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圍棋—‘象化思維’的弈棋﹕[簡體版]

‘圍棋’這一種中國人發明的棋類﹐被列為古代文人必須具備的修養之一﹐它就是‘琴﹑棋﹑書﹑畫’ 裏的‘棋’ 。可能大家會誤會其中的‘棋’ 是指‘中國象棋’ ﹐其實不是。因為在古代﹐所有知識份子﹐也就是‘士大夫’ 階層都視‘圍棋’ 作為陶冶性情的必修科。其實﹐‘圍棋’就如同其他的‘書’ 和‘畫’ 一樣不僅是‘象化思維’ 的產物﹐圍棋對弈更是一種‘象化思維’ 的思維訓練過程。圍棋以其對弈規則和形式而論﹐可以說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對弈遊戲。

圍棋的‘棋子’ 是雙方各執的‘黑子’ 或‘白子’﹐每一隻子沒有與別不同的功能﹐它們在規則上是完全一樣的﹐沒有象‘象棋’ 一樣﹐每一隻棋有自己的作用和走法。圍棋的每一隻子只能放在‘棋盤’ 上﹐而不可以移動。在‘棋盤’上有縱橫十九條線組成的三百六十一個點﹐在上面也沒有區域限制﹐可以任意放子 ﹐這樣就令到棋盤上的局勢出現了一定的複雜程度(黑白棋只有8×8=64個格)﹐而且吃棋的規則就再簡單不過﹐只要圍起來就能把對方‘吃掉’ ﹐而且圍起來的形狀和面積是完全自由的﹐在這方面要比‘五字棋’ 只能以五字作直線連的形式﹐就更加自由。因此﹐圍棋在規則和形式上都是唯一的﹐而且它簡單而無限制的規則﹐就給予了棋手極大的發揮空間﹐同時棋盤上的黑白走勢也就更加變化莫測。這就是圍棋的魅力﹐也就是為甚麼東方人為其心醉的原因。

        說圍棋是‘象化思維’ 的遊戲﹐因為只有‘象化思維’ 的人才可能發明這種棋類遊戲﹐也只有‘象化思維’ 的人才能夠發揮‘象化思維’ 模式﹐在棋盤上找到對弈成敗的奧妙。其實﹐一個圍棋盤就是一個‘圖像’ ﹐棋盤上的‘黑白’ 子就是大腦處理‘圖像’ 的點狀資訊﹐這就吻合了‘象化思維’ 的‘象化性’ ﹐還有每一隻黑白子雖然只占棋盤上一點的位置﹐但它在整個棋局上的走勢上卻影響深遠。中國有句古話﹐‘一子之錯﹑滿盤皆落索’ ﹐句子語意中的遺憾﹐就正好說明瞭黑白子 ﹐其形雖小﹐但對局勢影響深遠。因此﹐每一隻子在‘象化思維’ 中都是一個‘象化量’ ﹐其中的‘象化資訊’ 就是‘控制性’ —一種只具有‘屬性’ 的信息。

圍棋是棋類遊戲中依賴最小量遊戲規則的對弈方式﹐‘遊戲規則’ 是一些具有規條性的‘量化量’ 和‘邏輯量化點’﹐這自然是‘象化思維’ 所不甚善長和不傾向的產物﹐而且雙方所持的‘黑白棋子’ 完全沒有固定的‘殺傷力’ ﹐就是沒有如同‘象棋(包括國際象棋) ’一樣﹐規定了每一隻棋子的走法﹐吃子的方式﹐(在國際象棋中還有如兵到對方底線後可變其他子﹐以及‘車王易位’等較複雜的規則) 。這些在其他棋類中﹐棋子受規則規範的‘殺傷力’ 在圍棋中是完全不存在的﹐前者的‘殺傷力’可以算是‘可量化’ 的‘力量’ 。但在圍棋裏﹐黑白棋的‘殺傷力’ 只是一種‘屬性’ ﹐而且一定是配合全局才能瞭解的‘控制屬性’ ﹐這種‘控制性’ 就是在棋子對從局部的上下左右範圍乃至全盤局面上的控制力﹐其中包含了棋手放在這一子上的所有心思﹐每一子對本局‘控制性’的高低﹐是很難用‘量化’ 的方式表示﹐它的‘控制性’ 對有經驗的棋手來說只可以‘感受’得到﹐而所有這一子對現在和將來棋局的影響﹐或者顯著的‘殺傷力’可能要等到局終時才能夠完全的反映出來。可見這一棋子‘象化量’ 中攜帶了大量有關‘控制性’ 的戰略資訊﹐而且棋手是憑著自己的弈棋經驗而下的一子﹐在大腦中的思維模式調用了‘象化思維’ 背後的‘取象’ 方式﹐就好象我們通過視覺來接收外界資訊﹐對外部物件的判斷和確認﹐都是在‘無意識’ 之下進行的一樣﹐棋手也不需要在完全意識到有關這一步的具體意圖後才下這一子。因為棋局將來的走勢﹐在這361個點的棋盤上是很難預測的﹐只有憑著‘經驗’ 而行就可以。因此﹐在棋盤上每一隻棋子後面的‘意圖’ —‘控制性’都對棋手顯意識呈‘模糊’狀態﹐而且含有大量有關‘控制性’的戰略資訊﹐這些‘資訊’ 特徵與‘象化資訊’ 完全吻合﹐所以‘棋子’ 就成為了‘象化思維’ 中絕佳的‘取象’素材﹐‘棋子’ 就是一個‘象化量’ ﹐就如同棋盤上的棋局也是一個‘象化量’ 一樣。圍棋的出現就是‘象化思維’的發明﹐同時以圍棋對弈的方式反過來就是對‘象化思維’本身的訓練。以下﹐筆者通過圖例來說明一下圍棋的‘象化性’

       以下三個開局(局部)方式﹐都是棋手慣用的形式﹐它們看上去沒有太大的分別﹐但是對局部棋局在‘控制性’方面就各有不同。在以下的三個‘棋局’ 中﹐這種‘象化資訊’ —控制性

告訴我們﹐黑子對棋盤左下角存在著‘控制性’﹐以‘象化邏輯’ 的方式﹐把棋子放到這個位置﹐這個棋子就帶有了這個位置的‘屬性’﹐也就是對位置有一定的‘控制性’ ﹐如果再放另外一隻就可以進一步加強這種‘控制性’ ﹐也引出各有不同且具有微妙變化的‘控制性’﹐這對將來全局走勢也存在著不一樣的影響。以上三個棋局正如棋局下的漢字一樣﹐每一個漢字雖表達著相同的語意資訊﹐但其外觀風格就各有不同﹐如果這是手寫字的話﹐就可以‘模擬’出書寫者的個人性格等資訊﹐對於‘測字算命術’來說﹐從手寫漢字中甚至還可以‘模擬’出其人的過往經歷與將來的命運。可見﹐棋局上的棋子分佈就被‘取象’為一個‘象化量’﹐其中充滿了‘模擬’的思維空間﹐‘類比’所得的資訊就是‘控制性’﹐正如漢字需要‘象化思維’ 的解讀一樣﹐‘控制性’也只在‘象化思維’中活動。

說到進攻的一方又如何應對的呢﹖圍棋的棋子不像象棋一樣可以單子吃棋﹐它只有與其他戰友棋子合作﹐才能把對方圍起然後吃掉。因為圍棋是‘象化思維’ 的對弈產物﹐而棋子的力量來自‘象化資訊’ —控制性﹐所以棋手之間的撕殺較量是以‘控制性’ 作對比﹐而非‘短兵相接’ 式的‘血刃交鋒’ 。以下的幾個棋局就反映出這種‘遠距離’ 式的‘控制性’ 較量﹐進攻的一方總不會馬上與敵方近身接觸﹐把它們圍上吃掉﹐相反只會在棋盤上布下棋子﹐搶佔地域上‘控制性’以增強已方的控制力。至於這‘控制性’ 的‘量化’程度有多少﹐如同象棋中以吃多少的‘車馬炮’來論成敗﹐這就不是‘象化思維’ 在圍棋對弈中的重點了。


肩沖

這就是圍棋的‘象化性’ ﹐總的來說﹐整個棋盤上的棋局就是一個總的‘象化量’ ﹐而每一隻的棋子都是一個較小的‘象化量’ ﹐其中的‘象化資訊’ 就是‘控制性’ 。在圍棋裏可‘量化’的遊戲規則﹐如走法與吃法都已減到最低的程度﹐基本上可以說是‘沒有’規則﹐但是整個對弈的方式應以‘象化思維’作為操作模式﹐其中主要是‘取象模擬’的思維操作﹐‘取象’棋盤上的黑白子分佈﹐然後‘模擬’出其中的‘控制性’ ﹐而下棋子的目的就是要提高棋局上我方的‘控制性’。可見﹐圍棋完全具備了‘象化思維’ 的所有元素與特性﹐而綜觀世界上各種棋類遊戲﹐只有‘圍棋’ 是這樣獨一無二的。所以難怪‘琴棋書畫’ 中的‘圍棋’﹐能夠成為自古以來中國知識份子的必修課目﹐因為圍棋如同其文史哲學﹑書畫一樣﹐都是‘象化思維’ 的訓練方式。‘象化思維’模式產生了‘圍棋’ ﹐以‘圍棋’ 反過來鞏固‘象化思維’模式﹐這自然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在此順便一提﹐中國人發明的‘五子棋(或稱‘五子連’) 可以算是一種簡化的圍棋﹐它也像圍棋一樣只有最簡單不過的規則﹐但因為對‘先手’沒有訂下‘走法’ 上的限制﹐所以‘先手’者將會必勝﹐所以中國人到後來也完全冷落和遺棄了這種遊戲。但是日本人對‘先手’ 設有‘禁手’ ﹐也就是‘先手’者禁止以‘三三’﹑‘四四’ 與‘長連’ 的方式制勝﹐而‘後手’則全無‘禁手’ ﹐也就是完全沒有取勝上的限制。這樣﹐日本人就把本來的‘中華國粹’發揚起來﹐甚至成為了國際性的棋類遊戲。從此﹐我們也明白到﹐‘象化思維’不太善長通過‘邏輯量化點(規則) ’﹐這種‘量化’ 的方式來解決問題﹐但圍棋的奧妙卻完全來自這種‘象化思維’模式。

上一章節: 謎語偈後語 vs Crossword—‘象化思維’的文字遊戲
 
下一章節: 筷子—‘象化思維’的進餐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