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人生象﹕[簡體版]

        在本節中﹐我們將對‘象化思維’以‘人生象’ ‘循象而行’ 的行為方式進行總結。我們把本書中提及的所有‘象化概念’分為兩大類﹐第一類是‘統治者’ 所‘布’ 的象﹐而另一類就是相對於個人﹐以‘人性欲望’ 的滿足為基礎的‘人生象’ ﹐這些‘人生象’ 對個人存在著更巨大的吸引力﹐因為這些‘人生象’ 是直接或間接與‘人性本能’ 欲望掛鉤的﹐對這些‘人生象’ 的追求有著對‘人性滿足’ 的潛在動力﹐這是與身俱來的‘人性本能’。 正如現代經濟學理論就是建築在‘人是利益的極大化者’ 這一基本假設上﹐而發展成的理論內容。如果﹐我們否定了這一點或有朝一日﹐人類發現這一點不再是人類的‘本質’的話﹐現代的經濟理論大廈也隨之在瞬間倒坍﹐所有建基於這一個經濟學假設的結論和理論也成為無效的理論 。可見﹐人類進步的動力實際上就是來自於對人類的天性追求﹐任何一種外力也不可能扭轉這種人性的大趨勢。又例如﹐‘性欲’ 是人性中的重要追求﹐所以不論古今﹐最吸引人的娛樂或是利益交換都沒有離開‘性’ 的內容﹐現代文明如何發達都沒有把人從這方面的興趣上引領開去﹐反而以現代科技文明重新包裝‘性’ 話題或‘性’ 產品﹐因為這是人類生存的根本力量。

在‘象化思維’ 的歷史中﹐歷朝歷代的統治者對天下百姓所布下的‘象’ ﹐除了‘父為子綱’與‘夫為婦綱’ 帶有人倫天性之外 ﹐基本上再沒有一個與人性相關﹐甚至乎為了樹立合乎道德標準的‘人間象’ ﹐把官員的利益收入壓到‘非人’的地步﹐完全莫視了人性的物質欲望﹐以扭曲人性的欲望來服從道德中‘安貧樂道’ 的內容﹐以此向地方百姓做出‘不謀利益﹐只求安份守已’ 的行為表率。這些違反人性的做法﹐自然在骨子裏就得不到人性的觀迎﹐於是整個社會的前進動力就轉移到‘人生象’ 的追求上。如下﹕

       

上圖已經總結出與‘人性欲望’ 有關的‘人生象’ ﹐這些‘人生象’ 都是一個個的‘象化概念’ ﹐它們當然帶有‘象化概念’ 的所有特性。‘象化概念’ 一旦形成後﹐它就有可能作無限的擴張。而對於新事物的認知﹐‘象化思維’ 的模式就是以現有的‘象化概念’ 與新的事物作‘取象模擬’﹐最後把新的事物歸入到某一個現有的‘象化概念’ 中作為認知的結論﹐同時現有的‘象化概念’ 就是以這樣的方式擴張開去。

在‘象化思維’ 的生命裏﹐每一個人生階段都可以通過‘人生象’ 作為認知的根據﹐也就是說都能夠成為對‘人生象’ 的追求。當人加入到學校﹑機構﹑公司或部門中﹐都可以是一個‘出人頭地’ 的機會﹐如果不能加入以上的任何一個單位﹐以自力更生的方式營運生意也是一個在社會上‘出人頭地’ 的機會。假如在這個社會或國家中難有容身之所﹐漂洋出海也是必要的選擇。能夠‘出人頭地’很自然也擁有了‘富貴’ ﹐當人生完成了求學階段或根本無機會求學﹐也是時候向‘富貴’ 的目標邁進了。不能做生意﹐也要成為專業人士﹐最起碼都要幹坐辦公室的管理工作﹐職業的分工和等級對‘象化思維’ 而言﹐往往只是‘富貴’ 程度的差別﹐或者存在著‘出人頭地’ 的機會高低。‘行行出狀元’ ﹐只要得到‘富貴’ 就可以‘出人頭地’ ﹐不需考慮現在是否身處海外﹐以何種謀生方式生活﹐只要最後能‘衣錦還鄉’ 就可以﹐所以也可以‘笑貧不笑娼’。‘壽’ 也是一個與生存有關的‘人生象’ ﹐所以‘象化思維’ 特別注重‘及時進補’ ﹐到了一定年齡就要講究‘養生之道’

至於﹐對不能納入‘人生象’ 的事物﹐以‘象化思維’ 模式而論﹐就可以不需要理會﹐它們無非是‘其技巧淫’ 而己﹐‘其技’ 中的知識和事物被貶為‘巧淫’ ﹐並不完全是因為它們與道德無關﹐其實也是與‘人生象’ 的屬性無關。更主要的原因是﹐‘象化思維’ 的模式對解構新事物背後的原理無能為力﹐要想探索事物的原理﹐只有‘量化思維’ 的方式才能做到﹐這就是西方人的思維模式﹐所以‘象化思維’ 只能夠專注於‘人本哲學’ 和‘玄學’ 的研究。既然對新事物沒有分解認知的能力﹐人生的各個階段和境況也可以通過‘人生象’ 來簡單概括﹐生活的內容就成為了在‘衣食住行’ 上的追求﹐這也許就是中國人被認為‘還處於‘口欲’階段’ 的原因。‘食得是福﹑穿得是祿’ ﹐白天在社會中競逐‘富貴’ 與‘出人頭地’ ﹐晚上或假日就是享受‘富貴’ 果實的時候﹐如果你認為自己的‘富貴’ 不夠﹐就再努力一點﹐加個班或是打多一份工﹐平時的閒談也是‘出人頭地’ 與比個‘富貴’ 為主的內容﹐還有關心怎樣才能吃得好。因為‘吃’是在享受‘富貴’ 的果實﹐正所謂‘辛苦賺來﹐自在吃’ ﹐這也是所謂的‘民以食為天’。在傳統上對人的問候﹐往往也以關心對方‘吃過了沒有(用過膳沒有) ﹖’作為開場白。而且‘吃’也是養生長壽的一部份﹐更直接的是對‘食欲’ 的本能享受。‘象化思維’ 未能享受到從‘量化’ 模式下探索新事物的刺激感﹐所以在‘循象而行’ 的引領下﹐還是要以‘人生象’ 作為滿足。

對於‘富貴’ 的‘人生象’﹐廣東人還有一種觀點﹐可以作為‘富貴’ ‘人生象’的另一種表達形式﹐這就是‘搵食’ 的觀點。‘搵食’ 是廣府話方言﹐意即‘找吃’ ﹐原意是指動物為生存而到處找食物。‘搵食’ 這句話作為廣東人一種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 ﹐這說明了這是十分受廣東人重視的觀點﹐一種重要的‘人生觀’ 。作為‘象化思維’ 的‘人生象’﹐ ‘搵食’的意義如同‘富貴’ 一樣﹐就是一種人生的目標﹐但它更深刻的指出了生存的必要行為﹐這是人生必經的過程﹐就是為生存而奔波﹐通過勞動﹑工作或任何方式來換取足夠的物質維持生計。動物所找的食物﹐其實在人方面就是‘金錢’ ﹐‘金錢’ 在人類社會中可以提供到人類賴以為生的物質﹐‘搵食’ 其實就是‘賺錢’ 之意﹐這是為了滿足人類的生存需要。這樣對‘搵食’ 的認知過程﹐就如同‘象化思維’ 對一切事物的認知方式一樣﹐首先從身邊的事情開始﹐基於已有的‘知識’再對人類的生活作‘模擬’認知﹐最後得到以‘搵食’ 為‘屬性’ 的生活認知。因為﹐傳統的生活是以農業生產的形態為主﹐傳統廣東人也生活在與大自然嚴密接觸的農業環境中﹐所以﹐認知就從身邊的自然環境開始﹐這就是對身邊動物如小鳥﹑禽畜的生存活動開始﹐如下﹕

從對大自然動物的‘取象模擬’ 中﹐總結出‘搵食’ 這一個‘象化概念’ 作為結論。之後﹐再以此對‘人類的生活’進行認知﹕

因些﹐生活就是‘搵食’ —賺錢﹐人類需要為生存而‘搵食’ ﹐只要以‘搵食’ 對任何的工作﹑職業和生存方式作認知的話﹐‘象化思維’ 都會發現它們中帶有‘搵食’ 的‘屬性’ ﹐也都是‘搵食’ 的一種手段﹐相反﹐與‘搵食’ 無關的事情﹐也就不需要在上面花時間了﹐廣東人稱之為‘唔等使(沒有用的) ’﹐所以﹐人生的意義只要努力賺錢就可以。於是﹐‘搵食’ 就成為了人生的目標﹐也基本上是人生的全部意義 ﹐就像‘富貴’ 所體現的人生意義一樣 。這樣﹐‘搵食’ 如同‘富貴’ ﹐也成為了‘象化思維’ 的廣東人的‘人生象’ 了。從‘象化三段論’ 的推導模式可知﹐這種‘人生觀’ 的根據在自然界動物的生存活動中﹐對‘象化思維’ 來說﹐它具有無比的說服力﹐這的確是‘象化思維’ 模式下的認知結論。

如果﹐有一種生活方式能夠令人在最短的時間內﹐直達‘富貴’ 的人生目標﹐那對‘象化思維’ 來說﹐也就是最理想的生存活動。人生就是追求‘富貴’﹐也就是‘搵食’賺錢﹐現在直接以‘錢’ 作遊戲﹐以錢賺錢﹐這就是‘賭摶’。賭得大﹐也就‘嬴’得大﹐所以中國人既是‘好賭’﹐也‘豪賭’。如同‘吃’ 的道理一樣﹐‘象化思維’ 不能從認知事物中找尋到樂趣﹐也就只能返回到賭桌上﹐在自已熟悉的範圍內獲得快感和滿足。因此﹐有中國人的地方往往‘麻將’聲此起彼落﹐在海外的賭場裏﹐也可見黑壓壓一片的黑頭發和黃皮膚。

        人生的經歷中﹐除了要認知事物和確立人生方向外﹐也要學習如何生活在人群社會中﹐前者可以通過‘人生象’ 的確立來完成﹐而後者的是有關人際互動的情況﹐‘象化思維’ 選擇了以‘人’ 與‘互屬性’ 的方法來解決﹐而不是‘量化’和明文的社會規則﹐這些也是除了‘人生象’ 外﹐影響‘象化思維’ 人生的元素﹐如下﹕

由上圖可見﹐因為‘人生象’ 直接與‘人性本能’ 相連﹐所以‘象化思維’ 傾向于以‘人生象’ 的追求而非統治者的‘布象’ ﹐這就形成中國社會中存在著的‘陰陽’現象﹐在表面上是宮冕堂皇的‘布象’ 作為‘陽面’ ﹐其實在社會中更有真正影響個人生活的‘俗文化’ ﹐這就是‘陰面’ ﹐也就是中國文化中的深層結構 。而在政治和法規方面﹐‘象化思維’ 更傾向於循人際關係﹑人的‘才德’(包括個人‘布象’﹐詳情請參考專章)和社會‘潛規則(陋規)’而行。總結而言﹐‘人生象’ 產生自‘象化思維’ 對‘人性本能’ 的認知結果﹐所以‘人生象’ 既通過‘象化思維’ 模式﹐同時也以人性欲望影響著個人乃至整個社會的行為﹐從而成為真正決定人生方向的關鍵因素。

上一章節: 出人頭地
 
下一章節: 名聲面子—個人的‘布象’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