾员的权利和顾主的义务也可以发生任意的‘消长’ 或‘倾斜’ ﹐这种情况最后只会加速顾员产生‘宁为鸡口﹑莫为牛后’’ 的想法(‘出人头地’ 的想法本来已有﹐这种情况只是加快了执行的步伐。)﹐另找自已的家人或亲戚与好友﹐再组‘家公司’ 。于是﹐华人的公司企业最终将不断分解﹐直至成为‘家庭式作坊’ 或是‘寡头企业’ ﹐这种分解过程才告完成。在这种公司零散的状态下﹐不仅可以令到各人都得尝‘出人头地’ 的所愿﹐而且在这种公司规模下﹐‘象化思维’ 只要发挥出人际‘互属性’ 与‘家人’ 合作就足够﹐一切的工作完成在‘默契’ 之间﹐而不需要考虑‘量化’ ﹑‘宣明’和‘明文’的契约关系﹐这绝对是符合‘象化思维’ 模式的经营方式﹐所以就可以大行其道了。

上一章節: 富贵福禄寿
 
下一章節: 人生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