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在普及教育中开展 [繁體版]

        以上提到有关‘大战略’的一些方案﹐但是如果没有提到在哪里执行这些方案的话﹐这些方案的内容就变得十分抽象了。所以﹐只有具体的执行方式作依附﹐‘大战略’的方案才能变得具体﹐变得可以理解。

        ‘大战略’的方案就是通过在社会上促成‘大思维’的思维模式﹐全面提高认知能力令中华民族在东西方的文化竞争中取胜。因此﹐为了‘大战略’的有效执行就必须要在最基层的地方开始﹐也就是从个人最初吸收知识的地方开始﹐这就是贯彻‘普及教育’的学校﹐以下就是‘大战略’措施融入学校学科中的内容。

 语文(中国语文)

除了正常的语文教育内容外﹐加入‘符号’表达的学习﹐在以日常语言表达概念外﹐再以如‘象化符号系统’﹑甚至‘流程图’一类的符号表达思维过程或事件﹐把语文的意义扩大到符号﹐加强语言作为思维工具的功能性。在今天的信息时代﹐计算机打字已经越来越取替传统的笔写方式﹐因此以字形为基础的汉字输入法应该在教授汉字的同时﹐一起让学生掌握﹐也就是与手写汉字一起学习。笔者强调以字形为基础的输入法﹐这是因为还有拼音方式的输入法﹐而拼音方式是以拼音输入汉字﹐当手写汉字的机会越来越少的时候﹐在依赖拼音输入的情况下﹐大脑在对计算机输入汉字时的反应只能来自汉字读音而非字形﹐字形用作表意的作用也就大大下降﹐大脑对汉字语意的联系将由字形倾斜向读音﹐这样对汉字的字形只需辨认而不需要记忆如何书写。以字形输入法就可以作为这方面的补充﹐让学生在使用计算机打字时也需要通过字形分析来进行﹐只有这样才可能继续保持大脑的‘取象模拟’能力﹐这就是‘大思维’下的‘象化思维’的优势部份。

数学﹕

从本书的对西方‘量化思维’发展的论述可见﹐数学正是‘量化思维’的一个标志﹐‘量化思维’的发展完全反映在数学的演进上。广义的数学﹐也就是本书所讲的数学﹐这是‘符号(包括图形)分析法’的统称﹐其中的内容就是以逻辑法则结合符号与图形作为认知的工具。所以﹐在数学教学方面﹐传统的数学教学内容是以算术﹑代数与几何为主﹐但是﹐现在应该把重心置于符号与逻辑法则上﹐算术的计算技巧不再是重要的内容﹐‘鸡兔同笼问题’应该以完全代数的方式来解决﹐反复繁锁的运算应该避免﹐珠算的训练是一种完全的大脑反应训练﹐属于操作层面而非思维层面﹐这并不能算是数学训练的一部份。在早期的数学训练中﹐可以加入基本的数理逻辑(包括‘集合理论’)﹐与算术训练同时开展﹐数理逻辑主要是教授学生有关逻辑的基础与如何以‘符号’方式表达思维操作。笔者相信如能从小打下符号逻辑的基础﹐对于将来以发展符号系统认知事物就很有帮助﹐还有以‘符号’作引导的思维能力﹐将具有更高的清晰性以及更强的穿透力。

 英语﹕

如前面所述﹐以语法法则作为重点﹐通过写作与口语表达训练掌握语法理论﹐其中对英语的发展史和英语与‘印-欧屈折语’的关系应有所交代﹐并且应教导学生从英语的希腊语与拉丁语词根中认识语意﹐只有明白英语的‘来龙去脉’﹐才能真正掌握英语语法﹐建立对英语的感情﹐最终视英语为思维工具的一部份﹐而非单纯的外语﹐然后发展英语创造英语。笔者相信﹐假如只视英语为一种世界性的交流工具﹐就不能真正把她看成是思维工具﹐但是‘量化思维’的国家却实质性的把它作为思维工具﹐虽然我们不可能也不应该以英语取代汉语﹐作为我们思维的主要工具﹐但是英语的确可以促使汉语更趋向于‘英语化’﹐这就是她对我们思维的作用。

 历史﹕

承认‘象化思维’与‘量化思维’的价值体系属于平行和具有同等历史价值的系统。在政治认知上﹐划分中国史中民国之前的历史为‘君主’时代﹐而之后至迄今的为‘共和’时代﹐前者是纯‘象化思维’模式的社会﹐其中只有‘象化思维’的价值观﹐而后者就是‘量化思维’价值观渗入后的新社会﹐而且以‘量化思维’价值观为主﹐这就是全新的中国历史观﹐只有这样才可能在正确的价值观下审视历史(例如﹐东西方对‘主权’的理解不一﹐东方为‘属性’﹐以‘年号正溯’为标志﹐西方则论‘量化’的实效与条文﹐标志为‘国旗’ ﹐因此不可混为一谈。)

从本书的论述中﹐我们看到人类的文明发展往往是一项接力的工程﹐在区域范围内乃至在现今全球范围内﹐都存在着文明文化的互渗。所以在历史教学中﹐也以全球作为唯一高度来认知历史﹐分人类历史为东西方史﹐西方以欧洲历史为主﹐而东方则以东亚史为主﹐而东亚史就是‘汉字文化圈’的历史﹐昔日的中国史应该在‘汉字文化圈’的范围内作讲述﹐其中包括中国与‘文化圈’内其它国家与地区的互动关系﹐而不再是孤立的‘中国史’﹐同时在讲述东方史时也一同与西方史作平行比较﹐培养全球角度下的‘世界观’。只有这样才可以把历史的重点放在人类认知能力的‘进化史’上﹐历史观在‘大思维’的意义下就是‘认知史’﹐或是‘思维进化史’﹐所以舍全球范围而不能讲述这部‘历史’。

 其它﹕

在教学上往往会以游戏或活动的型式来提高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传统的重点主要放在解决问题的技巧上﹐个人通过执行某些任务来提高如体力或智力方面的能力﹐现在可以把重点放在游戏或活动的设计上﹐让学生通过设计游戏或活动来训练他人或自己(如自己参与其中的话)的能力﹐其中主要的目的在于让学生通过‘量化分解’认知对象﹐分解出其中的‘量化概念’和制定‘逻辑量化点’—合理公平的游戏规则﹐以这样的动态方式来训练和培养‘量化思维’模式。于是﹐学生可以同时分享到设计游戏与后来参与游戏的乐趣﹐从乐趣中掌握‘量化认知’模式。

(有关在普及教育中的内容﹐关系到‘大战略’中最重要和最实际的部份﹐所以将牵涉到教学模式的改革。笔者才智有限﹐在此搁笔﹐留待读者继续思考。)

上一章節: 导入‘量化思维’
 
下一章節: ‘道德’在‘大思维’中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