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我王—‘象化’‘我’的扩张  [繁體版]

        ‘我王’ ﹐意即‘我可成王﹑我要成王’ 。这是指在‘象化思维’ 中一种非常独特的‘自我’ 观念﹐也不仅是‘自我’ 中心﹐也是一种‘自我’ 澎涨的行为。这样令到‘我’ 将不会受到集体中或社会上其它人的限制﹐法规也对‘我’ 无效﹐这种思想表现出除了‘我’ 的财产外﹐其它的人与物都属于‘我’ 所有﹐附属在‘我’ 的意识之下。对于这种‘我王’ 思想的形成背景﹐其实在本书之前部份章节中早已提过﹐只是没有明确指出这是构成‘我王’ 思想的原因而已。现在﹐我们就一起来总结一下这种‘象化思维’ 观点的成因吧。

*         从‘内’ 到‘外’ 的认知模式﹐从自我的认知出发﹐以‘取象类比’ 对‘家﹑国﹑天下’ 作认知﹐得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的结论。‘家﹑国﹑天下’ 的概念由‘我’ 的概念开始向外层层扩散﹐导使‘家﹑国﹑天下’ 中都存在‘我’ 的属性。

*         如果我对周围的人等有一定的等级关系﹐我在上﹐周围的人等在下。‘我’的概念就包含了周围人等的概念﹐周围人等也隶属于‘我’ 。同时﹐周围的人等也不是独立的个体﹐而有了‘我’ 的属性。

这表现在社会中﹐父母对子女的控制﹐他们可视子女为自已财产的一部份﹐子女与父母之间也有‘剪不断脐带’ 般的‘互属性’﹐反过来父母也愿意为子女作出无条件的牺牲。祖先与我这一代﹐再加上下一代都可以融为一体﹐这样祖先与父母以及下一代人的荣耀就可寄托在‘我’ 的身上。这就正如《三字经》中最后部份所言的﹐‘扬名声﹑显父母。光于前﹐垂于后’ ﹐而事实上﹐在传统的教学模式中﹐小孩在开始上学念书的仪式中﹐第一个书写的句子﹐也就是‘扬名声﹐显父母’ ﹐这可算是‘我王’思想的启蒙吧。

*         人生象﹕‘出人头地’ 的‘人生象’ ﹐也令到个人以任何方式让自已‘出头’ ﹐满足这种‘人性欲望’ ﹐为了实现‘出人头地’ 的目标﹐就必须把‘自我’ 置于人群的中心﹐以自身的努力或利用他人的努力作为‘出人头地’ 的途径﹐只有‘王’ 者才可‘出人头地’ ﹐不论成功与否﹐‘出人头地’ 起码造成了‘我王’ 的思想。

*         现实的社会情况﹕中国传统政治允许实现‘将相本无种’ 和‘布衣天子’ 的情况﹐只要通过自身努力和把握正当的机会﹐门第出身并不会造成个人成功的局限条件。刘邦和朱元璋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个人一旦成为‘天子’ ﹐就可以拥有天下臣民及一切﹐这样任何一个人都有‘称孤道寡’的机会﹐只是事在人为而已﹐‘我’ 也可成‘王’。但是﹐在其它社会中﹐如日本﹐各个阶层都是世垄所定﹐不可改变个人继承自上一代的身份﹐士﹑农﹑工﹑商﹑贱民﹑大名﹑天皇都是固定的社会身份﹐个人是没有选择的余地﹐这种社会角色完全独立于个人的主观努力之外。在传统的西方也一样﹐只有贵族才有参政从军(军官)的机会﹐骑士的身份也是世垄的﹐国王的地位也在上帝之下﹐他只是受权于上帝作为管治地上众人的代理人﹐起码还有神在地上的代表—教会与教皇是在他不能管治的范围外。在傅统的中国社会﹐这种现实的政治环境给‘自我’ 扩散﹐提供了实际的依据和可行的机会。

上一章節: 人治—‘象化思维’ 的集体观
 
下一章節: 探新冒险精神—‘象化思维’的‘内敛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