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ongWest.net  西

有關'東西網'

東 西 論 壇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 - 再從'大思維'到'大戰略'

聯絡我們

在普及教育中開展 [簡體版]

        以上提到有關‘大戰略’的一些方案﹐但是如果沒有提到在哪里執行這些方案的話﹐這些方案的內容就變得十分抽象了。所以﹐只有具體的執行方式作依附﹐‘大戰略’的方案才能變得具體﹐變得可以理解。

        ‘大戰略’的方案就是通過在社會上促成‘大思維’的思維模式﹐全面提高認知能力令中華民族在東西方的文化競爭中取勝。因此﹐為了‘大戰略’的有效執行就必須要在最基層的地方開始﹐也就是從個人最初吸收知識的地方開始﹐這就是貫徹‘普及教育’的學校﹐以下就是‘大戰略’措施融入學校學科中的內容。

 語文(中國語文)

除了正常的語文教育內容外﹐加入‘符號’表達的學習﹐在以日常語言表達概念外﹐再以如‘象化符號系統’﹑甚至‘流程圖’一類的符號表達思維過程或事件﹐把語文的意義擴大到符號﹐加強語言作為思維工具的功能性。在今天的資訊時代﹐電腦打字已經越來越取替傳統的筆寫方式﹐因此以字形為基礎的漢字輸入法應該在教授漢字的同時﹐一起讓學生掌握﹐也就是與手寫漢字一起學習。筆者強調以字形為基礎的輸入法﹐這是因為還有拼音方式的輸入法﹐而拼音方式是以拼音輸入漢字﹐當手寫漢字的機會越來越少的時候﹐在依賴拼音輸入的情況下﹐大腦在對電腦輸入漢字時的反應只能來自漢字讀音而非字形﹐字形用作表意的作用也就大大下降﹐大腦對漢字語意的聯繫將由字形傾斜向讀音﹐這樣對漢字的字形只需辨認而不需要記憶如何書寫。以字形輸入法就可以作為這方面的補充﹐讓學生在使用電腦打字時也需要通過字形分析來進行﹐只有這樣才可能繼續保持大腦的‘取象模擬’能力﹐這就是‘大思維’下的‘象化思維’的優勢部份。

數學﹕

從本書的對西方‘量化思維’發展的論述可見﹐數學正是‘量化思維’的一個標誌﹐‘量化思維’的發展完全反映在數學的演進上。廣義的數學﹐也就是本書所講的數學﹐這是‘符號(包括圖形)分析法’的統稱﹐其中的內容就是以邏輯法則結合符號與圖形作為認知的工具。所以﹐在數學教學方面﹐傳統的數學教學內容是以算術﹑代數與幾何為主﹐但是﹐現在應該把重心置於符號與邏輯法則上﹐算術的計算技巧不再是重要的內容﹐‘雞兔同籠問題’應該以完全代數的方式來解決﹐反復繁鎖的運算應該避免﹐珠算的訓練是一種完全的大腦反應訓練﹐屬於操作層面而非思維層面﹐這並不能算是數學訓練的一部份。在早期的數學訓練中﹐可以加入基本的數理邏輯(包括‘集合理論’)﹐與算術訓練同時開展﹐數理邏輯主要是教授學生有關邏輯的基礎與如何以‘符號’方式表達思維操作。筆者相信如能從小打下符號邏輯的基礎﹐對於將來以發展符號系統認知事物就很有幫助﹐還有以‘符號’作引導的思維能力﹐將具有更高的清晰性以及更強的穿透力。

 英語﹕

如前面所述﹐以語法法則作為重點﹐通過寫作與口語表達訓練掌握語法理論﹐其中對英語的發展史和英語與‘印-歐屈折語’的關係應有所交代﹐並且應教導學生從英語的希臘語與拉丁語詞根中認識語意﹐只有明白英語的‘來龍去脈’﹐才能真正掌握英語語法﹐建立對英語的感情﹐最終視英語為思維工具的一部份﹐而非單純的外語﹐然後發展英語創造英語。筆者相信﹐假如只視英語為一種世界性的交流工具﹐就不能真正把她看成是思維工具﹐但是‘量化思維’的國家卻實質性的把它作為思維工具﹐雖然我們不可能也不應該以英語取代漢語﹐作為我們思維的主要工具﹐但是英語的確可以促使漢語更趨向於‘英語化’﹐這就是她對我們思維的作用。

 歷史﹕

承認‘象化思維’與‘量化思維’的價值體系屬於平行和具有同等歷史價值的系統。在政治認知上﹐劃分中國史中民國之前的歷史為‘君主’時代﹐而之後至迄今的為‘共和’時代﹐前者是純‘象化思維’模式的社會﹐其中只有‘象化思維’的價值觀﹐而後者就是‘量化思維’價值觀滲入後的新社會﹐而且以‘量化思維’價值觀為主﹐這就是全新的中國歷史觀﹐只有這樣才可能在正確的價值觀下審視歷史(例如﹐東西方對‘主權’的理解不一﹐東方為‘屬性’﹐以‘年號正溯’為標誌﹐西方則論‘量化’的實效與條文﹐標誌為‘國旗’ ﹐因此不可混為一談。)

從本書的論述中﹐我們看到人類的文明發展往往是一項接力的工程﹐在區域範圍內乃至在現今全球範圍內﹐都存在著文明文化的互滲。所以在歷史教學中﹐也以全球作為唯一高度來認知歷史﹐分人類歷史為東西方史﹐西方以歐洲歷史為主﹐而東方則以東亞史為主﹐而東亞史就是‘漢字文化圈’的歷史﹐昔日的中國史應該在‘漢字文化圈’的範圍內作講述﹐其中包括中國與‘文化圈’內其他國家與地區的互動關係﹐而不再是孤立的‘中國史’﹐同時在講述東方史時也一同與西方史作平行比較﹐培養全球角度下的‘世界觀’。只有這樣才可以把歷史的重點放在人類認知能力的‘進化史’上﹐歷史觀在‘大思維’的意義下就是‘認知史’﹐或是‘思維進化史’﹐所以舍全球範圍而不能講述這部‘歷史’。

 其他﹕

在教學上往往會以遊戲或活動的型式來提高學生解決問題的能力﹐傳統的重點主要放在解決問題的技巧上﹐個人通過執行某些任務來提高如體力或智力方面的能力﹐現在可以把重點放在遊戲或活動的設計上﹐讓學生通過設計遊戲或活動來訓練他人或自己(如自己參與其中的話)的能力﹐其中主要的目的在於讓學生通過‘量化分解’認知物件﹐分解出其中的‘量化概念’和制定‘邏輯量化點’—合理公平的遊戲規則﹐以這樣的動態方式來訓練和培養‘量化思維’模式。於是﹐學生可以同時分享到設計遊戲與後來參與遊戲的樂趣﹐從樂趣中掌握‘量化認知’模式。

(有關在普及教育中的內容﹐關係到‘大戰略’中最重要和最實際的部份﹐所以將牽涉到教學模式的改革。筆者才智有限﹐在此擱筆﹐留待讀者繼續思考。)

上一章節: 导入‘量化思维’
 
下一章節: ‘道德’在‘大思維’中的意義