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人类共同的思维模式—原始思维﹑迷信与巫术 [繁體版]

从‘视觉’ 开始

本文所讨论的‘原始思维’﹐就是指远古人类在原始的物质条件下生活所发展出的思维模式﹐这里的原始物质条件是指在人类还没有产生‘文字’﹐或者任何具备‘文字’功能性的表记形式之前的社会环境﹐也就是人类的思维能力还没有受到文字或表记符号的影响﹐在大脑中的概念载体只有听觉的口语语言与视觉的图像﹐人类之间的沟通方式只能通过口语语言﹑身体动作和绘画的图画与图案(可以视之为独立的‘符号’ 但没有‘语言’ 的功能性)来完成。

因此﹐在这个时期所能形成的思维模式﹐就只有‘视觉思维’与‘听觉思维’两种﹐但是本书已经对视觉与听觉之间的功能差异作过详细的论述。我们都应该同意﹐对人类的正常生活来说﹐‘视觉’功能要远远比‘听觉’功能来得重要。因为在日常作出的与行动有关的决定中﹐其中有百分之九十之上是通过视觉来完成的﹐听觉的使用范围基本上只限于言语交谈与聆听信息﹐但这并非一种身体行为﹐而身体行动则完全需要依赖视觉的辅助。至于沟通方面﹐视觉完全可以通过特殊的形式来代替听觉﹐手语可以取代口语﹐看文字与图像可以代替聆听所得的信息。总之﹐一个失聪人士的行动范围与能力跟一个正常人基本无异﹐不过失明对人就会造成了巨大的行动不便。可见﹐对人类的生活来说﹐‘视觉’能力在大脑提供的功能与使用的机会方面﹐远远超过‘听觉’能力﹐因此伴随‘视觉’功能而发展出的‘视觉思维’也要比从‘听觉’功能发展出的‘听觉思维’要强。前者的思维模式正如相对应的视觉器官为人类的主要感觉器官一样﹐成为了主要的思维模式﹐它在思维操作和判断上的重要性超越了后者的‘听觉思维’模式。

所以对人类而言﹐‘视觉思维’是人类最原始的思维模式﹐这种‘原始性’所指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指在原始文明下的人类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适用于一切的远古社会或者现存的原始文明社会﹐它是东西方思维模式产生与定型前的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通过人类文化的继承﹐也渗入到现代的人类社会中﹐不过因为‘象化思维’发展自视觉取意的‘汉字’模式﹐所以‘象化思维’从根本上成为了‘视觉思维’的延伸与升华。但是﹐西方的‘量化思维’却是从‘听觉思维’而来﹐基于完全的表音字母系统把这种原始的次级思维模式发展成为主要的模式。不过﹐‘原始思维’模式还是人类形成各种文明社会之前的普遍思维模式﹐一种人类原始社会的共同现象。另一方面﹐针对人类个体的成长历程﹐‘视觉器官’毕竟是我们日常生活所依赖的主要工具。因此﹐‘视觉思维’也在不自觉间形成﹐如果后天学习所得或者受周围环境影响而来的思维模式﹐例如‘量化思维’或者‘演绎逻辑’没有在大脑中发展成型﹐又或者个体在主观意志下没有调用这种后天的思维操作﹐在这种情况下﹐这种‘视觉思维’模式的行为现象也就可以反映在各种不同的社会中﹐这种社会现象也可以直接从本身的原始文化那里继承过来。例如不论东方社会都可以找到各自的‘迷信’行为﹐对‘数字’的迷信或使用工具作‘占卜’等。所以﹐在第二个方面所讲的‘原始性’指的是大脑中最深层的思维模式﹐这种深层思维对各种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士都适用﹐它在大脑中往往藏而不用的原因﹐只是个体在后天形成的思维模式对它作覆盖所造成。

笔者把本文安排在第二篇的最后部份﹐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原始思维’只是东西方主要思维模式的前期模式﹐它对人类的文明演进没有构成重要影响﹐不过也可以用作说明思维与行为两者的因果关系﹐以及解释一些人类的共同行为与现象﹐如‘巫术’。为了更好的说明问题﹐笔者需要通过‘象化符号系统’的帮助﹐所以读者在阅读本文之前﹐最好能够对‘象化符号系统’有所了解﹐其中包括‘象化概念’的各种性质﹐因为我们可以从视觉思维的使用方式中﹐发现‘象化逻辑’的存在﹐这也就告诉我们﹐‘象化逻辑’其实在‘视觉思维’那里已经出现。‘象化思维’的形成关键只在于‘汉字’通过其外形作概念的指示方式﹐把‘概念’作进一步的‘象化’(每一个‘汉字’都可视之为一个‘象化概念’)﹐而不仅仅是视觉的‘图像化’。当汉字一旦成为主要的思维工具﹐也就完全巩固了‘视觉思维’在大脑中思维操作的地位﹐最后发展定型为主要的模式—‘象化思维’。所以﹐‘象化符号系统’就能够通过仿真的方式对‘原始思维’和‘巫术’的思维过程作准确具体的解释。为了让读者在阅读本文前﹐已具备对‘象化符号系统’ 的足够认识﹐所以本文也就有放在最后的必要了。

现在﹐首先让我们看一下‘原始思维’的思维基础﹐也就是‘视觉思维’。使用‘视觉’功能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判断对象﹐笔者再次以‘香蕉’ 为例﹐说明一下大脑是如何判断对象的。当眼前出现一个‘物体’﹐在确认这体件是‘香蕉’前﹐我们首先要见过香蕉﹐大脑对‘香蕉’这个概念的认识是建立在记忆中‘香蕉’的图像上﹐当我们见到一个‘物体’时﹐大脑就自然调出记忆中的图像并同时对‘物体’作‘类比’操作﹐最后发现记忆中‘香蕉’的图像与眼前的‘物体’在外形特征(属性)方面﹐两者存在着共同点﹐因为比较的是‘特征/属性’﹐所以判断的标准在特征上﹐例如是弯的外形﹐而非‘量化’的长短角度。当两者的相似度达到一定的标准后﹐大脑就认为两者在‘属性’上‘相似’﹐存在着‘互属性’(‘象化概念’术语)。于是﹐大脑就把‘物体’等同于‘香蕉’﹐判断眼前‘物体’就是‘香蕉’。可见﹐对大脑来说﹐两者在视觉上存在‘互属性’就等同于两者互相‘等价’的关系﹐以‘象化符号系统’所作的说明如下﹕

使用‘象化符号系统’来仿真思维操作的好处﹐从以上例子中可以尽见了。因为从直觉经验中﹐我们很肯定大脑根据‘互属性’原则确认‘物体’为‘香蕉’﹐正如以上的说明过程。所以﹐我们也可以确定以上的思维操作反映了大脑的实际思维过程﹐也说明‘视觉思维’同样使用‘象化逻辑’的‘互属性’与‘包容/递进性’原则进行分析。因为‘象化概念’的‘代表性’从‘互属性’演变而来﹐只是‘互属性’的另一种表达形式。所以﹐本文以下的部份将使用‘象化概念’的‘互属性’﹑‘包容/递进性’﹑‘代表性’和‘取象类比’操作作为‘象化符号系统’的内容﹐对‘原始思维’﹑迷信现象与‘巫术’行为作出解释。

上一章節: ‘象化思维’和‘四大发明’
 
下一章節: 原始思维与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