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图表系统和语言逻辑: [繁體版]

        图表系统就是通过具有定义意义的图形与线段来表达概念关系的一种方式﹐根据图表的专业程度﹐我们可以分为纯专业用途的图表﹐这就是‘专业制图’﹐例如是工程制图﹐包括电子﹑电机﹑机械﹑建筑等方面﹐随着商业贸易的高度发达﹐现在专业制图的领域变得更加广阔﹐其中已进入人事管理﹑工程管理﹑物流﹑数据库﹑网络管理等多个方面。如果﹐我们把专业程度降低﹐也就是说这种图表较适用于各行各业﹐我们就不得不数‘流程图(Flow Chart)’了。‘流程图’表示的是一种操作的过程﹐这种操作可以是思维操作﹐也可以是工作指引﹐或者是整个计划的进行步骤﹐流程图以简单的图框指示出步骤中的具体内容﹐以及在条件下的判断标准﹐再通过箭头的方式把图框串联在一起﹐表达出相对性的时间先后次序。‘流程图’中毕竟还涉及到具体的行为与动作﹐如果论到把意念关系作为表达目的的图表﹐我们就要数‘脑力激荡图(Brainstorming Diagram)’了﹐它提供到把意念作可视化﹐然后在图表上作整理的功能。

        鉴于‘流程图’对各行各业的广泛使用和实用性﹐笔者就以‘流程图’为例﹐说明一下‘流程图’在思维层面中所提供到的功能﹐以它在思维操作中的功能来看﹐‘流程图’产生自‘数学符号’的演进﹐在功能上是后者的延伸。‘流程图’中包括了基本的图框与箭头﹐这如同数学符号一样从‘定义’后确定下来﹐这些‘流程图’符号提供到完全标准化的概念﹐就像所有其它的符号一样﹐放诸四海而皆准。‘流程图’的基本符号如下﹕

﹕表示前程﹐时间或流程的方向。

﹕表示‘开始’ 或‘结束’ 中的内容。

﹕表示流程中的内容。

﹕表示条件判断。

现代‘流程图’也通过不同的形状定义出更细化的流程步骤﹐例如使用型框表示‘输入’或‘输出’的专门步骤等﹐这只是把流程图的符号功能更加扩大的结果﹐通过不同的形状赋予‘图框’中的内容以更多的符号性语意﹐令概念更进一步细化。但是﹐流程框的本质并没有改变﹐以上的4种基本符号已经完全提供到它的根本功能。若然要说明‘流程图’对思维所提供的作用和辅作功能﹐我们首先要回顾一下数学符号对思维的作用﹐请看以下的例子。因为﹐语言文字是思维的主要工具﹐当大脑需要想象一连串的代数运算时﹐在不使用数学符号表达的情况下﹐我们只能使用语言文字﹐试想像大脑想作出以下的运算﹕

X加上2﹐然后再乘以4﹐之后减掉10﹐最后把这个结果再与X相乘。

在大脑通过语言组识起以上的运算部骤后﹐我们再掌握了数学符号﹐并且想把它以数学符号表达出来。于是﹐在大脑的思维层面中﹐我们将作出如下动作﹕

以上的操作的目的就是把语句中的概念抽取出来﹐能够把重要概念抽取出来﹐这已经是认知上一个成功的表现﹐然后再通过相同的符号表记相同的概念﹐这说明大脑已经完全掌握了概念及概念的关系﹐之后就可以完成以数学符号作出的表达。可见﹐数学符号的功能就是把重要的概念提炼出来﹐省去在语言中与重要概念没有关系的部份﹐这样语言对思维操作的暧昧性就可以减到最低﹐思维的效率也就相对提高。这个例子引用的是数学概念﹐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并非所有的概念都与数学有关﹐这也就是说﹐不是所有的语句都可以通过数学列式进行表达﹐例如是以下的一段与计算机有关的操作步骤﹕

首先打开计算机﹐当进入输入账户画面后﹐如果当前的账户名称不是你的话﹐就需要重新输入账户名称和密码﹐否则﹐只要输入你的密码就可以﹐然后按‘回车键’﹐进入桌面后﹐你就可以开始使用计算机中的软件了…

如果我们再套用数学符号的表达模式来处理以上的语句﹐我们可以把它归纳为一组流程图﹕

如同数学符号对思维的帮助功能一样﹐‘流程图’从语句中提炼出重要的‘概念’﹐把它们放到具有特定意义的图框中。同时﹐这个思维过程也可以把具有同等意义的概念作出归纳合并﹐例如‘输入密码’这个‘概念’﹐在语言中出现过两次﹐但是在‘流程图’中只出现一次就可以﹐因为它指示了相同的步骤或概念。除此﹐箭头的方向表达出使用‘复杂’语言表达的语意﹐例如‘然后﹑之后﹑在…之前() ’等句式﹐都可以通过‘箭头’把先后次序指示出来。在思维层面上﹐‘流程图’比自然语言表达出更多有关概念的形态﹐这在认知上就像使用‘数学符号’一样﹐可视之为一种认知进步。最后﹐‘流程图’利用了‘平面空间’把‘一维’的语言通过‘二维空间’的方式来表达﹐这样可以利用大脑对图像信息的处理能力﹐把理解的速度大为提高。总的来说﹐‘流程图’对大脑思维的作用与数学符号在功能上同出一截﹐我们也可以相信﹐‘流程图’是‘量化思维’在发展出数学符号后﹐把这套模式推广到日常语言中的产物。正如﹐数学符号在数学分析中成为首要的工具﹐语言也只是作为数学符号的辅助语言一样﹐‘流程图’ 或专门化的‘流程图’(如用于商业管理中的‘系统分析图’)在表达系统模式上﹐已经取代了语言的地位而成为主要的工具﹐大家对流程步骤的共识与理解来自‘流程图’多于自然语言。

        其实这种通过符号来取代自然语言中部份语意的方式﹐继西方数学符号的定型后﹐西方哲学及数学家笛卡尔与莱布尼兹﹐在十七世纪时已经提出过创立‘符号语言’的想法。笛卡尔认为这种可以表示人类自然语言的统一符号系统﹐可以成为人类认先的最有效工具﹐但是他在具体的符号设计上没有提出进一步的方案。而莱布尼兹在这方面要比笛卡尔做出了更具体的工作﹐除了我们已知的微积分符号是由他创制之外﹐他具体提出这套‘语言符号’是由字母组成﹐而且人类在大脑中的概念或语言命题等﹐也是由字母的形式来表记﹐这一套‘语言符号’里包括有‘逻辑法则’﹐通过逻辑法则﹐原来由自然语言表达的概念与命题﹐可以像数学一样进行‘运算’﹐这些‘运算’的结果就是逻辑证明的依据﹐可以解释一切的命题与自然现象。最理想的‘语言符号’可以直接指示出大脑中思维操作的过程﹐因此它就成为认知与发掘自然奥秘的必然工具。因此﹐莱布尼兹就成为了‘数理逻辑’的创始人。延着莱布尼兹的思路﹐人类在十九世纪开始﹐由布尔创立了‘布尔代数’。之后﹐人类继续完善‘数理逻辑’的建设工作﹐发展至今天﹐主要包括‘命题逻辑’与‘谓词逻辑’。前者的代表就是广泛应用在信息领域的‘布尔代数’﹐而后者主要把‘命题’分为‘主语’与‘谓语’部份﹐然后以‘谓语’为核心对象进行分析演算。以下就是一些有关‘谓词逻辑’的表达形式﹕

命题

谓词表达式

小明是一位中学生。

以小写‘x 表示‘小明’

大写‘S 表示‘中学生’ ﹐列式如下﹕

S(x)

北京位于香港的北面。

b 表示﹕北京﹔

h 表示﹕香港﹔

N 表示‘位于…北面’ ﹔列式如下﹕

N(h, b)

对于所有的xx是香蕉。

‘∀’ 表示‘对于所有的…’﹐‘∀x 表示‘对于所有的x’﹔

B 表示‘香蕉’ ﹐‘x是香蕉’ 就是‘B(x) ﹔全句列式如下﹕

(∀x) B(x)

其中一些的xx是香蕉。

 ∃’ 表示‘其中一些的…’﹐‘∀x 表示‘其中一些的x’﹔

全句列式如下﹕

(∃x) B(x)

可见﹐‘语言逻辑’的表达对象是语言中的逻辑关系﹐而世界上各种语言只是通过不同的形式来表达概念与逻辑。因此﹐‘语言逻辑’以表达‘逻辑关系’的方式﹐可以成为人类的共同语言。这种语言不仅可以作为大脑分析认知上的核心语言﹐更可以让计算机在掌握了这种‘语言逻辑’后仿真出人类的思维能力。人类曾经刻意创造‘世界语’﹐一种希望成为人类共同交流工具的语言﹐现在英语则成为了实质性的‘世界语’﹐或许在人类的本能上﹐表达思维操作的逻辑语言就是‘天然’的‘世界语’﹐现在使用这种语言的地方反而是计算机而非人类﹐人类现在通过创造计算机人工智能而找到了人类甚至与机器沟通的共同语言。

        总结本章的内容﹐我们了解到﹐西方的‘量化思维’以其‘外向型’的认知模式﹐通过‘模糊数学’对人类思维进行模拟﹐同时也以‘量化’模式仿真出‘模拟’的思维操作。随着‘模糊数学’的不断发展﹐我们可以预测到﹐继‘模拟’操作后﹐‘象化思维’中的‘象化概念’等思维模式也可以通过‘量化’模式重新诠释﹐也就是说整个‘象化思维’模式也可以通过‘模糊数学’这套数学模型而被完全塑造出来。从思维模式的意义看﹐‘量化思维’也在掌握思维能力的情况下对‘象化思维’能力进行覆盖﹐以这种方式﹐‘量化思维’不需要以人为单位来学习‘象化思维’﹐而是把这部份工作交给计算机系统来完成﹐这就是笔者所提出的‘思维的扩张’。其实﹐如果我们回顾在数学符号为基础发展起来的‘图表’工具和‘语言逻辑(数理逻辑) ’﹐我们都可以看到‘量化思维’已经跳出了我们传统上的认知范围—科学技术﹐反过来以思维能力对‘思维工具’进行边认知边改良的工作﹐其实这就是‘量化思维’的本质。

从本书的论述中﹐我们应该明白到﹐人类文明的演进归根到底就是思维能力的进化﹐文明的进步程度并非单纯的与工业水平成正比﹐说得一针见血点﹐就是文明的进步建基在‘认知水平’的提升上﹐要论这‘认知水平’的高低﹐我们又要回到思维模式上。思维模式与思维工具决定了认知能力﹐但要在同等的思维模式下提高认知能力﹐这就取决于‘思维工具’的使用。这样﹐西方文明的演进史﹐又成为了一部‘思维工具’的进化史。

上一章節: 模糊数学
 
下一章節: 从‘思维工具’到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