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人治—‘象化思维’ 的集体观  [繁體版]

        ‘人治’ 就是对与集体利益有关的行为﹐主要以集体中一部份的‘人’ 与‘人际关系’ 作为决定的准则和规范。从本书其它章节的有关论述中得知﹐‘象化思维’ 的思维元素是‘象化概念’ 与‘象化逻辑’ ﹐这两个元素放诸人群社会上﹐就是‘人’ 的道德行为和人与人之间的‘互属性’ 。因为‘人’ 的行为与道德表现是一种既若隐若现而又复杂的结合体﹐在衡量人的道德与行为上﹐从来就没有过‘量化’ 的标准﹐其实也不可能把它们‘量化’ 。因此﹐只能用‘君子﹑小人﹑智者﹑仁者’ 等概念一概而论之﹐但不可能给予这些概念一个绝对的‘定义’ ﹐正如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在做学问上也有‘注不破经﹐疏不破注’ 的做法)。这些‘象化概念’ 都是可以通过阅读有关的论述﹐如《四书》等书﹐或者通过对人行为的实际观察来理解‘象化概念’ 中的信息﹐但不可以用‘定义’ ﹐也就是‘道’或‘名’的方式来‘量化’﹐这样只会规限了‘象化概念’ 的信息﹐这种定义后的‘概念’ 也就不是‘象化思维’ 中的‘象化概念’ 了。因为概念已被‘量化’扭曲﹐‘象化概念’ 中‘信息’ 也再不是指示‘属性’ 的信息﹐同时也失去了它本身可以‘无限分解’ 和‘扩张’ 的基本特性。

根据‘象化思维’ ‘循象而行’ 的操作模式﹐统治阶层就刻意的设下了‘三纲’ 的‘人间象’ ﹐以‘君为臣纲’ ﹐让君主成为天下人的表率﹐君主治国的本领讲求的是‘以孝治天下﹐以德治国’ ﹐但是因为当时信息流通受到的客观限制﹐真正能感到君主的存在﹐无非只是君主身边的群臣﹐为了把‘人间象’ 的效果散布到天下的每一个角落﹐就再提出‘父为子纲﹑夫为妇纲’ 。天下人都有自已的父母﹐而成年的女性都有丈夫在身边﹐这样每一个人都有了自已的榜样﹐可以‘循象而行’ 。不过﹐并非每一个父亲和已婚男性都能够起到‘正面’ 的表率﹐所以就需要有‘功名’ 的读书人和由读书人组成的‘地方官’ 作为持‘执照’ 的‘人间象’ ﹐‘功名’ 或‘朝庭’ 的任命就是统治者对‘人间象’ 的‘认证’ ﹐确认他们是‘才德廉备’ 的同时也能够‘以德服人’ 。‘人间象’有了‘认证’ 后﹐这些走在老百姓间的人士﹐就是一面面活在人间的‘象’ ﹐或称‘楷模’﹐天下百姓也就可以‘看’着来生活了。如果﹐百姓们做得出色﹐也具备了‘人间象’ 功能的话﹐统治者就会颁授另一种形式的‘牌照’ 作为‘认证’ ﹐这就是‘牌坊’ 。如果你是节妇﹐就有‘贞节牌坊’ ﹐这一幢幢的牌坊﹐又是一面面在百姓间的‘象’ 。作为士大夫阶层的做法﹐统治者的进一步‘认证’ 就是在死后授予的‘谥号’ ﹐再者就是以统治手段﹐为死者立祠立庙﹐把人格提高到‘王格﹑帝格’ 甚至为‘仙格﹑神格’ 的地位﹐这就是‘关帝’ 的‘人物象’

笔者在这里再次总结一遍统治者的‘布象’行为 ﹐想重申的是﹐这些并非历朝历代统治者别出心才的行为﹐更非中国人的‘奇想发明’ ﹐而是‘象心思维’ 的必然结果。根据‘象化思维’ 的认知模式﹐就一定会产生以上的历史现象﹐把统治的重心放在‘人’ 的个体身上。如果以一个普遍的方式来说明这个问题﹐就是‘象化思维’ 的集体管理模式是建立在‘循象而行’ 上﹐而‘人’ 就是这个‘象化概念’ ﹐这就是把某些个体人树立为‘象’ ﹐作为其它集体成员的行为模范﹐从而达到集体行为的统一性。在‘象化思维’ 模式下﹐就算在某一个时间内没有集体认可的人作‘象’ ﹐集体成员也会自觉的以个人信仰的标准选择某些人为‘象’ ﹐因为‘循象而行’ 是‘象化思维’ 的操作模式。为了防止集体出现‘群龙无首’ 式的管治混乱﹐这样‘象化思维’ 就必须把思维操作建基在这些选择的‘象’ 上﹐以恢复‘循象而行’ 的操作。相对于‘象化思维’ 的‘量化思维’ ﹐‘量化思维’ 模式也是以概念为基础运作﹐这就是‘循量而行’ ﹐这个‘量化概念’ 或‘逻辑量化点’将会是法规条文﹑个人权限的定义﹑义务的界定等﹐这些都是可落于文字的概念和逻辑。因此﹐在古时英国国王与诸候间的封建关系﹐就是以《自由大宪章》来落实。

对于‘人’ 的行为与道德﹐这些概念就只有‘象化思维’ 才善于理解﹐每一个‘象化思维’ 的人都想选一个‘君子’ 作为集体的领袖﹐但是谁也不能说清‘君子’ 是一个怎样的人﹐所以成为领袖的往往需要懂得权谋‘布象’ ﹐其实心中想到的无非也是‘出人头地﹑富贵﹑名声’ 这些与人性本能有关的‘人生象’ ﹐‘伪君子’ 就是这样形成了。这就是古时刘备的‘三让徐州’﹑自古领袖为招降而对被俘敌将所作的松绑‘小动作’ ﹐甚至今天台湾选战中为他人‘跪票’ 的动作等等。这种‘伪君子’的‘布象’行为对思维层面而论﹐却完全合符‘象化思维’ 模式﹐所以说‘象化思维’ 提供了‘阴阳人格’ 与‘伪君子’ 的生长土壤。

        除了‘象化概念’ 的‘人’ 之外﹐还有‘象化逻辑’ 作为另一个‘象化思维’ 的思维元素﹐同样也是‘循象(象化逻辑) 而行’ 的方式。正如本书已论述过的内容﹐同样是集体结构的人群社会乃至国家﹐都是‘象化思维’ 在‘家庭’ 的认知上再作认识的﹐所以有‘国家’ 的说法。‘国’ 在形式结构上大于‘家’ ﹐但‘国’ 的认知由‘家’ 的‘类比’而来﹐因此‘国家’ 是一个一体的认知概念﹐‘国’ 与‘家’ 存在‘互属性’。因此﹐个人‘安顿感’ 的立足点就是家庭成员之间的‘互属性’ ﹐也随着对社会的认识而扩展到在社会群体中﹐将接触到的每一个人﹐建立和保持与他人的‘互属性’ ﹐就是来把‘家庭’ 中的‘安顿感’ 极大化。‘互属性’ 可以通过‘象化符号系统’ 来表示﹐却不能‘量化’﹐没有‘量化’ 的演绎关系﹐只有存于‘象化思维’ 意识间的作用力。当两个人或多个人的集体形成后﹐这就出现了人与人之间的‘互属性’关系 ﹐而这种的‘互属性’关系的建立方式与‘互属性’ 的特点﹐有关的内容已在专章中作出了详细的论述。这样的‘互属性’ 一旦成立后﹐它对‘象化思维’ 就能起到一定的作用﹐而且其中的作用力并没有可‘量化’的标准可言﹐并非通过一千元以‘利益授受’ 方式建立的‘互属性’ ﹐就一定能兑现多于一顿二百元的请客再加一些‘交情’ 所能兑现的‘利益回报’ ﹐这个利益回报只是对方对‘互属性’ 的主观确认行为﹐所以没法‘量化’。

在‘象化思维’ 的角度下﹐一切对个体本身的正式或非正式﹑合法或非合法的利益授予﹐还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有可能被考虑为‘互属性’ 的起点。当要采取一个对集体有影响的行动之前﹐如任命或选举时﹐‘象化思维’ 就要先以‘互属性’ 作为判断的依据﹐这种‘互属性’ 包括了对方平时对自己的请客﹐曾经行的一个‘方便’﹑亲戚之间的‘人情’关系等。而且﹐自已将要采取的一个‘正当’行动﹐也一定会对某些人造成利益好处﹐这样又可以算是一种‘互属性’ 的建立和加固方式﹐也需要在这个时候考虑是否应该还掉所欠下的‘人情债’ ﹐是否与某一方建立‘互属性’ 会因为忽略了另一段‘珍贵’ 的‘人情’ ﹐而开罪了另一方呢。‘象化思维’ 的对方也往往承认这种做法和思路﹐所以一个在集体中‘依法辨事’的行为﹐也可以在‘象化思维’ 的转换下成为了一种的‘利益授受’ 行为。至于﹐集体中的‘量化’ 条文包括权利义务的观念就并不是‘象化思维’ 倾向的概念了。

        总的来说﹐‘象化思维’ 还是倾向于以意识中出现的模糊人际‘互属性’ 纲络和‘人’ 头上出现的‘道德光环’ ﹐作为满足‘象化思维’ 操作过程的条件—‘象化逻辑’ 与‘象化概念’ 。一段‘异姓兄弟’ 的情谊﹑一种乡情﹑一席酒菜都是‘互属性’ 关系的标志﹐一道‘道德’ 的‘光环’就可以成为集体的‘纲领’ ﹐成为了一个‘人间象’ 。正如明末清初在民间爆发的抗清起义中﹐秀才往往成为了百姓推举的集体领袖﹐因为他们本来就是百姓的‘人间象’。 除此之外﹐集体中正常的‘决定’ 在‘象化思维’ 的理解下﹐都可以被视为这是对这个‘决定’的最后得益者建立‘互属性’的开始﹐而且这种‘互属性’所隐藏的意义﹐就是在‘互属性’ 覆盖下﹐将来有可能在‘再确认’ 中令自已得到利益回敬﹐因此﹐现在的‘决定’就变得十分重要。

        把话说得具体一点就是﹐一个人群集体的状态是集体行为的总和﹐而个人的行为就是集体行为的一部份﹐在每一个集体成员作出行动之前都需要有一段的思维过程。例如﹐在‘象化思维’ 推举一位领袖或指派一件工作时﹐需要作出以下三方面的考虑﹕

*         (在‘我’ 没有‘互属性’ 的情况下) —‘象化概念’﹕考虑到采取的行动应该有利于有‘才德’ 与‘声望’ 的‘人’ ﹐‘人’的道德行为应该是考虑的因素﹐而这种‘道德’ 反映就主要来自那‘人’ 的‘布象’ 行为。

*         现存‘互属性’ —‘象化逻辑’﹕考虑到是否要对现存‘互属性’ 作出再‘加固’或再‘确认’ 的必要﹐还有考虑应该先加强哪一方面的‘互属性’

*         有可能建立的‘互属性’ —‘象化逻辑’ ﹕考虑到将采取的行动会建立新的‘互属性’ ﹐这样就要考虑哪一方面的‘互属性’ 是最有价值的﹐高价值的能带来更多的利益和建立更多的‘互属性’关系。

 图示如下﹕

        如果我们再次回忆一下在本章开始提及到有关‘人治’ 的定义﹐‘人治’ 就是对与集体利益等有关的行为﹐主要以集体中一部份的‘人’ 与‘人际关系’ 作为决定的准则和规范。以上所提的行为都是与集体利益有关的行为﹐‘象化思维’ 就是以‘人’ 作‘象化概念’ 和以‘人际关系(‘互属性’) 作‘象化逻辑’ ﹐以此为准则与规范来决定与执行集体行为﹐ ‘象化思维’ 的集体观念和行为就反映在‘人治’ 的行为上了。

上一章節: ‘扣帽子’到‘上纲上线’ —个人的‘入象’ 行为
 
下一章節: 我王—‘象化’‘我’的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